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Eggsy]邪恶计划(14)H部分

*

卧室门关上的时候Harry仅存的理智燃烧殆尽。

Eggsy被他扔在床上,像对待一个沙包一样,毫不在意,毫不怜惜。Harry用膝盖将他的腿分开,强硬的挤入两腿之间,抓着他的胳膊举过头顶,有力地压制住。

Eggsy努力眨了眨眼睛,像是要理清头绪,Harry生气了?吃醋了?对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和浓烈的酒气笼罩着他,反常的行为让他不由得恐惧,“别这样,Harry,你喝多了…”对方没有理会他,俯身舔吻他的脖子,牙齿划过他的皮肤。

“现在有时间聊聊了吗?”男人问他,一只手粗暴的扯下他的裤子连同内裤,用略微粗糙的手指揉搓他疲软的阴茎,他的手冰凉,男孩儿在他身下发抖,很快,顶端滴落的前液打湿了他的手指。

Harry轻咬他的乳头,Eggsy身上总带着甜甜的气味,像是诱人犯罪的蜜糖。

“啊…哈…Harry…你想说什么?”Eggsy难耐的呻吟着,动动手腕想要拥抱眼前的恋人,酒精让他的脑子一团浆糊,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Harry放开了他的阴茎,撩拨性地抚摸着下方的囊袋,然后转而向他身后探去,两根手指插入Eggsy紧致的穴口,男孩儿立刻舒服的眯起眼睛。

男人专注的看着他享受的表情,手指不停翻搅,蹂躏娇嫩的肠肉,他温柔的吻了吻Eggsy的耳朵,“来说一说,你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接近我。”

Eggsy慌乱转过头,对上Harry眼睛里的冰冷笑意,恐惧才刚刚开始。

*

Eggsy的双手被绑在身后,他的屁股里插着一根粗大的按摩棒,和Harry的尺寸不相上下,那是男人上次坏心的为了欺负他买来的。他的臀瓣被Harry分得很开,穴口暴露在空气中,褶皱已经撑到极限,紧紧咬住柱身,随着震动瑟缩。

Harry将它又往里推了推,侵犯到更深的地方,似乎已经没有余地了,他将档位推上两格,那东西在Eggsy的身体里高频震动,发出滋滋的声音,顶部甚至还会旋转摆动,乱无章法的碾压。

Eggsy的嘴里塞着Harry的手帕,除了承受怒意之外做不了任何事情,他紧闭着双眼,泪水不受控的流出,他正被一根假阴茎操干,却只能幻想自己身体里的是Harry而并非那个陌生的让他害怕的道具。他不知道自己被Harry用这种屈辱的姿势被操了多久,他两腿发软,喘息和呜咽从喉咙溢出,直至高潮将至,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男人抽插按摩棒的动作迎合摆动。

Harry熟悉Eggsy身体的每一处 — — 向耳朵吹起的时他的肩膀会颤抖,舔弄脖子上小痣时他会呻吟出声,用指尖揉捏乳头时他会缩紧穴口……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杰作。

男人在身后牢牢压制着他,“Eggsy,告诉我,如果今天我不来,你会怎么样?”他记得那个男孩儿看Eggsy的眼神,可笑的关切和保护欲,他是谁?下一个目标吗?同样的手段?

Eggsy勉强的回过头,挣扎着想要说什么,但Harry似乎只是随口问问,并不真的想要听到回答,他把Eggsy体内那根按摩棒拔出来,穴口已经肿胀充血,肠液顺着大腿流下。

Harry将自己的性器释放出来,冠状抵在他的穴口,就着爱液反复摩擦,然后坚定的推进,“你会像现在一样,撅着屁股让被享用对吗?”已经准备充分的身体立刻接纳他,敏感的肠肉紧紧包裹住柱身。

“对吗?”每顶一下,他就残酷的重复一遍。

Harry感受到那具身体在颤抖,大腿紧绷,似乎想要逃离,他将男孩儿的腰压低,让他的屁股高高抬起,缓慢的抽插,不是为了快感,而是为了折磨。

“你会用你无辜的眼神欺骗他,用你单纯的笑容迷惑他,然后他会爱上你……”男人把他嘴里的手帕拿掉,用手指爱抚他鲜红的嘴唇,语气里带了些自嘲。

Eggsy把脑袋埋在枕头里,摇着头求他不要再继续了,一顿打骂也好过一场专门为了羞辱他而准备的性爱。

Harry亲吻着他的后背,舌头沿着脊椎舔舐,将他翻了个身,他狠狠掐着Eggsy的腰,将阴茎顶的极深,尖叫声从男孩儿的喉咙溢出。

“这种只赚不赔的买卖,你做过多少 — — ”

“我他妈在你眼里就是个婊子对吗?”Eggsy瞪着通红的眼睛,哑着嗓子问,声音并不大,但是在安静的房间里足够刺耳。他的身体向后退去,陷入床垫,想要逃离Harry的束缚,他觉得恶心,他可以容忍对方的轻视和伤害,但他受不了在Harry眼里就像个廉价的男妓一样,为了换取自己想要的,可以随便对什么人张开腿。

“算了,停下吧……我接近你就是为了一份工作,满意了吗?”他口是心非的说,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心里撕裂一样的疼,他想告诉Harry不要信,不是这样,但是已经如此难堪,又怎么敢再多说一句。

Harry停了下来,一瞬不瞬的盯着他,Eggsy脸上的痛苦和绝望刺痛了他,心里一个爱着Eggsy的声音说,停下吧,两败俱伤是你想要的吗?而那份爱延伸出的恨意在催促他将眼前的一切破坏殆尽。

他像个莽撞的年轻人一样被愤怒和嫉妒冲昏了头脑,侮辱他,伤害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对方是为了保留最后的尊严才说那些话。

只是选择视而不见罢了。

Harry将Eggsy的腿分的大开,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与自己接吻,不容分说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对方因疼痛而拱起脊背。Eggsy尝到了血腥味,他的嘴唇还Harry的?他无暇去想,男人疯狂的吻他,从嘴唇到脖颈,再到胸前,在惨白的皮肤上留下印记。

柔嫩的甬道随着撞击遭受撕裂一般的疼痛,理智告诉他已经无法承受更多,Eggsy的手触到Harry的肩膀,但想要推开他的动作最终改为环抱。他不想把最后一次的性爱弄得像一场强奸,手指温柔的插入Harry的发丝间,那是他最爱的人,如此紧密的结合,但他觉得哪怕是第一次见面,他们也未曾离的如此遥远。

Eggsy的回应让Harry的表情愣了一瞬,但身下并没有停止对他的侵犯。他知道Eggsy在疼,但他停不了手,历经岁月陈炼的男人此刻却天真的认为如果这场性爱不停止,那他们也就不会分离。

Eggsy不知道Harry做了几次,他已经射不出东西了,男人总能在快要到了的时候控制住自己,然后逼他高潮,再开始新一轮的折磨。他任由自己的身体被打开,下身已经疼痛到麻木,连手臂上都男人留下的齿痕。一双手发狠的按着他的胯,阴茎在他体内深处,不许不许他逃离分毫,Harry固执的想要由内而外的占有他,身体乃至灵魂。

真傻啊……他明明早就做到了。

Harry终于放过了他,阴茎快要将他顶穿,精液喷洒在肠道深处,Eggsy咬住他的肩膀,吃力的抬起双腿夹着他的腰,穴口不断收缩,像是最后的挽留。

Harry从他身体里退出来,混杂血丝的精液从穴口流出,他强迫自己不去注意Eggsy因疼痛而紧皱的眉头。

Eggsy摊开躺在床上,丝毫不觉得羞耻,身上沾着自己已经冷却的精液。

第一次没有性爱之中的甜言蜜语,第一次不被Harry抱着入睡。像个男妓一样被使用,被丢弃。

“我骗了你,我该死,我一文不值。那你呢?你有想过告诉我我父亲的事吗?”Harry拉开门的时候,Eggsy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许我们都曾等对方的坦白,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他看到Harry回过头,那表情不适合他,眼中有太多的情绪。

Eggsy别过头,闭上眼,拽了床单裹住自己,不愿再目睹眼前的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