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吗? i better me ?

# 你可以吗? i better me>? (一)

> 写于 iBetterMe 计划开始的第8天.

使用拼音的人往往知道 ** me ** 打出来的第一个汉字 是 ** 么 **.

带着这样的不确定与多少的忐忑之情, 我参加了这次改变之行 — 我内心的目标, 还多少有些private. 所以无法直言, 但我实施的方式是:

* 阅读safaribooks online上5本有意义的书;

* 书写20篇有价值的blog.

— -

不得不承认的第一件事情, 不要看低坚持的力量, 也不要看低平时的不良习惯对你造成巨大的阻力.

人们早就习惯为自己的失败, 办不到找到退路 — 天气如何, 工作不利, 家人有事, … … 仿佛让未来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找到理所当然的借口. 我发现自己也有这样的”特质”. 在坚持的第一周我就发现了原来我最大的困难就是来自于自己的distraction.

我太容易受到不经意的干扰, 无法专心的专注于一件事情上, 哪怕是超过20分钟的coding, reading or writing.

>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 已经坚持了10分钟的写作, 不出意外, 第11分钟伴随着同事的求救信息而离开了电脑, 当再回到电脑面前时, 不得不再花上2分钟的 “rollback” 时间.

我的工作和性格限定了我是一个经常要在不同的context进行切换的习惯. 但造成的更坏的影响是来自于工作和生活娱乐方面的context, 一个消耗提醒, 一个手机振动, 一个东西落地发出的声音都让我的注意力产生游离.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天生的问题, 还是小时候就得有ADD的隐性基因表达. 总之, 在这一过程中, 坦白地讲我很痛苦,

* 痛苦于白天14个小时的时候, 自己 在 better 的过程进展之缓慢;

* 痛苦于自己太在意太多人的感受, 而没有了自己的”专注领域”;

* 痛苦于自己随意的性格让人以为自己没有了所在乎的东西, 被人呼来喝去成为了一件让别人习以为常的事;

* 痛苦于亲近的人们在自己想要蜕变时, 对自己坚决之心意的一笑了之;

我没有办法, 祭出了自己最大的法宝, avoid.

(img)

my love

> 原来, 到头来, 我需要做的事就是让自己学会能够专注的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

# 享受一个人的时光 — 小试

深夜一点钟, 是妻子(爱人, 儿子各一)二人就寝入睡的深夜.

在一杯咖啡过脑之后, 我就开始了这一天的第二次工作. 没有考虑过学习这个工具能否会在未来得到应用, 没有想过自己一个从事数据挖掘的小菜鸟使用Flask可以做些什么. 但是网络开发也至少是自己的某一阶段的向往所在, 所以我在刚一开始, 便给自己一个和工作针对性最弱的一个方向目标 — 少一些功利心, 就是给自己一次考验的机会.

> 果然, 当时钟时分之夹角走过精准的90度时, 便呜呼一声传来了睡意进攻的号角.

战果如下: 在上一周的进攻中, 我战胜敌人2次, 战败3次, 临阵脱逃2次 — 还没到1点就早早地离开了战壕.

每一天夜里, 我都刻意找一首和当时恰好的意境最贴合的曲子, 陪伴着自己度过拥有的”漫漫”时光.

* 李志 — 下雨 记忆外面没有下雨, 内心在下雨的一夜.

* 宋冬野 — 斑马 家里没有草原, 我是小羊…

我觉得有的时候, 人就是自己没事给自己找事, 偏偏爱给自己营造一种所谓的孤独感来让自己觉得整个世界皆睡然其一醒的错觉. 直到第二天清晨, 大有黄梁一梦之势. 不巧, 我就是那样的一个人, 而且, 还tmd的是一个特别事b事b的一个.

我到现在的还在好奇, 自己是否这样的日子还能坚持多久. — 但是, 我特别确定的是, 随着外界的环境日益恶劣, 自己向往的目标更加进了一步. 冥冥之中, 那个声音在驱动着自己 — 不改变, 就是退步, 记住, 不是原地不前. 而真的是在倒退.

友人有之会问我, 你这样做值得吗? 图什么?

>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变成什么样子, 但我真得想变得更专注一点儿.

snapshot for my blog : $name:io : )

be better (end).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