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暴君和他的小灯神 1

夜幕笼罩下,风沙息止的沙漠冷冷清清,一轮圆月独悬在空中,分外孤寂。一天的征伐过后,瑟兰迪尔王百无聊赖的翻检着下属白日送来的战利品。“沙漠之君”的威名远播这一片的大小城邦,谁不知道,这位专横跋扈的君主最爱各种奇珍异宝、飞禽走兽,每次占领过后,他的将领便忙不迭的清点搜刮来的宝贝,进献给他们挑剔的王。

“这一次真没有什么好东西。”

瑟兰迪尔想着,将一只素银酒杯扔回箱子里。若不是这座小城处在两河交汇处,地理上还有些价值,他根本不屑于攻占这个又小又穷的国家。

“大概只有这个还算能看。”

他从箱子底部捡出一盏黄铜油灯,灯的样式很老,精致的雕纹间没有一点灰尘,看来它的前主人很珍惜这件宝贝。他轻轻晃了晃,黄铜把手把指环磨得吱吱作响。

“里面是空的,看起来很久没点过了。”

瑟兰迪尔举起灯对着光线看了看,又摸了摸表面的纹路。刚想把它放回去,灯嘴突然冒出一缕白色的轻烟,飘到空中久久不散。

眼看着烟雾在半空中聚拢成一团,而壶嘴冒出的烟还在不断的增多,直到浓烈得仿佛有了实体,转眼间烟雾染上了颜色:从上半的淡金向下过渡成雪白,依稀显出人的身形。

瑟兰迪尔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的刀,他皱眉看着一个少年从烟雾中现身,厉声问道:“你是谁!”

少年没有被他的口气吓到,在半空中伸了一个懒腰,轻轻一跳,双脚落了地,雪白的衣袍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飘动。

“别这么紧张嘛!”他向后理了理金发,湛蓝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我叫莱戈拉斯,是这盏灯里的灯神,是你把我放出来的哟!”

少年说完开心的一笑,樱色的唇瓣弯成月牙的弧度,瑟兰迪尔觉得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沙漠上自古就流传着魔神的传说,但他不知道魔神竟拥有如此美丽的外表。

“你有什么要求吗?”少年依旧笑着说:“我已经困在里面好几百年了,多亏了你才能出来,为了答谢你,我可以用法力帮你做一件事。”

确定对方并无恶意,瑟兰迪尔又恢复了平日倨傲的姿态,他坐回到王座上,将刀摆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交叠双腿摆出放松的姿态。

“你能帮我征服更多的领土吗?”

小灯神似乎有些意外,愣了一会儿才回答:“不能。”

“你能帮我得到全天下的财富吗?”

“呃……也不能。”

“那你能帮我收集全世界的奇珍异宝吗?”

“不能。”莱戈拉斯像是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手腕上的金镯发出叮铃的响声,“哎呀!你这人不要那么贪心嘛,许简单一点的愿望不好吗?”

“那你能为我做什么?”瑟兰迪尔交叉双手,居高临下的问道。

“比如……变个东西什么的?”少年眨了眨眼,右手一打响指,手中忽然多了一只苹果,他轻轻一抛,苹果在瑟兰迪尔眼前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他手上。

“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能浪费。” 莱戈拉斯三口两口把苹果吃完了,拍拍手,“你想好愿望了吗?”

瑟兰迪尔沉默不语,视线在少年精致的面庞和紧致的腰腹间徘徊,直看得莱戈拉斯心里发毛。

“我收集了很多珍奇的动物,有的很难驯服,你能帮我变出一条坚固的锁链,好困住它吗?”

“这个没问题!”莱戈拉斯送了一口气,双指一弹,手上就多了一条铸铁锁链,粗大的链条一头连着沉甸甸的镣铐。

“不但要坚固,还要足够长。”

莱戈拉斯双手一拉,链条自动长长了几倍,哗啦啦的在地上堆了几圈。

“这样太难看,配不上我的宠物,我还要它华丽精美。”

莱戈拉斯双手一拍,锁链变成了金黄色,镣铐上还雕上了纹饰。

“不能太重太粗糙,会伤到我娇贵的宠物。”

“你这人真麻烦。”莱戈拉斯嘟囔着搓了搓手,链子变成了手指粗细,镣铐内圈甚至垫上了一圈柔软的天鹅绒。

“呈上来。”

“这家伙架子真大!我可是魔神耶!”莱戈拉斯心里发着牢骚,但一想自己马上就能自由了,这点点委屈也就不算什么了,他双手捧了链子,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

“怎么能知道好不好用?”瑟兰迪尔用力拉扯着链条,像是在试它的硬度。

“肯定好用,这个扣上连我自己都打不开。”莱戈拉斯拍着胸脯保证。

“真的?我要试试才行。”瑟兰迪尔仍然满脸的狐疑

“没问题!不过用什么试啊?”莱戈拉斯正想四下找找可以用的东西,忽然听到咔嗒一声,低头一看,镣铐已经扣在他的脚上,在魔力的作用下自动缩到了适合他脚腕的大小。

“你做什么!”莱戈拉斯跺着脚,带得锁链哗哗直响。

“这里没有别的活物,只有你了,”瑟兰迪尔弯腰查看脚镣的牢固程度,接着牵起链条的另一头,锁在自己王座的立柱上,“让我试一下这东西是不是像你说的一样好用,等我满意了就会放你走。”

“混蛋!”莱戈拉斯一屁股坐在羊毛地毯上,扭过头去不看笑得像只狐狸的瑟兰迪尔,可是除了鼓着腮帮子生闷气,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瑟兰迪尔忍住笑,拍了拍手,两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应声进门行礼。

“叫加里安送点吃的来。”

很快就响起一阵脚步声,和重物放到木板上的声音。鼻尖突然嗅到瓜果的清香,撩得人心里痒痒的。莱戈拉斯忍不住扭头,屋角的矮几上多了一大盘新鲜水果,紫红的葡萄、嫩黄的香梨、碧绿的甜瓜好不喜人。瑟兰迪尔正用小刀切下一片哈密瓜,用两指拈起来,轻轻一咬,橙黄的果肉发出脆响,莱戈拉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你不吃一点吗?”瑟兰迪尔故意拿起一串葡萄晃了几晃。

“哼!”

小灯神正想接,脚下的链条一响,他忽地想起自己正在生气,一嘟嘴把头扭回去了。

瑟兰迪尔忍俊不禁,却故意不动声色,让小家伙自己冷静一下。他刚坐回王座便看到几只香梨在空中排成一条线,慢悠悠的飘向另一边。瑟兰迪尔笑了笑,拿起几张卷宗翻看起来,假装没听到咔嚓咔嚓的啃咬声。

等他看完所有的公文,莱戈拉斯已经躺在地摊上睡着了。瑟兰迪尔走到他身边,看着他的侧脸。熟睡的小灯神毫无知觉,长睫随着呼吸微微翕动着,细白的手指埋进长长的绒毛里,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人类少年。瑟兰迪尔静静的看了片刻,拿起自己的披风盖在少年身上,转身去了自己的寝榻。

莱戈拉斯直睡快到中午才醒。阳光照得他有些热,小灯神伸了个懒腰坐起身,忽地被眼角瞥见的东西吓了一跳。屋子里多了一只浑身黝黑的豹子,浑身舒展的趴在屋子一角。豹子看到少年醒来,懒洋洋的踱到他面前,一双澄黄的眼睛直直盯着他,深灰的瞳孔眯成两道竖线。莱戈拉斯刚想夺路而逃,忽地想起自己的脚还被链条拴着,只好留在原地和豹子大眼瞪小眼。眼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大家伙一步步靠近,无数个念头闪过莱戈拉斯的脑海,从被咬疼不疼到自己大概是第一个被野兽吃掉的魔神,当他终于想起还有魔力可用时,黑亮的鼻头已经凑到了胸口。黑豹对莱戈拉斯上下嗅了一番,伸出粗糙的舌头舔舔他的脸,收起后腿在他身边趴下了。

“诶?”

瑟兰迪尔一处理完军务就回去看他新抓到的小宠物,进门便看到一神一豹玩得正开心。准确的说,是莱戈拉斯自己玩得正开心。他不知从哪变出一块肉,在黑豹面前晃了晃,等它睁开眼了就往屋子另一边一抛,示意豹子去追。黑豹轻轻一跃,身子一扭,未等肉块落地就毫不费力的叼住了。莱戈拉斯开心得直拍手,随手又变出一块肉。

“萨法赫已经吃饱了,别再喂他了。”

莱戈拉斯看起来有点扫兴,一打响指,手里的肉消失了,但很快又兴致勃勃的问:“萨法赫是他的名字吗?”

“是的,萨法赫是我养得最久的宠物,也是个忠实的伙伴。”

瑟兰迪尔坐到王座上,黑豹起身,迈着骄傲的步伐走到主人身边,蹲下身让瑟兰迪尔抚摸自己的脊背。

莱戈拉斯看得眼睛发亮。

“我可以用逗猫草逗他吗?”

瑟兰迪尔微笑不语,手上的力道大了点,让萨法赫不满的喷了声鼻子。

“你不饿吗?想不想再吃点东西?”顿了一下,瑟兰迪尔问道。

“倒是不会饿啦。”莱戈拉斯摸摸自己的腹部,那里昨天装下了几乎一盘水果,却还是平坦如初,“不过好吃的当然不能拒绝。”

瑟兰迪尔拍拍手,仆从们接连端来几个大盘子,这次不仅有水果,还有烤成金黄的家禽和乳猪,甚至还有少见的鱼汤。

“哇 — — ”小灯神的眼睛直放光,“这些都是我的吗?”

“都是你的,随便吃。”

“太好了!你真好!”

瑟兰迪尔欣然接受了他的称赞,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其实不等他示意,莱戈拉斯已经迫不及待的抓起了烤肉和甜瓜。沙漠之君微笑着看着小灯神大快朵颐,捕猎的最终目的当然是占有,但他不屑于强取豪夺,更不介意用一点小手段,让猎物心甘情愿的自投罗网。

莱戈拉斯风卷残云一般的扫去满桌食物,直到大半盘子都见了底才满意的咂咂嘴。他抓起几颗葡萄扔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其实你这个人,只是贪心了点,也没有我开始想的那么坏嘛。”

瑟兰迪尔笑:“就因为给你好吃的吗?”

“不只是这样,”莱戈拉斯呸呸吐出几颗葡萄籽,口齿清楚了一些,“黑豹是沙漠上的圣物,没有纯净之心的人是没法驯服它的。所以你一定不是坏人!”

瑟兰迪尔哈哈大笑,他听过无数诋毁,也听过无数赞美,这恐怕是其中最站不住脚的一个。

“而且,你长得还有点像一个人。”莱戈拉斯说着,又抓起一小串葡萄往嘴里塞。

“像谁?”瑟兰迪尔伸手取过,摘下一颗葡萄,从顶端剥了起来。

“我想想……”莱戈拉斯用食指点着下巴,微歪着头思索了几秒,突然兴奋的说:“对了!像我ADA!”

瑟兰迪尔微扬了扬眉,不动声色的问:“你也有ADA?”

“当然啦!只是时间太久我都快忘了,只记得我因为什么原因和ADA分开了。我快死的时候,一个好心的神仙把我收进了油灯里,在神庙里供奉了几百年,我才成了现在的样子。”

瑟兰迪尔不语,他见惯了生死,莱戈拉斯的经历还不至于让他心生怜悯,只是少年没心没肺的样子倒让他不知该如何应答。他索性将剥好的几个葡萄放进小碟,推了过去。

倒是莱戈拉斯自己接了下去:“不过我ADA肯定不会把我锁起来。”他用葱白一样的指尖捏起两颗葡萄,丢进嘴里,没嚼两下就咽了下去,又伸出嫣红的小舌舔了舔嘴唇。

瑟兰迪尔心里一动,说:“我没有儿子,看到你就觉得亲切,只想你陪陪我而已。”说着,把莱戈拉斯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又剥了颗葡萄喂到他嘴里。

“你ADA这样喂过你吗?”

莱戈拉斯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瑟兰迪尔勾起嘴角,“他少给你的,我都为你补上。”说着又剥了几颗,放进少年樱粉的唇间。

小灯神像是真的被瑟兰迪尔宠溺的姿态打动了,靠着他坐得更紧了些,乖巧的仰起头,等着瑟兰迪尔亲昵的喂食。一阵淡淡的幽香钻进瑟兰迪尔鼻尖,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他单手搂过莱戈拉斯的腰,轻声道:“别急,还有更好吃的。”说着,他含住一颗葡萄,低头覆上少年的双唇,用舌尖将多汁的浆果轻轻推入莹白的贝齿之间。

莱戈拉斯吞下葡萄,不明就里的看着瑟兰迪尔,自己的嘴唇刚才好像被舔了,有点酥酥麻麻的,害自己一不留神连籽都咽了下去。

瑟兰迪尔见他没有抗拒,很快便故技重施。这次,舌尖与甘美的果物一同暗度陈仓,不顾阻隔舔过敏感的牙龈和上颚,直向喉咙深处探取。可怜的小舌想将不速之客驱逐出境,却总是跟不上步伐,反倒将柔软的背腹都拱手让给了敌人。葡萄在推挤间渐渐化作了汁水,将两人的唇舌都染上了甘甜。瑟兰迪尔缠住软嫩的舌尖轻咬,像在品尝甜美的果肉。莱戈拉斯则已分不清美食和入侵者的区别,情不自禁的跟着共舞,吮吸着甘甜的津液,直到几乎无法呼吸。

“怎么样?喜欢吗?”

一吻结束,瑟兰迪尔尤意犹未尽,却故意把问题抛给不谙世事的少年。

“唔 — — 我不知道 — — ”

莱戈拉斯呆了片刻才回答,他面颊微红,目光闪烁,像是在回味,又像是不明所以,却并没有推开男人的怀抱。瑟兰迪尔按了按他染上水光的下唇,说:“来,我教你个游戏,比刚才这个更有意思。”话音未毕便抱起少年,向自己的床榻走去。萨法赫看到主人的举动,悄无声息的走出了门。

莱戈拉斯抓住男人的披风,隐约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会超出自己所有的认知,自己最好拒绝,却还是禁不住好奇的天性,毕竟他被关进油灯时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

“会疼吗?”瑟兰迪尔抱着他坐下时,莱戈拉斯情不自禁的轻声问。

瑟兰迪尔有点惊讶,他让莱戈拉斯坐在自己大腿上,环住他的腰在裸露的皮肤上轻轻摩挲,柔声劝哄道:“只要你乖乖听话,就不会疼。”说罢,低头吻上他的双唇。

莱戈拉斯在瑟兰迪尔舔舐他的齿缝时配合的张开嘴,任入侵者轻车熟路的深入,喉头被舔舐的快感让他有些躁动不安,不知所措的抓紧了瑟兰迪尔的手臂。

“呜!”

莱戈拉斯在瑟兰迪尔将手探进他的胯间时猛地推开他,大幅度的动作引得锁链哗哗作响。

“那里不行!”小灯神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下身,本能的耻感让他羞红了脸。

“莱戈拉斯,我刚说过 — — ”瑟兰迪尔故意板起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不怒自威。

“呃……要听话……”

“对。如果你克制不住的话,”瑟兰迪尔的声音柔得滴水,“我可以帮你。”

说着,他拿出一卷疗伤用的绑带,将莱戈拉斯的双手举过头顶,绕到背后绑了起来。莱戈拉斯动了动,虽然不舒服,但也不疼,只好默许了这种“帮助”。

瑟兰迪尔满意的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撩起他的上衣,俯身吻上他的锁骨。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