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4

过几天莱哥儿去赶集。临出门在家找了一圈儿衣服,以前的衣服都短一截 — — 他在部队又窜个儿了,他流氓爹说跪床上都比原来顺畅 — — 他爹的又太大,最后还是穿着军装去了。村子里少见当兵的,集上老乡都和鸡啄米似的点头问首长好,叫得莱哥儿心里直乐。

走了一趟买了不少菜,在头上见着新上的芋头,寻摸他爹喜欢吃,一问价太贵,莱哥儿说:”老乡你给便宜点。”

老乡嘴一撇:”不是说解放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么?”

莱哥儿无语,从怀里掏出张大票子,称了三斤走人。

回去路上遇见桃妞儿,一边肩上一个大袋子,手里捧一纸箱子,还拎了一个小筐。莱哥儿伸手接她的东西,桃妞儿忙叫:”哎~小心点那是鸡蛋!算了还是我来,你帮我捧着箱子就成!”

莱哥儿接过箱子往里一看:”怎么想起养兔子了?”

“是我妈说兔毛好卖,想养养试试。”

“这么多东西,就你一个来?陶婶儿呢?”

“昨儿崴了脚,正在家歇着呢。”

“哦。”

走了半天没话。莱哥儿其实有点儿怕见桃妞儿,虽说没啥,但总归别扭。好半晌他才想起一句:”谢谢你,我爸说我刚走那会儿你去看他来着。”

“哦,也没帮上啥忙。”桃妞儿心说,瑟叔总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谁知道他还记着。”我当你是我哥呢,别说这见外话。”

莱哥儿越发有些不好意思:”我爸脾气坏,说了啥你和婶儿都别往心里去。”

“嗨!是我妈多事,早和她说别瞎琢磨,非不听,被顶了也是活该。”

莱哥儿乐:”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妈的。”

两人正说笑,就听突突突一阵拖拉机声,到了两人身旁停下了。

桃子忙打招呼:”瑟叔好啊!”

“桃子啊,学校放假了啊。”

“爸,你不是说晌午才回来么?”说着就把东西都放他爹车上了。

“这不早办完就早回来了!你俩这是刚赶完集?桃子东西不少啊,来来,我送你回去!”一边说一边往后边车斗指。

桃子正要答应,一看他眼神,浑身一激灵,连忙扯了个谎:”我妈在前面等我呢,我先走了昂。”都迈出去好几步才想起兔子没拿,又转回头来抱了盒子就走。

莱哥儿挤着坐他爹旁边,两人突突突的往家开。

“爸,你把人家吓跑了。”

他爹不答,反倒说:”你对人家姑娘没意思就别忽悠人家。”

“你想哪儿去了!桃子和她同学好着呢!再说,”过了一会儿,莱哥儿才小声续上:”她知道咱俩关系……”

“你告诉她的?”

“没……要上部队那会儿我去找她,被她猜出来的……”

“……大学生就是聪明,早知道也让你去读大学。”

“那我就不回来了,和我们首长儿子一样,毕了业就留洋去。”

他爹眼睛一瞪:”你敢!”

莱哥儿噗嗤一乐,瞅着四下无人飞快地在他爹嘴上亲一口:”我哪儿舍得!”

A single golf clap? Or a long standing ovation?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