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me

上周的某两天,是e最爱我的时候。

我能感觉到的那种爱,简直要溢出来。拥抱没有尽头,亲吻也没有尽头。我记得那种感觉,我也知道它如何发生了。

当时我们算完分数,发现我分数已经达到80+,找到喜欢的专业,定了两人都喜欢的城市和学校,一切似乎都已妥当,只等一起申下学校,拿到offer,考下雅思,一起飞到墙外,去融入去生活,去重新成为完整的自己,和对方一起。

不能说后来的变故导致他不像那时爱我了。那种爱真的是太极致,维持多一分一秒我也觉得是馈赠的。在我们仅仅为能在一起,就经历这么多的考验、磨难、难以跨越的鸿沟时,维持到像现在这样的彼此挂念并珍惜这段感情已经实属不易。

我说,我实在是太难受了。e说,我能感受。

我们遇到了这么多难事,哪能就开开心心呢。

压力简直压得我透不过气来。e好像还好,还可以有限娱乐。我整个人已经从停药以后,睡眠中也在紧张考试和英语了。

这些天下了许多决心,做了许多决定。当然,决定也是不停推翻,因为我总没有办法好好维系以前的自己,这是常态。

e 一开始就决定出国,e 一开始就决定 be an engineer, e 考察完就决定去澳洲,e 定了城市选了学校,就义无反顾,e 一开始就决定移民,e 听到许多来回的说法,说:我?我不会反悔。

而我呢,我想大学学生物工程可能是我为数不多主动做的决定吧,毕业以后的工作却让我几年难以维持温饱。是我太差啦,难以考上好的学校,工作也未能出彩,换了工作后,1年的工资抵了过去三年半的总和,我是在怀疑自己,也在怀疑人生。

我不停地推翻自己,然后重建,然后再推翻,砸碎,扔掉,再重建。而这次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次重建吧。

我最近经常记起的一件事,是我在跟J总结我自己的时候说的:

我唯一一直在坚持,并且付出最多,最不计代价,最有动力做的一件事,是谈恋爱。

就像Lois说的,爱让你不顾一切,赴汤蹈火,甚至走向毁灭都在所不惜。我说是的,这就是我。

就用这永动机去让自己成为最想成为的人吧。

我经常退却,经常放弃,经常拖延,但若为爱人,则会想尽一切办法,丢掉所有顾虑去爱,去努力,去达到。

爱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