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番外2 高洋上的货

爷儿俩给新房配了点简单的家具,又散了一个月的味儿就搬进去了。俩人当天一大早就从村儿里跑过来,倒腾到两三点才把屋子拾掇干净,胡乱弄了点儿东西吃倒头就睡。

醒过来天都擦黑儿了,莱哥儿他爹说:“对面儿不是有超市么?你去买瓶酒,买条鱼,再挑几个菜,我把厨房再收拾收拾,炒俩菜。咱爷儿俩也庆祝庆祝。”

莱哥儿拿了钱包就去了那家叫华润啥啥的超市。别说,城里店就是大,他转了半天才把东西都找着。排队交钱的时候想起来酒没买,刚想回去找见旁边摆了一排小盒子小瓶子,五颜六色的码得齐整。莱哥儿多看了几眼,脸有点发热,他想起头一次跟战友逛超市的时候指着那小盒问:“这是啥?口香糖?”被战友笑了半天童子鸡。其实不能怪他,谁叫他爹从来不爱用这些个劳什子。

他瞥见上边写着啥“震动”“延时”就直脸红,城里人咋这么多花样?这时候也顾不上买酒了,瞅瞅没人注意,随手抓了两个就扔篮子里,也没敢看。回头进了门洞才敢把东西拿出来研究 — — 一盒杜蕾斯果味组合一瓶杰士邦润滑剂 — — 回手又塞袋子最底下了。顺道看了一眼小票,嚯!这东西可不便宜!还有这超市名字咋这么奇怪?

回了家,他把买的菜啊鱼啊都拿出来,那两件东西悄悄放一边。

他爹问:“酒呢?”

“没找到。”

他爹也没再说啥,就为应个景,反正喝不喝都一样。

他爹烧菜做饭,他打下手,爷儿俩好好吃了一顿,等收拾完也差不多该睡了。

莱哥儿洗澡的时候偷偷把那瓶润滑剂带进去了。他到底不是他那流氓爹,直接拿出来觉得怪害臊的,不如自己先试试。三两下冲完,他把瓶子拧开了,挤了一点在手上。透明的一坨,看起来和甘油没啥差别啊,就是摸着有点凉。莱哥儿试着往后边抹了点儿,又按了按,果然滑溜溜的。这要是进到里边……他脸上顿时就又有点发烧,手指尖儿往里顶了顶,还是塞得慌。他又挤了一坨,这回没捏好力道,把手整个儿都弄湿了。他就着湿漉漉的手指头围着后孔揉,一不留神手指头就滑进去了,里边的嫩肉又热又软,湿乎乎的和小嘴含着似的,怪不得他爹总说他骚。莱哥儿顿时脸红得和煮熟的虾似的,手上却禁不住学着他爹弄他的动作,一进一出的,一不小心蹭过一个地方儿,爽得他啊一声叫出来。

他爹在外边敲门:“没事儿吧?咋洗了半天还不出来?”

“没事没事!”莱哥儿浑身一激灵,一边儿应一边儿找衣服穿。

脚步声远了。莱哥儿低头一看,他那小兄弟已经翘得老高了。反正都是要干的,莱哥儿心一横,在腰上围了条毛巾就出去了,走路的时候觉得后面有东西往下流,又是臊得不行。

他爹已经洗过了,正靠在床头看报纸呢,听到他进来,连头也不抬:“才洗完啊?还怕你晕了呢。”

莱哥儿也不答话,走过去搂住他爹脖子就往嘴上亲。他爹报纸掉了一地,好容易亲完才问:“你这是咋了?”

莱哥儿也不说话,就扬着水红的眼角看他爹。他爹看见他下身的毛巾被顶起来一块,咧嘴笑:“小东西忍不住了?”

莱哥儿撇嘴:“你不想?”

“当然想!”他爹一手把他搂怀里亲,另一手扯了毛巾就往后边儿摸,没想摸着一手滑不留手的东西。

“这是啥?”

莱哥儿脸上烫得能煎饼:“刚才在超市买的……”

他爹眯起眼:“小家伙,背着我自己弄,欠收拾了是吧!”

“没,我就想试试好不好用……”

可是他爹没听他解释,脱了裤子往自己下身捋了两把,掰开他两腿就顶进去。

“嗷!”莱哥儿疼得一叫唤。

“嘶 — — 这也没啥用啊。”他爹才进了一半,不上不下的卡得生疼。

“那、那个 — — ”他咕哝了半天才说:“刚才都流下来了”。

他爹嘴都合不拢,拔出来一拍他屁股:“还不去拿来!”

“唉!”莱哥儿翻下床,光着就往卫生间跑,他隐约觉得后面有点发热发痒,只当是自己心急。

等把瓶子取来了,他爹看都没看,往手上挤了一滩就往他下边探。莱哥儿躺床头,张开两腿任他爹两根指头在他下身弄。等弄到差不多了,他爹又抹了好些在自己那话儿上。莱哥儿一直半闭着眼瞅他爹,这会儿止不住跟着他爹动作往他下身看。那紫红的东西涨得老大,被润滑剂弄得晶亮,在灯底下一闪一闪的。

他爹看他眼神儿发直,问:“瞅啥呢?”

他脑子也不知道被啥糊了,随口就说:“看着挺好吃……”

他爹顺着就瞅见了他盯着的东西,直乐:“你尝尝?”说着送到他嘴边儿。

莱哥儿真舔了一口,有点涩还有点咸,说不清啥味儿。

“呸!不好吃!”

他爹笑了:“这是给你下边那张嘴吃的。”

说着就顶进去了,一下子就到了最里边儿。

莱哥儿倒吸一口气,心都几乎被顶出嗓子眼儿了,可是又和过电似的爽,偏偏电量又没通够,直弄得人心痒痒,还想再来一下儿。他忍不住就搂住他爹的脖子,勾起腿在他爹腰上蹭,下边儿也一缩一缩的往里吸。他爹本来还想等等,被他这一弄再忍不住,粗喘了两口气就压住他一条腿动起来,开始慢,后来越来越快。

莱哥儿跟着他爹的动作直哼哼,那粗大的玩意儿就和捣杵样的,从他后孔深一下浅一下的进出,磨得肛口和肠子都酥酥麻麻的,腰也跟着直发软。可是刚才他摸到的地方还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总还觉得不过瘾。他叉着腿把他爹勾得更紧,扭着腰把那儿往他爹那话儿上送。他爹被他这么一激,下身的东西又涨了一圈,他把莱哥儿腰身一抬,用膝盖撑着插得更猛了,每一下都发狠干到底。莱哥儿低头看着他爹干自己,一边被顶得直叫唤,一边晃着屁股配合他爹。

也不知道是用了旁的东西动作更顺了还是咋的,两人越动作越没了章法,却又配合得出奇得好,要快都快,要慢都慢,一下下都狠撞到一块去。相连的地方磨得发烫,可这烫激得心里越发痒痒,只恨不得热点再热点,要把两个人化成水融在一处才够。

莱哥儿他爹快把儿子顶到床头上了,干脆捏着他肩膀一使劲,让他坐在自己怀里,挺动腰杆从下边使劲往上顶。莱哥儿身上都软了,手脚和藤缠树似的攀他爹身上,只剩相连的那点儿地方撑着,。他爹这么一动就顶得更深,好像五脏六腑都给搅了一遍似的,硬得和石头似的下身一下下戳在他爹肚子上,把肚脐和下边儿的毛都打得透湿。他说不清是爽还是难受,只搂着他爹又是“爸”又是名字的乱叫。他爹被他叫得发狂,往上顶的时候掐着他的腰使劲儿往下按。莱哥儿觉得好像被顶到了嗓子眼,他浑身发抖的抓紧他爹,张着嘴尖叫,可是连自己叫的是啥都没听见。

等他醒过来已经是早上了,迷迷糊糊的觉得后边好像还塞着东西似的,还没弄明白就被他爹压着又操了一遍。

两人再起床已经是下午,俩人都腰酸背疼,还哑着嗓子。

“你是故意不买酒的吧?”

“……不是。”

“这玩意儿是不错。写了催情俩字儿你看了么?”

“……没有。”

“你把我背都抓破了知道不?”

“……对不起,我给你抹点药水儿。”

上药水儿的时候他爹说:“偶尔买瓶用用还行。”

他脸又红了。

后来他爹看到小票:“这玩意儿这么贵!还有这超市,啥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