作文比賽:的副本任務《絕島之咒》

9月要交出一篇研討會論文,對自己而言可說是拓墾一般的題目,跟另一個題目:性別與空間一樣(順道一提,科技部的性別與科技研究提案沒過,自今年始這一題目已經扼腕兩次了)。沒獵刀,只好拿著金合利菜刀砍比人高的野草探路了。

簡單醞釀後,想起之前讀過的《絕島之咒》屬年輕一輩,應該較沒包袱,卻也不天真所寫下的故事,也許可以作為論文中的一些觀念觸媒。接著就好奇地開副本了,故事中的描述是哪一段時間呢?這段時間島嶼發生了什麼,又寫進故事裡了嗎?一如康培德在推薦序中寫著:「二〇一四,我們除了目睹政府官員的『鬼島』事件餘波盪漾,也經歷了新生代『黑島』青年的行動洗禮…」。

那麼,故事一開始的村上春宿成立於2007年,故事主人翁高洛洛就讀的東華大學成立於1994年。高洛洛讀了碩士又讀博士,設有博士班的相關系所有原住民民族學院的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正式成立於2010年,但前身為1995年成立的族群關係與文化研究所(博班於2005年開始招生)。

另一場景是太巴塱公學校加里洞分班,於2001年以東富國小之名廢校。作者也去過。里美──另一主人翁,故事一開始時16歲──與母親秀川回鄉時4歲(頁159),這裡兩個時間1995與2001就有點對不上了。

另外,海樹兒開車來去的中橫在第40頁時「高洛洛有點吃驚,『現在的路況可以嗎?』」。中橫1999年中斷,隨後便不停地坍方搶通又崩塌。從同富出發走台21到頂崁接埔里(頁45)繼續往北就可以接台8線中橫,往東的話勢必得經過2011年搶通的谷關德基便道,吧。

那麼就是從2011到2014間開始的故事?

如果如此,那麼這段期間島上發生了什麼並影響了故事中這群年輕人嗎?

2011/4月,國光石化、8月,林克孝探查南澳泰雅遷徙古道死亡、南瑪都颱風、9月,賽德克・巴萊上映。或許就是故事一開始讓幾個主要角色相遇的加里洞大雨。2012/2月,屏東霧台6.1地震、3月,文林苑事件、6月,美麗灣案、8月,天秤颱風重創蘭嶼、11月,紹興南村事件。2013/3月,南投仁愛6.1地震、7月,蘇力颱風、8月,潭美、10月,花蓮瑞穗6.4地震、12月,黃色小鴨爆炸。2014/3月,太陽花、7月,麥德姆颱風、3篇推薦序完稿。

在第二編中已是4年後大家在台北相遇了。若自2011算起,里美進台大日文海樹兒進台大戲劇所已是2015年。若是以村上春宿的2007算起,則是2012,是否故事中的大家除了小說中的敘事主線也忙著台北台東跑?

在故事結束時,里美應是30歲(27歲時荒川72歲,頁265;第一部結尾荒川75歲),所以故事跨越了14年。這時應該已經是2025年了(或是2021),這故事預計會有三部。原來是科幻小說?難怪政府變好了。

不過,這小說的真實並不在此,文學外行者推敲至此已無路可走只能放著不談。可以確認的是故事每有轉折,即有風雨,是島國每年皆有的風雨。而這又似乎與大洪水傳說契合。在這洪水中,沒有人會是局外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