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 the Truth

Now I know what exactly went wrong. That is, that I have no money to make it. Not the GPA, not the Vision, even not the Courage.

我花了一个谈话的时间用来明白这些。这让我高昂了许久的斗志受到了极大的減滅。

我几乎被击垮在办公室座椅上,在深夜的沙发上失声痛哭。

我跟e说, I am crying

e说,I can image

我瞬间决堤。我在一个应激状态中度过了整整一天,在24小时以后激素渐渐退潮,我开始真实地感受到难受。

这是一种无能为力,也是一种认命。我努力找一种方法,另一种方法去跟上脚步,我内心不承认那是不可能。我要为我们的未来找到一条可呼吸的路。至少暂时可呼吸的。

我可以想一百种鸡汤去鼓励自己。就像我现在躺在地上去说我可能不行一样。

其实,我这么一个随时可以死的人,如果真的可以做点什么,又有什么不好呢?

今天真实地感到累。因为我想要的太多了,我将自己驱赶到一个极不舒适的不舒适区。我需要做的努力很多,我将要收获的也会很多。在收获的喜悦中,我将更快更多地给自己新的非舒适区,我将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我将远离无所事事带来的抑郁,也将摆脱这令人难过的生存环境。

这其实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Akanijia’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