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13

城里和村里差最大的就是方便,早上有早市,门口还有超市(那叫华润啥啥的),只要兜里有钱,想买啥买啥。小区门口儿那夜市也挺热闹的,爷儿俩每天吃完饭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去逛逛。

一条马路比村里大街长不了多少,两边儿摆满了摊儿,吃的喝的用的玩的,卖啥的都有。有个中年汉子拉了一车玩意儿在那儿卖,瓷的铜的木头雕的。莱哥儿他爹站了半天,挨个儿瞅了一遍。

莱哥儿说:“看好了就买呗。”

他爹拿起个弥勒佛掂了两下又放下了:“我就瞅瞅,还没我雕的好咧,下次咱也带来卖。”

爷儿俩接着往前,看到一家卖君子兰的,莱哥儿他爹又挪不动步儿了。瞅准一盆七八对叶的,问了价儿,太贵,摊主又不肯让,老头儿摇摇头,可走两步又停下来往回看。

莱哥儿推推他胳膊:“反正快过年了,就买盆放家里添点儿喜气儿呗。”

到底还是买了,莱哥儿抱着花盆跟着他爹。路过一个玩具摊儿,一半大胖小子蹲那儿,看见莱哥儿就跳起来,抱着他大腿直喊爸。

莱哥儿急了,一个劲儿直抖腿:“快走!我不是你爸!”

他爹脸色走马灯似的黑白红变了一圈儿,咬牙切齿的说:“好小子,悄没声儿的给我整出个孙子来!”说完扭头就要走。

莱哥儿手里抱着花儿呢,腿还被小孩儿箍得紧紧的,走也不是停在这儿也不是,正急得满头大汗,腿上一轻。

小孩儿被一男的拽着胳膊扯过去吼:“叫你别乱跑!逮着个人就认爹!”

小孩倔得很,头一扭:“管得着吗!你又不是我爸!他比我爸帅多了!我就认他当爸!”说完又伸手要抱莱哥儿的腿,男人剪着他胳膊好歹算制住了。

莱哥儿一看那人一脸胡子,头上油腻腻的,这不熟人吗?

“阿拉贡!”

“小莱子!”

他爹耳朵好使,听见他们这一阵闹又回来了。老头儿个子高,扬着下巴瞅着阿拉贡后边,没事儿人似的说:“哟!闹了半天是你没管好闺女。”

阿拉贡忙说:“哪儿呐,这是我们家外甥,他爹妈忙,送过来住几天。”

爱隆走过来,一见莱哥儿他爹就乐:“哟,大村长怎么跑这儿来啦!”

莱哥儿他爹哼一声:“这是你们家开的?还不兴我来啊?”

“早和说了这儿房子好,到底还是搬来了吧。”

“是你自己一老头儿闲着难受,想找人陪着下棋聊天吧。”

“就你那臭棋篓子!”

“我还不稀得跟你下!”

莱哥儿和阿拉贡大眼瞪小眼。

大外甥晃着俩肥肥的小胳膊喊:“我要帅爸爸抱!我要到前面看玩具!”

天大地大小皇帝最大,都得听他的。大外甥个太大,莱哥儿试了两次,还是牵着走,于是换了阿拉贡抱着那盆花,跟在两个老头儿和小皇帝后边。

俩老的一边走还一边拌嘴,等到了夜市头上看见俩人坐那儿下棋嘴也不拌了,一人站一边儿观战,没瞅两步又开始了。

“走马!别动车!”

“瞎说!卒子过河!”

“叫你听他的!走车!”

“臭棋也敢说!跳马!”

俩看的比下的吵得还火热,下棋的受不了了,干脆腾地方给这两位。大外甥也站挥着小拳头一旁喊:“马走日!象飞田”叫得不亦乐乎。

阿拉贡瞅着俩老头一孩子玩得高兴,把莱哥儿拉一边儿悄悄的说:“你和你爸,可真亲啊。”

莱哥儿眨巴眨巴眼:“就我们爷儿俩,我不亲他亲谁?”

阿拉贡乐了:“你别蒙我了!要不是知道,我还以为那是你干爹。”

莱哥儿脸发烫,没说话。

阿拉贡又说:“我知道你是啥样的人,也不会觉得啥。不过,你就愿意这么守着个老头子?”

莱哥儿看着他爹啪地把棋子按在棋盘上,慢腾腾的说:“我妈死得早,这么多年,他只有我了,我也只有他。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怕后边多少年么?”

阿拉贡拍拍他的肩,没再说啥。

俩老头一开局就打得停不下来,后来还是小皇帝嚷嚷困了才站起来,这时候才想起来棋还是人家的。莱哥儿接过他那盆君子兰,跟阿拉贡爷仨道了别,陪着他爹往回走。他爹还气哼哼的:“老爱头学诈了!五盘输了三盘!下礼拜叫他到咱家吃饭,准给他赢回来!”

莱哥儿想乐,想想还是忍住了,他爹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