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8

以分秒為度量的進程 — —在漫漫歷史狀態中顯得如此微細 — —仍推動無數的細流匯聚,那些我們以為所見的局勢。流域是如此狹隘,我想像著,這是為什麼呢、註定如此嗎?

有時分不清究竟是跳出來了、還是依然被更大的透明半球殼子罩住,那些僅然作為直覺的,沒有人有答案。細讀而未解的描述裏,很可能有解答,但巨大三角形的浮現,緩緩歷經數百年也不過冰山一角。

倘若只是汪洋裡的一綹波光,稍縱即逝,我們該在意什麼、又何須在意呢?若人生來即是為了尋找共鳴而活,那只能多一點勇氣嘗試,多一點信心意念朝向未知的歸屬。

今夜裡火光泯滅前的雜記,而我也確實把小火球關閉了,工作暫歇。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