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末日後的幻想題材

城市成為廢墟及狩獵場,荒野充斥暴力與死亡。
當文明崩潰之後,除了生存,還會有什麼事是必須計較的?

這篇文章閒談一下我最愛的創作題材,「末日幻想」。

等等,你一定會想問,那到底是核災變、隕石落、大海嘯、病毒擴散、地殼變動還是超能力肆虐造成末日?

喔,這些不是今天要談的末日幻想的重點,今天我們會比較鎖定「末日之後,文明崩潰之時,人類如何面對一切」的作品。

首先跟大家推薦戈馬克麥卡錫的小說《長路 The Road》,孩子出生的前幾夜,世界因不知名的災難產生劇變,舉目所見只有冰冷的雨雪、無盡的黑暗,一對父子在廢墟之間踽踽行走,朝南方海岸前進,希望在那裡尋得一線生機。

這是很經典的末日後作品,主角不是動作片英雄,會飢餓、會受傷、會死亡,但他面對無秩序的黑暗荒野,為了孩子,保持最後一份人性與父愛。

這類末日幻想中,人類呈現幾種模式。

#自我封閉者
一是封閉自我,尋找一個孤獨的角落拒絕整個世界。有時候這些人只是傷心難過,遭受精神重創而選擇逃避現實。他們也可能願意在主角旅途中伸出援手,或者提供暫時的庇護。

《長路》之中,經典的形象是一個塞滿食物、生存物資的農莊,但若真的遇上這類親切的自我封閉者,也要小心,你不知道他的地窖打開,是不是一堆吃剩的旅人骨頭……

有些作品中,當又病又倦又餓的主角們意外發現豐富的物資的無人庇護所時,那短暫的舒適,也會讓主角們起心動念,想要逃避世界,成為自我封閉者。

#依附者
終日惶惶不安但渴望生存的人,他們以弱者的姿態尋找可攀附的強者,這類人願意為強者與可依靠的規則奉獻一切,通常會聚集起來形成奇特的道德觀部落。

在電影《奪天書》中,大壞蛋卡內基要奪取聖經,登高一呼成為號招群眾的基礎,末日中的依附者需要支持內心世界的基石,他們還渴望希望,但需要強者作為領頭羊。

#荒野蠻人
圈地為王的暴君,他們不要合作、不要依附,不考慮未來也不關心文明的重生,暴君掠奪文明最後的養分,服務他的慾望。

《瘋狂麥斯-憤怒道》的電影中,依附荒原霸主不死老喬的那些血色蒼白人種,某方面來說就是經典的荒野蠻人。荒野蠻人不太關心這世界怎麼了,強者的規則就是他們世界的中心,無關乎原來文明世界的道德。

#守望者
最後當然有守望相助者,他們試圖建立末日庇護所,除了前期存活的困境之外,也積極的蒐集知識以及重現昔日文明的種種事物。

守望者的故事通常聚焦於末日庇護所中,末日背景下的團體規則通常是劇情的焦點,末日的烏托邦適合民主嗎?還是需要英雄的獨裁?

或者你想像的烏托邦其實只是一場騙局?
《羊毛記》、《決戰猩球》的故事很經典的演出末日庇護所劇情。

當然,對於守望者而言,生存之後最重要的遠程目標,就是文明的復甦,這類故事多半也隱藏的理想主義的左派觀點。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