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层社会:没有产业工人的当今中国

当大多数人陶醉于中国持续的经济增长或焦虑于中国许多或隐或显的严重问题时,他们并没有清醒地意识到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危险来自何方。

我以为,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危险是社会结构出现了巨大的断层。中国历经30年的改革与经济增长,历经30年的工业化与城市化,却并没有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工人阶级,从而在以农民和农民工为主体的底层民众与受过中高等教育的城市工薪阶层之间存在一个巨大的断层。

对于农民与农民工,我们都有非常明确的概念,就是身份是农民而从事农业或工业生产活动的劳动者。这一群体比较容易识别与界定,内部差异性也很小,同质性较高。而城市工薪阶层则是一个分布较广的群体,内部差异性较大。小职员、低级公务员、企事业单位的技术人员、管理人员和营销人员等凡受过中高等教育的劳动者,都居此列。他们的价值理念、收入水平、生活方式都存在较大的差异。其共同点在于他们具有一定的教育背景,有起码的知识及相关技能,大部分成长于城镇,具有城镇户口,并对城市具有归属感。

就中国现代化道路或者社会转型而言,城市工薪阶层理应是当之无愧当仁不让的“先锋队伍”,也许由于种种原因,它还无力承担,还不能发挥出有效的作用,但也只有它才可能承担。因为,在中国当今社会的所有阶层中,这一阶层与自由民主价值的契合度高,也最容易掌握构建现代民主社会所需的技术与管理手段;也只有这一阶层才能进行有效的沟通而达成协同,虽然他们之间也存在重大的分歧。然而,城市工薪阶层对自由民主社会的诉求,对更加公正平等社会的诉求,却得不到底层民众的响应,得不到农民与农民工的响应。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诉求才能被轻易压制,从而被引诱、被纳入到完全追求物质的获得而忙忙碌碌与沉迷于感官的愉悦,而抛弃了甚至忘却了对自由的诉求。

城市工薪阶层潜藏的诉求得不到底层民众的响应,其原因在于工薪阶层与底层民众之间缺乏联系与沟通。这个只需要简单地想一想就明白了。在计划经济时代,所谓的“臭老九”,也就是现在工薪阶层的前身还与所谓的“领导阶级”、“工人老大哥”有一定的联系,能够有一些沟通和共同语言;而现今,工薪阶层可曾与农民工与农民有一丝的联系?那些在“血汗工厂”的技术管理人员会与农民工有任何生活上的交往与精神上的联系吗?没有,绝对不可能。对于“农民工”而言,“血汗工厂”不过是铁打的营盘,而他们则是流水的兵。他们对那个工厂不会有丝毫的归属感,对其所寄居的城市更不会有归属感。而工薪阶层则相对稳定。所以,这两个阶层不会有发生任何联系的需要。如是,城市工薪阶层与农民工相互之间存有巨大的鸿沟,缺乏沟通而隔膜与相互抵触。从而,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出现巨大的断层,城市工薪阶层没有落脚点,被悬吊在空中。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就在于中国是二元社会结构,农民不仅是一种职业,还是一种社会身份。农民工就是以农民的社会身份在从事工业生产活动。如是,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与工业化的同时,农民工就始终不能转化为城市产业工人,没能形成一个本应形成的与中国庞大制造业相适应的产业工人群体。而这个群体是可以与城市工薪阶层具有联系的和能够产生响应的。

这种有着巨大断层的社会结构,会带来方方面面的严重后果。在经济上,由于缺乏一支素质不断提高的产业工人队伍,人力资源状况得不到改进,中国的产业结构难以升级,始终处于国际分工的底层,从事着低附加值的加工产业。致使中国经济不能获得持续性的和提升性的发展。“血汗工厂”过去是,历经数十年依然是我们的比较优势。由于农民工的高流动性,其最简单的技术积累都难以保持,所以这种优势很容易被替代与消失。一个荒唐的事实是,中国有着规模巨大的制造业,许多工业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号称“世界工厂”,却没有相应的产业工人,形成了一个以外输技术、应用性人才与农民工组合起来的生产模式,不能不说是相当的变态与扭曲。在其他国家的工业化道路中找不到第二例。这种低劣的发展模式竟然还被一些人堂而皇之地称之为“中国奇迹”。

在社会结构方面,由于缺乏产业阶层,城市工薪阶层很难发展为中产阶级。因为中产阶级必须成长于产业阶级之上。没有众多的蓝领工人,又怎么可能产生出占人口多数的白领阶层呢?中国现在有了许多的中高收入者,不过据说才占了总人口的5%。中产阶级不仅意味着收入是中产的,同时还意味较大的人口比例。5%的中高收入者哪里谈得上构成一个中产阶级呢?怎么也要60%以上才能构成一个中产阶级吧?而这么大比例的中高收入者,不能只从工薪阶层家庭中产生,少能从农民工与农民家庭中产生,而应当多从产业工人家庭中产生。另外一方面,以农民工为主体劳动者的“血汗工厂”这种普遍的经济模式也难以支撑起一个中产阶级的产生。

在政治上,随着中国经济与社会各个方面与各个层面形势越来越严峻,问题越来越严重,矛盾越来越激烈,城市工薪阶层与底层民众对社会的不满不可能长期被压制住,它们最终会寻求出路而释放出来。如果我们现在无动于衷,那么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两个阶层会出现相当大的分歧而至使整个社会断裂,就像一艘有一处脆弱横断面的巨船,在风暴的冲击下会断裂一样。我的判断是,城市工薪阶层的主流会倾向于建立个人的独立性,而底层民众仍然会从传统文化中汲取力量,渴望出现强人来带领他们开辟一个新的世纪。城市工薪阶层的主张得不到底层民众的响应,而一些精英很可能会去迎合与利用民众渴望强人的弱者心理。

2008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