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7

莱哥儿去省城参加战友婚礼,他爹非要跟着去。

莱哥儿知道打仗的事儿多少给他爹留了点后遗症,不然这老头子怎么舍得挪窝儿,他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儿也就村口。

去就去,反正宾馆钱都是他战友掏。

城里习惯不一样,婚礼还没到呢酒店大堂就挂上横幅红布,还摆了一人多高的大照片。他爹瞅了瞅,指着照片说:”哪个是你战友?”

“……左边那个。”

“真是一对儿,家都住动物园吧。”

“……那也是我战友。”

进了房间,他爹说:”不说酒店都大床么?咋整了俩小的,还不如咱家那土炕。”

“我说跟我爸一块儿来怎么跟人要大床房啊!”

他爹进了洗手间,不知怎的把帘子拉开了:”这洗澡的地儿咋都是透明的?”

“人家这叫情调。”

“得,你晚上就搁这洗,让你爹我也知道啥叫情调。”

“爸!”

新郎听说他来了,晚上特地来请他吃饭,一块儿来的还有个头发都粘成缕的糙汉。三个人激动得都笑劈了。

“吉姆利!”

“莱哥儿!”

“阿拉贡你也来了!”

“小莱子好久不见!”

他爹不知道闻出什么味儿来,拉住他悄悄儿的问:”那不洗头的是哪个?”

“就看过你照片那个。”

老人家一脸高深莫测。

莱哥儿又给他们介绍他爹。四个人坐下喝酒,他爹还记着那罐头厂,喝了两杯就提起来了。阿拉贡到也干脆,拍着胸脯说让老丈人安排下。莱哥儿他爹也知道自己在这他们放不开,又聊了几句回房去了。

长辈一走哥儿几个就和猴子放回山了似的,带色儿的一咕噜接一咕噜,把服务员臊得脸通红,放下酒就跑。

莱哥儿他爹等到半夜都没见儿子,下到大厅一看,三个人还在那儿腻歪呢。吉姆利喝得都对眼儿了,拉着莱哥儿胳膊大着舌头说:”你个童子鸡,也、也该找个媳妇儿了……”

阿拉贡稍微好一点,还能看见人,揽着莱哥儿肩膀说:”咱小莱子是要给人当媳妇儿。”说完还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莱哥儿脸红红的,正被一边一个醉汉扯得直晕乎,瞅见他爹来了一晃神就站了起来。

“爸。”

哐叽,吉姆利歪地上去了。

阿拉贡拿起杯子:”叔、叔……咱再干一个!”

莱哥儿他爹二话没说,开了一瓶二锅头给阿拉贡倒上一杯,余下的一仰脖子,干了。瓶子往桌上一放,面不改色心不跳。

阿拉贡竖起大拇指,端起自己那杯就喝,刚喝一半就出溜桌子底下了。

“爸,怎么办?”

莱哥儿他爹用下巴扫一遍地上两个,说:”开个大床房去。”

第二天一早,吉姆利刚醒就发现自己和阿拉贡抱着睡一张床上,俩人全身脱得只剩下内裤。

正大眼瞪小眼呢就听手机震天响,阿拉贡接起来还没说话就听那边河东狮吼:”你昨晚上哪儿疯去了别以为假冒战友聚会鬼混我不知道$%@¥#”

吉姆利看着阿拉贡在那”嗯”“是”“我错了”正幸灾乐祸呢,他这边手机也响了:”这婚,你是结还是不结了?”

“别别别亲爱的你听我解释……”

莱哥儿发现这几天他爹一直心情特好,连他又往礼金袋多放了两张也没皱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