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番外1 那几个字

“逆子!”他爹说着把他按住了。

莱哥儿吃吃的笑,就他爹那张嘴,能让他占便宜的时候不多。

“别闹,让我把床铺完了。”

他爹不说话也不放手,手指头在他腰那儿磨蹭一阵儿,挑开睡衣下摆伸进去摸。靠他耳朵边儿说:“你多久没回来了?”

莱哥儿一哆嗦,脸腾地红了。不用想就知道他爹的意思,他也不是不想,可老头子忒邪性,一把年纪还和小伙子似的龙精虎猛,叫他爱得慌又恨得慌。

他爹也不等他答话,一手顺着滑溜溜的肚子往上摸一手拽着裤腰上的松紧带儿往下一拉。莱哥儿急了,伸手去抓没抓住,被他爹扯开露出大半个屁股蛋。

“……没穿裤头?”

莱哥儿脸红得要滴血,可还嘴硬:“反正一会儿就睡了,不穿方便。”

“是挺方便。”

他爹在他一边屁股上亲了一口,一手伸到前面捏了两把,小东西立马就精神了。

到这份儿上莱哥儿也不端着了,撅着屁股由着他爹把裤子扯下来。他爹握住两个屁股蛋子揉了一会儿,从床头柜上拿了瓶凤凰甘油,挤了一大坨,在手心捂热了才抹他后门上,按了按就把手指头往里挤。

毕竟大半年没弄过了,莱哥儿吃痛哼出声来。他爹说:“忍着点,当兵没吃过苦啊?”手上却放轻了力道。

一会儿挤了两根进去,莱哥儿也不知是疼还是爽,扭着腰哼了两声儿,看得他爹心头火烧火燎的,又揉了几下就抽出来,脱了裤子提枪就上。

“哎呦!”

莱哥儿叫了一声,他爹忙停下问:“疼?”

其实也没那么疼,就是太刺激,他没好意思说,摇着头嘟囔:“没事儿,你快点儿。”

他爹往那儿仔细看了看,确实没事儿,正进了半截儿卡着难受,索性一使劲儿全进去了。

“没事儿?”

他爹的东西在里边一一跳一跳的,熨得肠子火热,莱哥儿臊得不行,咬着嘴不说话,只轻轻晃着屁股催他。

他爹往下一摸,小东西精神着呢,扶了他腰开始操弄,一下下慢悠悠的只伸出一小截儿。

莱哥儿有点儿难受,他也知道他爹特地悠着来。他胳膊肘撑着上身,撅着屁股使劲儿把腿往两边儿撇,好让后边张得更开点儿。过了一会儿也就顺了,那东西一下下蹭着,总觉得没打到点儿上。

“你、你使使劲儿。”

他声音叫被子捂着闷闷的,也不知道他爹是真听懂了还是绷不住了,捏紧他的腰可劲儿往前挺腰杆儿。莱哥儿被顶得直哼哼,好容易腾出一只手抓着他爹的手腕往下身送:“摸、摸摸这儿……”

可他爹偏不,不但不随他的意还把他的手剪背后大操大弄起来,每次抽出来都只留了一个头儿,又整根送进去。莱哥儿腰腿都软了,趴床上跟着他爹的动作一耸一耸的,可是身子却和通了电似的爽。他再忍不住叫出声来,听在他爹耳朵里和春药似的。

他爹在他屁股上一拍,骂了句:“小骚货!”抽送再没了顾忌。

又弄了半天,莱哥儿一个挺身泄了,他爹狠狠顶进最里边,也泄了。

莱哥儿上身瘫床上,脚还着地,可一点劲儿也使不上。他摸摸被掐得青一块红一块的腰说:“真是的,手上一点分寸也没有。”

他爹这时候脾气特好:“你躺过来,我给你擦点药酒。”

“动不了了,你抱我。”

他爹把他抱起来,放床上躺好,又拿毛巾给他擦干净,上了药酒。

等都收拾妥当了,他爹才脱了鞋上床,在他脸上亲一下,给两人盖上被,头挨着头躺下。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