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1

莱哥儿休年假,一回家就看见他爹背对他弯着腰倒腾花土,要不说这老头还在村长任上,谁都当他是个退休老干部。

莱哥儿说:”我回来了。”

老头儿头也不抬:”你小子终于知道回来了。”

莱哥儿心说:这又发的哪门子神经,当初还不是你非要我去当兵的,光是老哈就送了两车土产,老头儿过后还念叨了好几个月。

他知道他爹那是别扭,干脆不理会:”我回来的时候碰到隔壁村的老鹏叔,惦记叫你去下棋呢。”

老头儿嗤了一声:”他是惦记我赢他那头老母猪呢,再下两盘保准连那头公的都赢过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又唠了半晌,老头儿只低头看他那几盆花,瞧着比儿子都宝贝似的。

眼见天黑了,莱哥儿说:”晚上不开火了是不?那我上桃子家吃了,叫我好几回都没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他爹喊:”回来!早给你煨上鸡了,等着烂呢。”

。。。

晚上回屋,莱哥儿放下换洗衣服,一看炕上只有他的机器猫枕头他就知道那个绣招财进宝的准是被他爹拱床底下去了,老头儿懒得不行,要是没人用连找都不找。他叹口气,在床底下摸了两把就掏出个灰扑扑的布团子来。反正要洗,干脆把床单被套都换了吧。正铺床呢,他爹从外面进来,伸手就在他撅着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还是你爹我喂得好,在外边半年瘦了七斤半。”

他头也不回:”您那手是秤啊,摸一把就知道?”

“逆子!”说着,他爹把他按在床沿狠操了一通。

刚换的床单又要换了。

完事以后他爹说:”想爹不。”

他刚喘匀气儿,懒洋洋的答:”不想。”

“臭小子,还没把你收拾老实是吧?”说着又伸手捏他屁股。

莱哥儿忙求饶:”别别别,明天还一大堆衣服要洗呢。”心说老家伙果然还不老。

他爹明显心情好了起来,伸手把他捞怀里,两人枕着机器猫枕头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