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咀保衛戰──一些戰略上的看法

(圖:蘋果日報)

面斥不雅之後,對方再來犯就是直斥其非,對於保衛香江文明、保衛尖碼我當然贊成。前文我大概也提過,品味是一件難以執法的事(Busking就沒有難聽的嗎),真正對付那班異獸的是由聲量、及阻街入手。

即使你有正義感,但絕不能被情緒支配。

「中學獨立聯盟」發起「光復天星碼頭」,很容易就會變成驅人趕水貨客行動──初則口角,繼而動粗踢喼,過程充滿情緒性及歧視性字眼。

你就當我是左膠好了,圖中大Banner寫著「請勿行乞」,也就是當大媽表演是行乞了。這字眼相當愚蠢,一,不過是三幾年前,Busking還被警方當是行乞,每每驅趕,表演者/香港人花了幾年時間,透過傳媒、教育、討論甚至是激烈辯論(包括公共空間使用的辯論),才有了今天根基還沒有很深厚的街頭表演文化。街頭藝人、學生互動尊重,輪流表演,今天你將大媽的表演打為行乞,就是將香港所有街表演文化、公共空間使用倒退到五年、十年前,被警方當你係乞兒時的景況。

你說大媽的歌聲好難頂,我同意。但旺角殺街前百老匯前有一個個花式雜耍阿叔,在那處表演了多年(我已忘記了有沒有十年)。他那套功夫擺明是從大陸學來,並不高雅,但只要他守著從前菜街的不明文規範,不阻街、聲浪不過大,就從來沒有人投訴他。再之前菜街曾出現過和尚表演功夫,有人表演玻璃球,表演國畫、古箏,他們都可以跟其他西方雜耍、黑人打鼓等表演者共融。

記緊記緊,我們保衛的是文明,別用不文明的方式驅趕不文明,

大媽必須被制止是毫無爭議的。我們必須達成共識的一點,是一,大媽品味惡俗還開盡聲量,聲浪擾人;二,因為涉及收入,他們往往站正人流最旺的十字路口,阻街;三,不遵守本來該表演空間的文化及不明規範,包括表演單位多就輪流,若太擠迫聲量就要收細。你可以好大聲跟大媽說,犯這三點你們就滾,若留下來就要遵守前人訂下的文明規則。

據有線新聞報道,有歌舞團每周有一天會到廟街表演,但人數及收入完全不可比擬。問心,她們到廟街沒騷擾到人,或政府另僻地給他們唱大撻地,會是最文明的解決方法。我對新移民、老人Fans不是全無關心,如果這是他們的娛樂,就由他們去娛樂好了,但若毀滅香港僅存的文明,大家就同佢死過。

由本土主義興起,每次運動我都問一句說話:對付怪獸,是否自要先變成怪獸?

要對付他們的方法仍然很多,如果齊心:999報警(打爆佢)、聲量儀(別單獨行事)……看過報導說他們每天收入5000+我在想是否能到稅局檢舉?有沒有人能告訴我?(電話:2594 5000 https://www.ird.gov.hk/chi/cu_cpts.htm

有線採訪手記:https://bit.ly/2nsHFO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