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3

第二天,莱哥儿还是起了个大早,到底在军营待得久,都习惯了。他爹倒是还没醒,他在他脸上香一个,悄悄儿的搬了一大盆衣服坐到院子里洗。一边洗还时不时的捶腰,心里骂老家伙太狠。

正巧桃子她妈从门口过,一见着莱哥儿比见着儿子还亲(可是她没儿子):”莱哥儿,你回来了咋也不说一声儿啊?婶儿家的老母猪,就等着你回来宰呢。还腌了黄瓜,用好几年的老醋,甭提有多香了!”

莱哥儿知道她是惦记把自己和她妞儿凑一块儿,又不好给人黑脸,只好赔笑说:”婶儿,我就回来住几天,哪能上你家麻烦呐。有好的还是给桃子补补吧。”一边说着一边又捶腰。

陶婶儿正说:”那儿的话,大小伙子吃了才长力气,丫头片子吃了也白吃。”

后一句才说了一半,就听莱哥儿他爹的声音:”长力气那也是俺家的!想要儿子自己再生一个去吧!”说着从屋里走出来。

陶婶儿当场捞个没脸,梗着脖子说:”我要生了还看不上你家的呢!”

“得得得,快赶集去吧,晚了菜帮子都没了。”他爹用鼻孔看着她,手一挥,那模样要有多气人就有多气人。

陶婶儿心里堵得慌,又说不过他,只横他一眼,踩着碎步走了,一边走一边直嘟囔:”恁样的爹怎么能生出恁样的儿子,这是积了几辈子的德哦!”

莱哥儿他爹看都不看她,还是昂着头:”吃饭。”说着转身进屋了。

“哎~”

晚上,陶婶儿一边搓玉米棒子粒儿一边气哼哼的说:”你说!我看得上他家小子是他福气!老瑟头儿凭什么那么气人!凭什么!”

桃妞儿哭笑不得:”妈,我说了我没那个意思,你就别搞拉郎配了!”

陶婶儿一把把棒子掰两半儿:”有也不行!你瞧他小年轻腰就不好,准是个玻璃棒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