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想:我們

openresource

因為工作緣故,我不時需要產出一些資訊類廢文,某指南、某攻略,生活各面向的小技巧等。這幾天不無驚訝的發現,探討「台灣人哪些特色讓XX人好驚訝」的文章,點閱率高得出奇,雖然知道「在某國人眼中的台灣」很受歡迎(畢竟偏激如我,在看到英文原文時也自動點開了,但可以作到其他熱門文章三倍餘,仍有些始料未及。

說到底,這種文章的切點並不特別吧?不過符合了人類「想被了解」的欲望,對於他人如何凝視、如何詮釋的好奇,在目光流轉之間,逐漸證成自我的存在,這是心理學、社會學都讀過的老生常談,說破了並不稀罕。

只是放置在台灣/台灣人的文化脈絡來看,這種「看與被看」的文章成為焦點,卻使我心中有些酸楚,生在這個被截頭去尾,失落了過去與未來的島嶼,我們是多麼渴望被看見啊,我們是、多麼渴望在那些無關緊要的世人眼裡,看見我們靈魂的碎片,彷彿來自世界各地面孔迥異的他們多說幾句,就能一點一滴拼湊出難以證成的自己。從建築、街景到車流,每一分配色、每一塊花磚、每一寸土牆的裂縫,每一句外地人的褒貶,都讓我們生出了「原來如此」的感慨,縱使多是錯覺,也無妨。

這也是我玩《返校》的強烈感受,當跟著方芮欣的腳步一步步迎向未知(但那些未知其實都是「已知」,只因為某些變故而為人遺忘),面對他人傳誦、耳語與悲怨,我們嘗試穿梭在台灣的大街小巷,往來於家庭、學校與廟宇之間,那種懼於面對過去,卻克制不了探勘自我的渴求,那種混合了興奮、逃避、莞爾與了然的複雜溫情,就是點閱率狂飆的原因。

因為我們多是無主幽魂,飄盪在這個改弦易轍、為人移花接木的故土,因為舌頭已經被人拔去,只能在本地說著異國的語言。「我們是誰呢?」但願那份探問的悸動 — — 把自己從記憶深淵裡贖回來的渴望,能夠保存得長久些、力道強健些,長久強健至,不必依傍「某某人之眼」就能看見自己,也不需競逐「某某人之口」的稱讚,就能認同自己,就算忘記了,也不會害怕想起來。

讓我們就是我們。



本文發表於BIOS Monthly,2017/03/14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在虛無飄渺間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