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反對文化的核心價值】

回顧好幾年前尖沙咀D&G店向市民公開道歉,禁止拍照的風波似乎告一段落,但禁照所帶來的啟示卻值得我們思考。

港客<陸客

當年禁止港人在店外拍照所觸發的第一種反應是歧視港人,而歧視港人與擁帶大陸人這個二元對立的背後,是關乎港客與陸客的購買力。

眾所週知,大商舖或俗稱名店的售貨員(高級一點的稱謂就是營業代表)一向都是白鴿眼:睇死你無錢買野。這種態度非一時一刻的事,但為甚麼要到幾年前才開始爆發呢?

如果被受歧視的港人是針對殖民主義以商業或經濟利益對曾被殖民者進一步/新一輪的欺壓,為甚麼又要等到這一刻才反抗呢? 大部份參與這場杯葛遣責行動的人士對香港殖民統治政策的感受及認知有多少?大部份在場的人士均手執iphone、身穿外國時興牌子的牛仔褲、手挽D&G死敵的名牌或A貨手袋,後殖民主義意識(postcolonial consciousness)顯得肢離破碎。

反對文化

反對D&G禁照霸權的核心與「港人自大」的心理不無關係。

正所謂「憎人富貴、嫌人貧」,這個寫照豐富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末一班社會學學者撰文揶揄港人「大鼻子」的形象。

大香港主義與大美國主義規模可能有差別,但性質上可能差不多。以香港為中心看世界的香港人自然承受不了被人「厭棄」、被人「嫌貧」的現況;反撃,勢在必行!

本人贊成高舉反霸權,甚至反對「非黑即白」、「不同意即反對」那類簡化式的霸權邏輯(reductionism; dualism)。

反對歧視背後的權力(power)和理性(rationality)是必須要的。

但我們怎樣擴展這種反對不公義的態度至社會其他層面上,或怎樣以實際行動為處於水深火熱中的貧窮人、被社會制度壓迫及剝削的人發聲?

這班人為了糊口,連買A貨的餘錢也沒有,更何來有時間走上街參與反霸權行動,他們每天營營役役,在我們身邊擦過,是一班看得見卻又好像看不見的群體(invisible community)。

反對不公義、反對歧視、反對霸權的行動,終令D&G霸權向群眾低頭致謙。

盼望民眾的力量(people power)有天能轉化成動力,為社會上受屈的貧窮人,不但只爭一口氣,而是帶來生活條件上的實質改變。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Snufkin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