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First Working Day

总是隔了很久过来一次,本来想要写作的欲望,在“还是应该先写一下漏掉的这些月才好”的想法下被磨灭了。

从上次在这里的自我总结后,下定了决心去医院看病,那就去了,很顺从医生地,开始服药。开始是百洛特+奥沙,最初两周反胃、嗜睡、头疼等副作用困扰着我,但是心情也在渐渐变好。两周过后,副作用只剩下嗜睡,心情好转许多,从现在往回看,当时应该也是处在一个极不稳定的恢复期,如果擅自停药或者再受重大刺激,都不一定会发生什么。还好我所处环境温柔,男友和猫都还爱我,而我坚持吃药,不听姐姐妈妈让我停药的劝说。持续去医院复诊、开药。到了三四周,我渐渐稳定下来,和医生商量后,停了让我嗜睡的睡眠药奥沙,找到和男友、同事的相处方法,不再哭不再痛苦,投入到精力满满的工作中。到现在服药大约3个月了,上次问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停药呢?医生说,When spring ends.

Sounds good.

今天是今年的第一个工作日,看剧玩游戏的两周假期过去了,今天很符合预期地无法工作。要慢慢接受自己并不是 the super man 的想法还蛮难的。毕竟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 smart 。

有一些特别碎的念头写一下。

错过了两波挣钱的势头,1是玩微博早起火起来的微博红人,用taobao变现,2是自媒体变现,无论是公众号打赏、微博长文打赏、分答什么的,未经营且当时都已退圈;可能本来也是与我无缘的。

工作上,互联网的这趟泡沫可能算是搭车搭对了,不然还在做 Genetic Engineering 的苦力吧。

今天在研究 Flow, 觉得自己那么少体会到flow可能是自己能力太低。根据心流的定义,要在高能力且高挑战时得到相应反馈,才算作心流。低能力低挑战虽说也算作“能力与难度相匹配”,得到的却是 boring 的反馈而非 flow,而我常常体验到的焦虑却是低能力与高挑战时候对应的反应。答案很明显了..

还好并不是一无是处啦,低能力者也可以通过拆解任务、分步实现的方法,体会到来之不易的心流并完成任务的。我们的存在并非毫无意义,只是不能那样随心所欲罢了。何况,分级不是断续的,是连频谱的,仅仅是“比一些人差”也会“比很多人好”的,不是说定性为低能力就低能力啦,不要妄自菲薄。

想起来初高中的时候,也是持续不断地写日记。我想除了表达欲之外,还有像上面这种总结及自我安慰技也是必不可少的吧。毕竟时常经历失败,又时常半途而废,自我总结、自我鼓励、自我安慰的技能必须是一流的才行。

有微博以后可能记录就片段化了,总结也不复存在。自我鼓励和安慰,也在微博从记事本转化为社交工具以后被自己偷偷隐藏。微博成为一个展现自我的平台以后,就更加无法自我反省自我承认,于是那变成一个光鲜亮丽、想要积极向上地讨好观看者的我。从这个分支发展开去,就彻底失去了日记的功能,然而又没有开辟新的路径。

表达欲下降以后,又傻傻地到处被迫退出圈子,退出一次重新开始一次,没有留下什么积累,也没有把“总结和鼓励”以某种方式承载下来。

可能还好现在来到了medium?

要努力才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