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11

莱哥儿他们村儿的梨半个月卖了个干净,家家户户都挣了不少。正赶上立冬,他爹买了一堆肉、菜、面,张罗叫乡亲们来吃饺子。

只他爷儿俩自然是忙不过来的,桃子和她妈一早就来帮忙。莱哥儿剁馅儿,他爹揉面擀皮儿,陶婶儿和桃子弄了几样儿凉菜又来包饺子,忙忙活活一上午弄了几十盘儿。

陶婶儿看着莱哥儿干活儿利索,又数落桃子:“你说你看上那个,长得又矮又丑,哪儿比得上人莱哥儿?也不知你这丫头脑子咋长的!”

桃子说:“怎么长得不也随您呐?上次大奇来的时候给你带那好几百块的雪花膏,你不也乐得和朵花儿似的!”

这么一说陶婶儿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扭扭捏捏的说:“东西再好换个闺女也亏不是?”末了又看着莱哥儿说:“现在抹啥都没用喽!咱早二十多年也是一朵花儿,要那时候有这些时髦玩意儿,指不定就成你妈了呢!”

莱哥儿正下饺子呢,听见扯到他爹,差点儿把一锅饺子都掀翻了,忙说:“婶儿,我爸脾气忒臭,也就我和我妈受得了他,您就别遭那罪了!”

他爹正从外边进来,听见他那句就说:“臭小子!一不在眼前儿就说我坏话!”

村里乡亲陆续都来了,院儿里带街上摆了二三十米的桌椅条凳。正好是星期天,莱哥儿他爹把爱隆和女儿女婿也叫来了,挨着他坐在上座。俩老头儿向来不对付,饺子一上,爱隆说:“这你弄的?不能吃坏了肚子吧?”

“吃坏肚子是便宜你了!”

两人正拌嘴呢,那边爱隆他闺女已经吃了一盘了,阿拉贡在旁边儿伺候着;“亲爱的慢点儿吃,这儿有醋,还有菜呢,别光吃饺子……”

亚雯吃得差不多了才夹起一个饺子,含情脉脉的对他老公说:“来,老公,张嘴……”

下边一群大妈大婶围着莱哥儿:“莱哥儿啊,你别光想着照顾你爹,人大了总得成个家不是?你瞧人家小两口儿,都甜掉牙了!婶/姨给你介绍一个!你看婶/姨家叔大爷的孙侄子的大舅的三妹妹的二闺女咋样?那姑娘长得那叫一个俊干活儿又麻利……”

莱哥儿听得头要晕,刚说:“婶/姨我还没打算……”一老头儿声如洪钟的吼:“别光顾着给小的整,也给老的扯个对象!”那是老加叔,全村儿数他资历最老,连莱哥儿他爹见着他都得叫声老大哥,更甭提叫他瞅着长大的小姑娘小伙子们。自打莱哥儿他妈去了以后这老头就惦记给他找个伴儿,早年他爹说为了娃都给推了,哪知道他能惦记这么多年。

他这么一说底下的老小寡妇和亲戚们可炸了锅,谁不想嫁个官儿啊?还白得一又俊又能干的儿子,上哪儿找这么便宜的买卖?眨么眼儿的功夫就把莱哥儿围得动弹不得。

莱哥儿直想哭,新说老加叔你掺和个什么劲!正头大怎么应付这帮母老虎呢,就听有人喊:“村长过来了!”人群呼啦就围他爹那边儿去了。

莱哥儿松了一口气,他倒不担心他爹怎么对付人家,就他那一张嘴,三下两下就把人撵跑了。

爱隆不知道啥时候踱到他身边儿:“小子,不想给你爹找个清静地儿住?”

莱哥儿纳闷:“除了乡下哪儿还清静?”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现在是城里清静,都是高楼大厦,一整座楼没个脸熟的。”

莱哥儿想了想,那感情比村儿里自在多了。

“城里房子忒贵,我爹哪有那个钱呐!”

爱隆哈哈笑:“你真不了解你爹!他当年一个月十几块一年就能攒上百!现在说没钱鬼都不信!”说完塞给他一张名片:“这是我那个小区卖房的,啥时候想买了打这个电话。”说完走了。

莱哥儿拿着名片儿瞅了半天,心里说不清啥滋味儿。

晚上莱哥儿他爹跪着搓衣板儿,莱哥儿站他面前一脚踩在凳子上:“说!你背着我藏了多少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