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時間旅行的創作題材

1985年,《回到未來》首部曲電影上映,以此帶起了電影題材中以穿梭時空、改變因果為主的題材,此後四十年相關的影視作品絡繹不絕。

若以科幻小說的角度來看,關於時空機器改變因果的作品,當以1895年 H. G.威爾斯的《時間機器》為開山始祖。

時間機器

#單線式時間觀
在早期作品中,著重於某種線性發展的世界觀,主角們在一條歷史的長河中忽前忽後的去調整歷史長河的軌跡。

在這類作品中,存在即合理,即使未來人修正了過去,歷史也會自己適應性的調整。

《魔鬼終結者》中,試圖引發時空矛盾,從未來殺死過去的人,但反而促成了未來發生,也是經典的封閉式單線時間觀代表。

蝴蝶效應

#多元混亂時間觀
這個單線式的時間因果世界觀,在《蝴蝶效應》之後有了更豐富的表現性。《蝴蝶效應》的主角透過日記回溯童年,試圖干涉各種童年的悲劇,找尋身邊每個人的 Happy ending,但他越搞越不幸。

在《蝴蝶效應》裡,碰觸命運的人,承受命運的折磨。

在這種多元混亂時間觀中,改變過去因果,返回原來時間時,因果會大幅改變每個人,甚至有人可能未曾出生,主角可能跟別人的命運互換成了殘廢,這種命運的懲罰像是讓 A時空的角色意識跑去了B時空一般,物理條件會大幅變化。

從此玩弄時空因果的風險大增,未來人搞飛機的風險很可怕der。

明日邊界

#平行世界線與輪迴
在《蝴蝶效應》概念廣為創作者接受後,時空因果的作品更豐富了。出現了兩個創作概念的分支,一個是「輪迴」,一個是「平行世界」。

阿湯哥主演的《明日邊界》是改編自日本作家櫻坂洋的輕小說作品《All You Need Is Kill》,講一個軍人無限重生在戰場上,最後改變了整場戰役(一條命無限 save & load 打通關)。

在日系遊戲作品(也有改編動畫)中《命運石之門》很專注的探討平行世界變化,將電子郵件發送到過去這一時間機器的功能為梗,改變主角們處於不同平行世界線。

九回:時間旅行

#回溯固定時空的旅行
在平行世界中,記憶不會共通的設定,後來韓劇《九回:時間旅行》打破了,韓劇《九回》的主角透過神祕的西藏線香,可以回到20年前的那一刻,而且《九回》一點都不怕時空矛盾,用力的讓未來主角與過去主角相遇。

在這類「回溯固定時空」的時間旅行故事中,主角的時間線與過去的時間線有某種同步關係,也就是說過去的改變不會一瞬間影響未來,而是依據某個被定錨的時間點、時間長度開始,未來才會跟著改變。

韓劇《信號》、《隧道》也採用相同的時空旅行世界觀,記憶可能會改變(但有機會回憶起來),旅人會察覺過去與未來的時間存在某種同步性。

Netflix 最近有幾部時間旅行相關的作品,《Timeless》是很古典的單線式世界+蝴蝶效應。

Netflix《時空旅行者》

《時空旅行者》是類似《魔鬼終結者》一般,未來人投放意識附身到現代人身上,要改變過去,但同時也不斷的在改變著未來的時間線,以致於後續到來的未來人的認知,與較早抵達的未來人產生了認知落差。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