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6

莱哥儿回部队之前把床单被褥又全换了,他爹说:”别倒腾了,都你回来才换的,也就铺了半个月。”

“得换,不然还不知道你啥时候才洗。”刚把枕巾被套都团一块儿,又指着他爹身上衣服说:”脱了,我一块儿给你洗了。”

又是一大盆,莱哥儿还是把盆搬院子里,坐个小板凳搓着洗。

他爹倚着门框抄着手看他忙活。

“赶明儿我去买个洗衣机去。”

“算了吧,一年用不了两回,上次那个还不是都扔后边小屋里锈烂了?还是等我回来给你洗。”

他爹干笑两声。

晚上折腾大半夜,完了他爹说:”早点睡吧。”

他心里说要我早睡就别折腾,话都到嘴边儿了还是没舍得顶他,只”嗯”一声,搂着他爹的腰睡了。

第二天他爹送他到村口,嘴巴抿了又松松了又抿,最后说了一句:”早点儿回来。”

“嗯。”

车来了。

“爸,那我走了。”

“走吧。”

莱哥儿坐最后一排,看着他爹背着手在村口站着,脊梁挺得笔直,就这么冲着他站着。车发动了,他一直扭头看着,一直看到看不见了。

在部队待了大半年,又是训练又是演习,莱哥儿天天儿忙得倒头就睡,统共没给他爹打过几次电话。他爹也没给他打,都是大老爷么儿,哪儿有那么多话可说。

莱哥儿还有几个月复原的时候,突然上边说要打仗,连新闻里都一个劲儿说局势紧张。莱哥儿他爹听了广播就一个电话打到部队。莱哥儿那时候正在训练,指导员接的电话。

“对不起同志,他所在连队有训练任务,不能接电话。”

“我找他有急事。”

“对不起,我们有规定,训练时间不能接电话。”

“他家出大事了!我是他们村村长!”他爹在那头吼。

指导员吓了一跳,忙把莱哥儿叫来接电话。莱哥儿一听说就知道老头子又发疯,等指导员出去才小心翼翼的叫:”爸,怎么了?”

那头沉默半晌才听他爹说:”你爹我这辈子没干啥大事儿,你小子倒是有机会出息了。”

“……爸……别多想,还不一定打得成。”

那头没回答,过了半天才说:”早知道不送你当海军,离得近点儿还能见上一面。”

“爸……”莱哥儿忽然觉得他爹真的年纪大了。

两人都沉默许久。

最后还是他爹说:”照顾好自己,等你回来给你炖鸡吃。”

“好,就惦记那一口呢。”

挂了。

最后还是没打起来。

又过几个月,莱哥儿复原回家,他爹一反常态在村口接他。

“爸,我回来了。”

“……臭小子,这回不走了?”

“再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