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我正義和公理的問題

每個時代的旗手,總扛著沉重的大旗,在最前線奉獻自己的性命。對中國而言,這個人,叫劉曉波。

可悲的是,一個將生命奉獻給中國的人,卻被自己的國家給抹殺,甚至自己國家的人民,也被禁止去悼念。這無關乎其他世界各國怎樣看待,而是一個國家機器,去扼殺自己的人民,去阻止自己的進步。這是可悲的。

若從敵國的角度而言,劉曉波的死,象徵中國民主的倒退,那麼對於敵國的墮落,我應該哀矜的歡喜。但是以人權,甚至不需要用太過遙遠的詞彙,人權、自由、或者正義,只要想一想,對於人最基本的尊重,我必須敬佩他。這是可嘆的。

回到台灣,我們充滿血腥的歷史上,從來不少這樣的案例、迫害,陳澄波、鄭南榕、林獻堂,都是令人肅然起敬的先輩。但到如今,在我們悼念劉曉波時,我們認識多少自己的歷史,我們願意付出多少改善我們的國家。正義和公理明顯不在中國,卻並不代表它們就在台灣。這是可怕的。

我們問著正義和公理的問題,因為我們懷疑,我們渴望正義和公理。理所當然的,下一代也會拿著斑斑血淚的歷史質問我,有關正義和公理的問題。我希望能拍拍孩子的頭,告訴他,在這裡,正義和公理就在這裡,就在這片你生長的土壤上。所以正直不是可笑的,公理不是特別的。所以你可以堂堂正正,沒有人會取笑你;所以你可以不用害怕,所以你可以驕傲地,去愛這片土地,去愛這片土地上的人。因為我們,已為你找到了正義和公理。我希望我可以抬頭挺胸的對他這樣講,正義和公理,是可能的。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Sisypher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