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8

吉姆利婚礼那天可热闹了,婚车一溜儿的不是宾利就林肯。莱哥儿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挖矿的就是土豪啊。”

阿拉贡摸着下巴上的胡渣直砸吧嘴:“早知道在部队吃肉的时候就不让着他了。”

莱哥儿他爹悄悄掐儿子腰:“咋的?羡慕人家排场啦?”

莱哥儿乐:“我又不结婚,羡慕啥。”

车一停酒店门口,鞭炮放得震天响,新娘子踩着一地红彤彤的鞭炮皮往里走,好几寸的跟儿晃悠得人心直打颤。眼见到了台阶儿前了,脚一歪人就扑过去了。得亏新郎手脚快,一伸手接住了,在场人哗哗直鼓掌。

新娘用蒲扇似的大掌撑着新郎胸脯站直了,娇羞看他一眼,见他脸色印了个血红的口红印子,登时就乐了。

司仪反应挺快:“新娘子投怀送抱,新郎咋还害羞脸红了来?”

吉姆利吼:“我这是精神焕发!”

等进场落座,新郎新娘站台上,司仪说:“请新郎说两句吧。”

吉姆利牵着新娘子的手对着下边几十桌的人说话直磕巴:“我、我叫不紧张……能嫁XXX为妻,哦不娶XXX为妻,我今天的心情非常冲动……”

大家伙儿一边乐一边哗哗直鼓掌。旁边儿一人说:“这婚礼节目真不少啊。”莱哥儿和阿拉贡笑得肠子都要抽筋了。

到双方父母讲话场面终于正常了,吉姆利他爹一副大老板派头,挺个啤酒肚说了十多分钟,等他放下话筒掌声比之前都热烈。

轮到新娘她爸,老头儿拿起话筒啥没说先哭了,惹得新娘和她妈也哭。底下坐着的大姨大妈小姑娘们也哭,眼瞅着婚礼要变丧礼。司仪左说右劝不管用,最后还是新娘说了一句:“爸妈放心,我会幸福的。”满场掌声响了老久。

莱哥儿正鼓掌,瞧见他爹坐一边儿呆呆的,过一会儿给自己倒了杯白酒,默默喝下去。他心里一酸,从桌布底下伸过手去握住他爹的。

他爹说:“我没事儿。”

莱哥儿忽地明白,他爹这是想起他妈了,顿时心里特不是滋味儿。

一桌人聊天儿喝酒,好容易挨到程序都走完了,新郎新娘挨个儿桌子敬酒。双方亲友气势汹汹,没过一小时新郎亲戚倒下一半,剩下几个在台上扯着衣服吼:“死了都要爱 — — ”新娘那边几个亲戚还在补妆。

吉姆利临时抓莱哥儿当外援。对着一群姑娘莱哥儿也不好意思太过分,半小时灌倒七八个,剩下两个晕乎乎的又不肯放他走,干在那儿墨迹。莱哥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听她俩白活,隔着老远看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妈坐他爹身边儿直往身上靠。莱哥儿登时就要急,可眼瞧他爹说了几句什么那人一扭头走了,心里又松了口气。

晚上莱哥儿把他爹推床上,骑腰上扭了好半天才消停,末了他趴老头儿胸口,喘着气说:“你放心,我会一直陪你……”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