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5

大奇和大菲在黄土路上走,两旁不是果林就是菜地,晌午的太阳照得人眼发花。

大菲问他哥:”哥咱不是早下了一站吧?这走了快一个钟头了连个人都没见着,我腿都软了。”

大奇不耐烦地回他:”快到了,这才走了多远你就怂了?”

大菲不信也没法子,嘟嘟囔囔跟了几步又嚷:”可是我口渴了。”

“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大奇其实自己也渴,四下看了看,瞧见一片林子,一个个挂的都是大梨子。

“瞧那儿,你去摘两个梨咱们吃。”

“我不去,要是被人逮了怎么办?”

“这哪儿有人啊?摘两个咱就走。”

“你和我一块去!”

“好好好,赶快!”

两人悄没声儿的跑到树底下。大菲伸手摘了个最大的,在衣服上蹭了蹭就狠咬了一口。

“呸!真酸!”话没说完就把梨撂地上了。

“笨!偏挑青的摘,看我的!”说着大奇摘了个颜色黄的,刚啃一口。

“唉妈!有虫!”撂得比大菲还快。

“哈哈哈,你还说我!”

“起码是甜的!”

“那你捡起来吃啊!”

莱哥儿正在自家林子里摘苹果,刚收了一筐就听隔壁桃子家的梨树林里有动静,跑过去一看,不知道哪儿跑来俩小子,打树上摘了梨子就扔,莱哥儿当时就不乐意了:”你俩干啥呢!”

两人正闹得欢,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一时都有点懵。还是大奇反应快点儿:”摘、摘俩梨吃……”

“这梨又不是你们家的随便儿摘啊?”

“我哪儿知道谁家的?长在路边儿也没人管。”

“怎么没人管了?”莱哥儿捡起地上咬了一口的梨子,贼心疼:”再说谁家的也不能不吃瞎糟蹋啊。”

“不就俩梨吗?给钱就是了,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切!”

莱哥儿最烦人说他乡下人,火蹭蹭往上冒:”到了乡下就得按乡下规矩来!不然照样收拾你!”

“呵!谁收拾谁啊?你不知道我大舅……”大奇扬起拳头晃了晃,其实他也没想真动手,就寻思眼前这小土包子长得高是高,可瘦条条一张小脸秀里秀气和姑娘似的,估计一吓唬就跑了。

谁知道莱哥儿一手握住他的手腕往前一带,腿往他脚下一扫另一手又在后背一拍,大奇顿时就趴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大菲目瞪口呆,第一个念头是跑,跑出去两步又觉得不对,人生地不熟的往哪儿去啊?更甭说地上那是他亲哥。

这时候就听一阵突突突的拖拉机声。

莱哥儿揪着大奇站起来,一手抓一个:”爸,抓着两个偷梨的。”

“谁是偷……”大奇后一半话噎嘴里了,嚯这个更高!

莱哥儿他爹仰着头,下巴对着俩小子扫了扫。

“把他俩扔咱家后边小黑屋关半天,等桃子家里回来人了再说。”

“好。”

大奇还不服:”你这是私刑!我不服!知道我舅儿是谁不?找你们村管事儿的来!”

莱哥儿他爹都走到拖拉机旁边儿了又转过来,眯眼瞅着他:”我就是管事儿的。”

傍晚莱哥儿叫桃子和陶婶儿来看怎么处置这俩人。桃子一见就愣了:”大奇,你们来俺们村儿干吗?怎么也不和我说声儿。”

大奇是来找她的,可是眼下这一身泥的模样儿也不好意思直说,只好说:”我们没到过农村,就好奇过来玩玩,也没想打扰你来着,嘿嘿嘿……”

莱哥儿他爹这时候不紧不慢的插进来:”你就是和桃子好那个同学啊?”

桃子和大奇的脸蹭地就红了,不过大奇一脸泥也看不出来。桃子妈把大奇又上下打量一遍,登时就拉长了脸:这小子一脸蛮相还不如自己闺女高,但碍于在别人家里也不好说啥。

莱哥儿道:”那偷的梨咋办?”就他讲原则。

大菲小声说:”我们赔钱,我们大舅是开公司的,有钱。”

桃子妈脸色又晴了。

莱哥儿他爹说:”一家人怎么都好说,那桃子你就把他俩领回去吧,我还乐得清静。”

于是就这么散了。

后来大奇每次找莱哥儿喝酒,三杯二锅头下肚都要说上一遍:”我当时瞧你娘了吧唧的,哪知道那么能打?就这事儿桃子笑话我好几年,悔死了我。”

头几回莱哥儿说”你算找对人了,我是我们连队散打冠军”,后来说”你要把你那一脸胡子刮了也挺娘的”,再后来干脆懒得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