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 Jū-hông

台文對我來講就像是歷史建築一樣。有人嫌它老、有人嫌它不好看、有人嫌它沒用。但這個曾經是台灣第一份發行報紙所使用的文字,如果再不珍惜它,將會與被拆除的老建物一樣,只能用檔案來憑弔了。

Soo Jū-hô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