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10

那是莱哥儿他爹和阿拉贡老丈人还年轻的时候,俩人被派到农村去体验生活。

俩大小伙子城里长大的,一开始看啥都新鲜,劈柴种地干劲儿十足。可是乡下毕竟不比城里花花世界,没过俩月就腻歪了。俩人开始瞎胡闹,今天偷个瓜,明天偷个枣,闹得村里鸡飞狗跳的,他俩也没少挨大队长熊,可是大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哪儿服管?照闹不误。

也是他们大队长人太好,可惜俩小伙子精神又机灵,舍不得使劲儿训,还领回家一边儿吃饭一边儿语重心长的教育。一来二去,俩人就和大队长的闺女熟了。他们那本来就是个和尚大队,那姑娘长得又水灵。俩小伙子就和烧了尾巴的猴子似的成天围着人家姑娘上窜下跳。大队长就这一个闺女,宝贝得不行也规矩得不行,也不知是他给打了预防针还是咋的,姑娘见着他俩就抿嘴笑,啥多的也不说。

不过据莱哥儿他爹说,阿拉贡他老丈人当年就有点“聪明透顶”,姑娘当然更亲他。

大半年过去了,俩人该玩玩该闹闹,但心里都憋着这事儿呢。后来不知道哪个缺德的说:你俩别争了,谁能把村东头老葛头儿那十几头猪偷到村西头大队来,就算谁赢,输的那个不准再去找姑娘了。以前俩人最多趁人不注意顺只鸡啥的,从来没搞过这么大手笔,这么一说都捋着袖子就要干,于是就这么定了。

那老葛头多精啊,猪圈修得和碉堡似的,俩人琢磨了半个月都没想出个好法子来。最后还是老爱有招,趁老葛头去亲戚家的功夫把猪圈弄开,赶着十几头又白又胖的猪哼唧哼唧的往村西头走。快到大队了碰上老瑟,老爱说:“哎呦妈呀终于碰上人了,我这一路净提防有没有人了,快帮我看一会儿,我去解个手。”临了还不忘了说:“我赢了。”

老瑟在这边看着猪,听那边老爱放水,忽然就觉得不对劲儿。

“你那是尿什么上边儿啦?”

“能什么上边?荒郊野岭的,话说你连这都听得出来,耳朵太好使了吧!”

正说着,低头一看,还真不对。那是大队长写通知用的小黑板儿,本来挂大队门口树上的,也不知道是风吹的还是狗叼的给弄这儿了。上边还写着字儿呢:“今天……开会”中间的字儿被尿冲糊了,落款正是明天。

“这咋办?”

“先弄干了再说!”

两人往上边扑了一堆土再扑棱干净,这回干是干了,字儿更糊了。两人找了支粉笔,摸到别人家窗户底下,按着粉笔印儿寻摸着往上描:“晚上九点”。完了又把小黑板挂回去。

折腾完这一阵两人头上都直冒汗,都假装和没事儿人似的回去躺下了。

第二天上午开会一个人也没来,大队长憋了一肚子火。晚上大伙儿都来了,没见到大队长就跑他家去。

大队长一见这么大阵仗吓了一跳:“干嘛?打劫啊?”

领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开会么?”

正好又碰上老葛头儿回家看见猪没了来告状。俩人这才想起来猪的事儿,正想溜,哪知道大队长想都不想就把他俩叫出来了。

“说!怎么回事儿!”

老爱见大队长真火了,主动承认错误。可是这回大队长真气大了,改了脾气,非要把老爱送公安判刑不可。

“那后来呢?”莱哥儿问他爹。

“后来啊,我把大队长他闺女请来说情,猪也找回来了。大队长松了口,救了老爱一条小命。”末了又加一句:“还是你爹我魅力大。”

“就这么结了?我还以为还有啥呢。”

“这事儿是这么结了。不过大队长闺女后来就成了你妈。”

“……感情您打年轻时候就这么不要脸。”

“要不怎么生了你这样的儿?”

“嘿!”

“那后来呢?”阿拉贡问他老丈人。

“后来老瑟那小子偷了人家姑娘的贴身儿衣服,非赖着人家给求情。姑娘还真求了,后来猪也找回来了,大队长到底松了口,写了检查了事。”

“呼……真惊险。”

“惊险啥啊。大队长根本狠不下那个心!他那点花花肠子,当我不知道?大队长闺女到底被他拐回去了,成了莱哥儿他妈。”

“唉!您斗不过他一点儿也不亏!”

“说啥呢!”老爱白他一眼,又叹了口气说:“后来他就留农村了,我出了国,又遇见你岳母,中间一直没见过……世事难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