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Eggsy] 邪恶计划(7)

浴室的淋浴器喷洒源源不断的水流,本就不大的空间被一片水气笼罩,连镜子都蒙上一层薄雾。

Eggsy的背部紧贴在浴室的瓷砖墙上,双腿大开,男人有力的手臂从他的膝下穿过,托着他紧实的臀部,固定在自己与墙壁之间,一次次挺动着腰部在他的体内进出。

他被Harry抱着,承受着男人近乎凶狠的撞击,这个姿势让阴茎进的极深,快感一次比一次强烈。他只能用手攀着男人的肩膀,身体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摆动,后穴吞吐着男人粗大的性器,破碎的呻吟声从口中断断续续溢出。

*

伦敦的天空又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Harry的车缓缓停在Eggsy的公寓楼下。

“你想要上来喝杯咖啡吗?”Eggsy用再平常不过的语气说着客套话,“等雨停了再走?”他有些不确定的补充,希望自己没走表现的过分不舍。

男人笑着揽过他,轻轻吻了吻金棕色的头发,没有点破他的小心思,“我的荣幸。”

跟随Eggsy进入公寓楼,Harry默默记下了门牌号码。

这栋楼层数不高,有些年头了,楼梯的木头扶手微微开裂,墙壁上有几处斑驳的涂鸦。

Eggsy掏出钥匙开门,一边领Harry进了屋子,一边恶作剧的说,“来吧,做好心理准备,见识一下穷…”

他的话音未落,就被男人按在墙上印下了一个吻。

Eggsy有些措手不及,Harry舌头伸进他的口腔,温柔的舔弄着,然后引导他用舌尖勾起自己的,相互吮吸。

放开Eggsy的时候,男孩儿顺势靠在他怀里,手臂圈在他腰间,身体轻轻的晃动着,像极了在撒娇,片刻之后放开了他,脸颊微微发红。

“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泡咖啡啊。”Eggsy将他推到沙发边上,然后转身向厨房走去。

Harry随意的环顾四周,典型的男孩子房间,不够整齐,但充满活力。沙发上随手扔着两件T恤,茶几上还有空的可乐罐和外卖包装,电视机后方的背景墙是用海报拼凑的,超级英雄和一些足球明星。

“Harry,你得等等,没有热水了。”厨房里传来Eggsy略带歉意的声音。

Harry应声走了过去,站在男孩儿身后,抬手摸了摸他的发梢,有些潮湿,刚才下车的时候他们都淋了雨,“不用管它,你应该先洗个澡。”

Eggsy回过头,表情困惑了两秒,然后无所谓的笑笑,“啊…没关系的。”

Harry的手顺势搭上他的肩膀,用拇指轻轻摩挲男孩儿的脖子,那些他一周前留下的齿印和红痕已经基本褪去,让人忍不住想要重新标记占有。

“去洗澡,当心着凉。”他的语气温柔,充满了蛊惑。

Eggsy听话的点了点头。

*

温热的水珠从Eggsy微微颤抖的睫毛上滴落在被亲吻的有些红肿的双唇上,滑过他的锁骨,乳尖,最终隐没在大腿内侧。

“嗯啊……啊……”他的下身被填得满满的,绝望的摇着头,然后重重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Harry皱了皱眉,突然加快了节奏,Eggsy快要被这力度和姿势逼疯了,后穴里粗长的阴茎还在不知疲倦地抽插着,牢牢的钉进身体里,似乎要顶到他的内脏。他的阴茎滴落前液,随着动作一下下拍打在男人的腹肌上。

“不专心,嗯?”Harry深深的插入,抵在敏感点上,舔着他的脖子慢悠悠的问。

Harry是那么游刃有余。

Eggsy抬起头看他,浴室的温度很高,Harry仿佛笼罩在水汽中,几绺头发散落在额前,眼睛里满是欲望的火焰,看上去优雅又色情。

他下意识的收缩的后穴,紧紧地绞住男人埋在他体内的欲望,明明已经快要经受不住这份快感,却依旧贪婪的想要渴求更多。Harry因这个动作变得更加兴奋,他的阴囊拍打着Eggsy洁白的臀瓣,发出淫乱的水声。

“该死的……混蛋……啊!”Eggsy想要抑制羞耻的呻吟声,却因男人的动作而力不从心。

Harry低喘着,不假思索的吻住他红润的唇。

Eggsy颤抖着射了出来,在强烈的刺激中精液终于不受控制的喷射在自己和对方身上。

Harry的阴茎被湿润的后穴紧紧包裹住,这刺激让他满足的叹息,抽插的动作却越发凶狠起来,最终在男孩儿求饶的哭喊中,释放在他身体里。

高潮过后,Eggsy两腿发软,肺部像是被掏空了,他撑着墙壁,低低的喘息。Harry从后面搂着他,一下下亲吻他的耳朵,一只手借着水流帮他清理身体。

“你还好吗?”男人在他耳边温柔的问,像是关心,更像是挑逗。

“现在问这个是不是晚了点?”Eggsy忍不住还口,灰绿色的眼睛看向他,夹杂着一丝抱怨,但Harry更愿意把这理解成情欲过后的性感。

男人低笑,然后用手揉捏他半软的阴茎,拇指抚过钝圆的顶部,感受到怀中的男孩儿呼吸变得急促,“既然你还有力气还嘴,看来我的担心是不必要了。”

Eggsy几乎是被Harry拉扯着按在床上的。

“Fuck you!”他不满的挣扎着,他们没有擦干,身上还滴着水。

Harry无视了男孩儿的抱怨,拽着他手臂翻了个身,让他趴跪好,揉捏着他挺翘结实臀肉,“没错,Fuck you。”他说,然后不容分说的用前端的硕大挤入紧窄的穴口,推进经过长时间使用而变得敏感的肠壁,毫不怜惜的一口气埋到深处,缓慢的摆动腰碾压他的敏感点,顶弄着紧紧的内壁。

“啊……Harry……不要……”不断深入的硬物让他发出夹杂痛苦和愉快的呻吟。

Harry加快了速度,思考着应该教教他不要用这种语气去求一个被欲望点燃的男人,那效果只会适得其反。他捏着男孩儿的胯部,指尖陷入了富有弹性的皮肤,满足的看着白皙的皮肤因力度而留下微微泛红的指痕,然后欺身向前,舔吻Eggsy的脖子和肩膀,用牙齿轻咬住一块皮肤,侵略性的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床头随着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Eggsy的双膝陷入柔弱的床垫中,身下的床单一片凌乱,他仰起头,一只手抓着枕头,一只手覆在Harry揽着自己的手上,因快感而不住的呻吟喘息。

他迷乱的回过头,眼角发红透着水汽,男人会意的吻住他,然后将一根手指插入他们的交合处。原本已经被过度塞满的后穴因手指的加入而撑到极限,Eggsy的哭喊被男人吞入口中。

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没有酒精,没有药物,没有借口,再一次为了他高潮。

Harry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喷洒在肠道深处,Eggsy咬着男人的嘴唇,因热度而颤抖。

闭着眼瘫在床上,他觉得腰都要废了,Harry的欲望从他体内滑出的时候,无法完全闭合的穴口红肿着滴出白浊,看起来淫荡又可怜。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抖S喵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