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週】2018威尼斯馬拉松-不平靜的33歲

秋季的威尼斯,空氣中殘存雨水來過的溼氣,雙腳紮紮實實踩在威尼斯街道,每一步落在石板路上的步伐,如針般刺痛腳底板神經,但疼痛喚回甫處在異國街頭中仍感到如夢似幻的自己,一切感受頓時變得真實許多。

每年10月份是威尼斯馬拉松登場的日子,從1986年至今已邁入第33屆,算是歷史相當悠久的賽事。

「橋城」魅力

威尼斯馬拉松起跑處設在Stra小鎮,整體路線算是平坦,跑在布倫塔河( Brenta river)堤岸會看到數十間 Venetian Villas座落岸邊,18世紀時,這裡是有錢有閒的貴族喜愛的渡假勝地,位在Stra小鎮上的還有皮薩爾別墅(Villa Pisani),不少歷史名人都曾在這間別墅被接待過,1934年墨索里尼和希特勒更曾在此地會面,此地舊人已逝,然而風光依舊,成為遊客必來朝聖的地方。

接著會經過菲勒托廣場(Piazza Ferretto),再從梅斯特雷(Mestre)準備拐進自由橋(Ponte della Libertà),橋全長3850公尺,橫亙在威尼斯潟湖,想抵達威尼斯市中心,得先挑戰這將近四公里的自由橋,果然「奔向自由」並不容易啊!不過從橋上望去視野廣闊,湖景天光盡收眼底,確實值得這段可歌可泣的奮戰過程(淚奔

威尼斯馬拉松路線(Venice Marathon官網)

威尼斯馬拉松除了爆炸多的歷史名勝看不完外,「橋」更是多到跑不完。威尼斯城內約有121座島,除交通仰賴水運互通有無外,更靠400多座橋連接個個地區,部份橋為私人財產,所以無法提供旅客遊覽,且城內禁止汽車進城。整趟賽事下來參賽者大概要跑過14座橋,如嘆息橋、里阿爾托橋皆在其中,此外主辦單位也會在大運河(Canal Grande)旁臨時搭建一座浮橋,賽道沿著運河緩緩鋪展開來,依水而生,另一旁低矮的紅磚屋排列整齊,義大利作為文藝復興的中心點,自然也在建築體現這種和諧、對稱的精神。

威尼斯風光(取自pexels)

多災多難的威尼斯馬拉松

但今年33歲的威尼斯馬拉松不幸遭逢暴雨襲擊,威尼斯一半以上的地區受淹水之災,受創嚴重,選手無暇慢慢欣賞城市風采,艱辛地涉水而過,水從河道漫上來淹成水路,從馬拉松變作障礙賽,街道水深及膝,其中一位參賽者賽後接受訪問時,只得苦笑說:「應該要租一艘貢多拉(Gondola)來!」

在賽道後半程幾乎成為河道的情況下,部份與賽的選手還是堅持跑完全程,零星加油民眾也站在終點線旁,等待這群馬拉松戰士自惡水吞沒的賽道而歸,但仍不可避免地延遲完賽時間,無緣破紀錄。馬拉松本是漫長的征戰,誰也無法預料到戰場的明日會成什麼模樣,能在極限邊緣拚命堅持自己非完成不可的目標,雖未征服紀錄,卻早已征服自己的心魔了。

最終男子組部份由來自衣索比亞的選手Mekuant Ayenew Gebre以2:13:23奪冠女子組部分則是由肯亞選手塔努伊(Angela Jemesunde Tanui)以 2:31:30秒拿下后冠,皆比預期成績多出2分鐘。

今年遇上天災,去年則有人禍,2017年6名含Abdulahl Dawud、Gilbert Kipleting Chumba在內的國際好手,因引導員失誤而多跑幾百米,引發許多爭議。

明年威尼斯馬拉松預計在10月27日舉辦,不曉得34歲的威尼斯馬拉松是否能連掃兩年陰霾,再現風光呢?

READ MORE

〈Elites and Amateurs Wade Through Ankle-Deep Water to Finish Venice Marath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