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9

接到阿拉贡电话的时候莱哥儿一个人在家扫院子,他爹跑隔壁村老哈家下棋去了。阿拉贡上来就说“我带我老丈人到你们村看梨去!”

“啥?”莱哥儿以为他早把这事忘了呢,一点儿准备也没有。

“我们快到你们村口了,过会儿你来接一下。”

阿拉贡一挂莱哥儿忙打电话叫他爹回来,自己换了身体面衣裳往村口去了。

等了有小半个钟头,来了一辆别克商务。阿拉贡拉开门叫他,莱哥儿上了车一看,前排坐了俩人,西装革履的一看就是城里人。一个看着年纪和他爹差不多,秃脑门,一脸忧国忧民;另一个年轻的斯斯文文,戴副金边眼镜。

阿拉贡说:“这是我岳父,这就我战友,小莱子。”

莱哥儿听他说过他家人,忙说“爱叔好。”

爱隆一本正经的和他握手,完了和秘书说:“小林,今天的事做好记录,回去给我写个计划。”

“好的爱总。”

莱哥儿心里直打颤。

车开到桃子家林子边儿上,莱哥儿说:“这是俺们村儿最好的一片梨子林。”

几人下车,爱隆说:“小林你尝尝。”

“好的爱总。”

莱哥儿摘下一个来给那年轻秘书,他咬了一口嚼了半天才咽下去,推了推眼镜说:“薄薄的梨皮在唇齿间破裂,清甜的汁水将淡淡的涩味驯化,清脆的果肉带来咀嚼的快感,化作一曲悠扬的丝竹之乐,在口中回荡不绝。这天然的美味蕴含着乡村人对自然的热爱和感恩……”

莱哥儿目瞪口呆,心说这大老板的秘书果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那边爱隆说:“说人话!”

“好吃爱总。”

又看了几家的林子,到了问价儿的时候,莱哥儿多长了个心眼儿:“这我可做不了主,得等我爸回来,要不您先到我家坐会儿?”

到了家里,落了座上了茶,爱隆指着柜子上摆的一只树根雕的鹿说:“那是哪儿来的?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哦,那是我爸雕的。后院还有好多,您要是看好……”

说曹操曹操到,莱哥儿他爹拎着一只鸡就从外边进来了,看见爱隆:“哟,我说谁呢。”

爱隆也一脸扫兴:“是你啊。”

“这么多年没见,你咋秃瓢了?”

“还说呢,你不也回家种地了吗?”

莱哥儿和阿拉贡丈二和尚似的摸不着头脑,俩老头儿和没事儿似的杀鸡摆酒吃饭。

吃着吃着又谈价钱。

莱哥儿他爹报了个价,爱隆拍桌子就起来了:“抢钱啊!又不是你家的梨!”

“不是我家的才要卖高价儿呢!反正全省我们村儿独一份儿,你爱买不买!”

爱隆又泄气坐回去了,琢磨了会儿说:“你给让两成。”

“不成,你今儿耽误我事儿了,不然还能赢一只鸡呢,就这只还给你吃了一大半。”

爱隆把筷子上夹着的鸡腿儿一放,手撑着大腿说:“你赖不赖啊。”

“不赖当年能救了你吗?”

爱隆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天想起来了,跟他秘书说:“这段别记了。”

“好的爱总。”

“要不让一成五?”

“一成,再送你只鹿。”

“谁要你雕的破玩意儿!”

到底还是按这成交了。

走的时候爱隆一边摇头一边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再不来了。”

莱哥儿跟着他爹送出去,还说:“您慢走,您再来玩。”

回头阿拉贡问他老丈人:“爸,当年是怎么回事啊?”

“哪有怎么回事?我那是让着他!”

莱哥儿问他爹:“爸,当年你还有那本事救人?”

他爹一脸高深莫测:“你还太小,跟你讲了也不懂。”

“……是你太老”

“小子反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