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耶之歌 — 一個純真而血肉纏綿的愛情故事

警告! 本篇文章會出現可能讓人感到不適的文字描述和圖片,未滿18歲者或心臟不夠大顆的人請審慎進入


這大概會是我唯一一篇在文前就叫大家審慎進入的文章吧。

在很久以前我曾寫過一篇關於沙耶之歌的心得,當時我還處哦懵懂無知的年代,沙耶之歌對我幼小的心靈造成了深深的衝擊。時至今日因緣際會之下,我又把遊戲找出來跑了一遍,或許是因為年齡和精力的增長,對其有了很不一樣的感受。沙耶之歌可以說是虛淵玄早期作品中最為人知的一部,單單是在網路搜尋就可以找到不少討論的文章,其故事的設定與劇情的展開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作為虛淵玄系列文章的第一篇,讓我們來看看這部虛淵玄的作品中最異質,獵奇,扭曲,但卻最為人稱道,被列為業界標竿的作品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事實上我想先寫鬼哭街的,但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所以至少把這篇無論無何都想寫的先搞定)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概括沙耶之歌,那就是「這是一部很純粹卻又另類的愛情故事」是的,這部作品的核心價值十分的明確,而且和前兩部作品不同,就算被劇透也不會影響到你對故事感受。因為從你開始玩的那一瞬間就會知道,這個作品和主流市場將會完全無緣,這是一個扭曲的故事,在這個扭曲之下,自然也不會有好的結局。但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沙耶之歌就是個徹頭撤尾的,溫暖人心的純愛故事......虛淵玄,這個自稱的愛的戰士的傢伙,非常喜歡在其作品中創造出各種因為愛所產生的悲劇。並用此挑戰讀者,愛到底是什麼?在這種極端之下,還能有愛情嗎?你還能相信愛嗎?

和往常一樣,我會在文章中提及這部作品的故事內容,因此如果你真的對這個作品有興趣,還請自己先玩一遍……雖然我想這麼說,但這部作品說實話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的。這裡不得不提,沙耶之歌對比虛淵玄的其他作品:鬼哭街和幻靈鎮魂曲(Phantom of the Inferno)比起來有非常多的性愛場面與描寫,而且其是劇情上難以或缺的一部分,也因此這是三部作品中唯一一個沒有全年齡版的。奉請未滿18歲的各位不要嘗試。即便不說性愛場景,單是內容上的扭曲程度就足以讓之被列為18禁,心臟不夠強的,對於性,血腥與獵奇的描寫無法接受的,以及對於人性的扭曲有所顧忌的,我會建議你看我這篇文章就好。

好了,前言就說到這個,開始進入討論吧。


警告! 下方會出現可能讓人感到不適的文字描述和圖片,未滿18歲者或心臟不夠大顆的人請審慎進入


沙耶之歌的故事

沙耶之的故事背景設定在現在的日本,作為一名醫科學生的勻坂郁紀,因為一次車禍而導致腦部受損。其後遺症導致其五感,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對事物的嚴重認知障礙。他所看的一切都是和暗紅色的,布滿了瘤與血管的肉塊。在他眼中的人類不是人的形狀,而是只有勉強分辨出頭、眼和口的濕黏的肉團。他所聽到的說話聲是一連串的雜訊,聞到的人的氣味是一股腐爛的臭味。

「在那個傢伙發聲器官周圍有著隨風飄動的纖毛,其黏液的飛沫沿著他們濺到我的臉上。我沒能來的及護住臉,就這樣,像腐爛的雞蛋般汙臭的汁液一下子弄濕了我的臉。一切無所謂了,不管是桌子還是椅子,我當下就想立刻拿起手邊的東西往眼前的傢伙打下去,一直到其停止呼吸,把一切都結束掉。」
郁紀的病床與其眼中的病床
郁紀眼中的人類

即便身處在這樣的地獄之中,但身為醫科生的他知道一旦把這狀況告訴他人,自己勢必會成為異類,抑或是成為醫學研究的對象。所以他只能忍耐,假裝過著正常的生活,但其精神卻已經到了極限。此時,郁紀聽說了醫院的存在著一個無以名狀的怪物,牠會在半夜出現在人的病床旁,凡是遇到的人都會被其駭人外觀嚇得精神失調。而終於在某個晚上,當郁紀思考著要如何才能痛快地結束自己的性命時,他和那個怪物 — 沙耶相遇了。沙耶是郁紀眼中唯一的一個正常人,但是我想大家看到這邊也注意到了,若正常人在郁紀眼中是怪物,那在郁紀眼中是正常人的沙耶,實際上會是什麼呢?這一點郁紀當然也很明白,但是沙耶的出現就像是沙漠中的綠洲一樣,在這個地獄之中,沙耶是郁紀眼中唯一的一名「人類」,對於郁紀來說,沙耶的出現毫無疑問的是一個救贖。

「沙耶伸出了細小白淨的手掌,而我則像是對待精緻的易碎品一般,就像想讓雪不要融化破損的依附在手上一樣,和他的手掌重疊在一起。人的溫暖,柔軟纖細的手指,那感覺確實傳遞了過來,我的手掌中,確實有她存在著。」
沙耶

在一次又一次與沙耶的交流之下,郁紀和沙耶逐步的建立了情感。出院之後,沙耶跟著郁紀一起來到了他的家。對於沙耶來說,郁紀是第一個願意和其交流的人類。郁紀是第一個將其作為女孩子看待的人,對於可以說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沙耶來說,郁紀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其命中注定的那個人。於是,兩人終於成為了戀人。

當然了,在正常人的眼中,郁紀的行為是無法被理解的,郁紀的朋友們,戶尾耕司、高畠青海、和津久葉瑤雖然對沙耶的事情一無所知,但他們卻注意到了有郁紀行為上的不自然,因而決定要進一步的了解他的狀況。其中,青海因為郁紀對單戀他的瑤惡言相向而心生不滿,從而決定親自到其家中與其對峙。然而,她卻不知道在郁紀的家中等著她的,是飢腸轆轆的沙耶......

青海的終末

當郁紀回到家中時,看到的是像小貓一樣,津津有味地吃著「果凍」的沙耶。沙耶對於被郁紀看到其進食模樣到不好意思,但是郁紀卻不在意,反而和沙耶一起吃起了「果凍」。對於就連一般食物都難以下嚥的郁紀,這個玩意出乎意料的美味。

「不可思議的食感,牙齒上的觸感像是桃子或水梨,柔軟卻又不缺乏彈性。深深的咬下去,『噗滋』破掉的時候,水靈靈的汁氣便在口中蔓延開來。在此之上還有一種足以使鼻子掉下來般的芬芳,和迄今為止我所品嘗過的食物完全不一樣。」
正在吃著「什麼」的沙耶

說到這裡,我想大家都可以感受到我前面所說的扭曲與異質是什麼意思了吧。沒錯,沙耶之歌所講述的,便是在這個扭曲的世界之中,跨越了種族之間的愛情故事。然而其尺度之大無論古今都可以說是前所未聞,更詳細的內容我想就此省略,畢竟我不希望這篇文章被禁.......如果你覺得還可以接受,那請繼續向下,不能接受的話,建議直接拉到文末就好。

接續著前面的故事。隨著與郁紀的相處,沙耶開始學會了為他人著想的心。郁紀和自己畢竟是不同世界的住民,自己不應該為了和其在一起而剝奪了郁紀回歸人類社會的可能性。於是沙耶變偷偷的找了附近的鄰居,對其進行腦部改造以尋求可以修復郁紀腦部損傷的方法。對於沙耶來說,這是練習的一部分,但也是沙耶可望創造出和郁紀一樣可以溫柔對待自己的人,可惜天不從人願,被改造的鄰居對低一眼看到沙耶便是強暴,而其隨後便被趕來的郁紀所殺,這一點使得沙耶對於人類感到了絕望,甚至懷疑了郁紀對她的感情。但與此同時,沙耶也發現了可以治療郁紀大腦的方法,在這裡,故事第一次出現了分歧,玩家要決定是否要接受沙耶的手術,回到一般人的生活。兩個選項分別是

「返回原來的生活」和「還是算了吧」

「我溫柔的對待沙耶,是因我遭遇了事故.......這些你都想到了吧。但不是喔,那僅僅是一開始。這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我和沙耶相遇之後,兩人一起度過的時間,那一天一天地累積重疊,從而建立起今天的關係。從那一天到今日,與沙耶在一起的我,成為了對沙耶溫柔的,對沙耶重要的人,這是個很重要的過程吧。」那時候,沙耶對我來說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對沙耶來說,我也是她是世界的全部。而現在,在這個世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玩家所面臨的第一個選擇

返回原來的生活(結局:玻璃鞋)

如果決定接受手術,便意味著與沙耶的道別。實際上這可以說是這個遊戲從客觀來說最理想的結局。接受了手術的郁紀,終於回歸到了社會,雖然因為其殺人的罪名被關進了精神病院,但整體來說郁紀終於可以重新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在一個夜晚,郁紀聽到了來自門外的聲音,並看到了一支手機從門下滑入,沙耶知道自己在郁紀眼中已經不再是過去的自己,於是只能以透過訊息的方式來和她交流,兩人就這樣通過手機傳遞著自己的心意,一直到別離的時刻。而在那之後,郁紀便一個人在病房之中等待,期待著沙耶有一天會回到這裡。其結局名玻璃鞋意味著夢醒時分,一切又回歸於虛無。

雖然聽不見,也看不見,可以我覺得我知道......沙耶在哭泣,無聲地哭泣......到了分別的時刻了,沙耶決定了自己的道路,我也為她祝福,之前的那些話也沒有必要了。

還是算了吧

當然,如果故事就此打住,那這部作品也不會名留青史了。面對著沙耶的執問,如果玩家選擇了「還是算了吧」,言下之意便是向沙耶表白,和其繼續生活下去。從此時開始,劇情就會急轉直下,進了黑暗而瘋狂的漩渦。

再次警告! 下方會出現可能讓人感到不適的文字描述和圖片,未滿18歲者或心臟不夠大顆的人請審慎進入

在決定與沙耶在一起之後,郁紀第一要做的,便是排除掉可能會威脅到他和沙耶的存在,也就是不斷的調查他的事情的摯友耕司和暗戀著他的遙。透過一個精心布置的陷阱,郁紀成功的把耕司困在了一口古井之中,而遙也被沙耶捕獲,被其改造成了用來取悅郁紀的性玩具。然而,大難不死的耕司在郁紀原本的主治醫師丹保涼子的幫助下,從一本醫學系教授奥涯雅彦的筆記中得知了沙耶的身世。

被設陷阱困於古井中的耕司

沙耶並不是來自於地球的生物,而是奥涯無意中召喚而來的。沙耶在短時間內快速的吸收人類的知識,被奧涯認為擁有足以改變人類未來的可能性。然而對於沙耶這個超越人類,本來是不會被這個世界的反則與常識所束縛的存在,在其不斷的學習人類社會的文明與知識之時,卻也被人類的常識所束縛了。沙耶渴望自己可以作為一名雌性被愛著,當其能夠遇到願意溫柔對待自己的雄性時,才有辦法進入下一個階段,也是「繁殖」。沙耶因其外貌無法被人接受,雖然不似郁紀一樣對於這個世界感到絕望,但也早已對於這個願望不抱有任何的希望,直到郁紀的出現,才使其真的感覺到他是被愛著。

當然,對於耕司和涼子來說,沙耶的內心他們是無從得知的,耕司所知道的只有沙耶蠱惑了他的摯友,而涼子則擔心奧涯所說的,沙耶的繁殖行為。兩人因此決定要阻止耕司並消滅沙耶。在這裡,玩家將會以耕司的角度,在出發尋找郁紀之前做出遊戲中的第二個選擇:「打電話給郁紀」或是「打電話給涼子」。無論玩家的決定,耕司都會郁紀展開決鬥,而有沒有打電話給涼子,則會影響到涼子是否會參與這場對決。

打電話給涼子(結局:破碎的日常)

到達了郁紀家的耕司首先遇到的,是被沙耶所改造的遙,正拼命的想要尋情耕司的幫助。但在耕司的眼中,遙卻是個醜陋的肉塊,陷入瘋狂的耕司倫起了鐵棒把遙狠狠打了個支離破碎。面對發狂的耕司,郁紀和沙耶輕鬆的便把他逼到了絕境。然而正當郁紀與沙耶將要聯手殺死耕司之時,及時闖入的涼子用隱藏起來的液態氮凍住了沙耶,及便郁紀給涼子造成了致命傷,涼子仍然用最後的力氣。擊碎了被凍成冰塊的沙耶。

在耕司眼中的遙,僅只是一個怪物
涼子最後的一擊

面對成了碎片的沙耶,無法接受的郁紀,在耕司阻止之前便把自己的頭往釜刃撞去而當場死亡。面對兩人的死,耕司無法做出任何的反應,直到他注意到了,沙耶,在他眼中是一團肉片,正奮力的郁紀的身體爬去。這是沙耶最後的力氣,為了能夠在死之前再次碰觸到郁紀,但在耕司的眼裡,卻是一個怪物想要玷汙郁紀的屍體。於是耕司一次又一次的揮舞著鐵棒,直到那些肉片不再活動為止......

趴搭趴搭濕漉漉的聲音,劃破了寂靜,那個怪物看起來已與屍體無異卻仍然在蠕動著。用構不成威脅的緩慢動作,試圖穿過已經成為一片血海的地板,向著郁紀前進。怪物,身著顫抖不止的纖細的觸手,纏住了郁紀的肩膀,然後就像要安慰他樣撫摸這郁紀染血的臉頰。然後不再動彈了,來到最後時刻的怪物,也沒有將手放開,就這樣和郁紀纏繞在一起死去了。

怪物被消滅了,但是耕司也永遠失去了其好友們。殺人的罪惡感無法隨著時間消逝,再也沒有辦法回到原本的生活中,只能日夜與這個惡夢交戰。在其即將發瘋之際,他想起了涼子的話:「槍不只可以用來擊斃敵人,走投無路時還可以讓自己解脫......」

打電話給郁紀(結局:沙耶之歌)

如果玩家選擇不打電話給涼子,那耕司就會在與郁紀的對決中死亡。獲勝之後郁紀,正以為可以永遠和沙耶在一起時,沙耶的身體卻發生了變化。沙耶終於開始了「分娩」,這是為了把這整個世界獻給郁紀而進行的繁殖。這個世界對於郁紀來說仍然是個地獄,所以為了讓郁紀可以在一個美麗世界生活,沙耶羽化為胞子,把自己的孩子散步到了全世界,犧牲自己,為了能夠讓郁紀生活在個更美好的世界之中。

「這個世界,一定會變得很美麗的。變成只屬於沙耶和......郁紀的世界......」多麼美麗啊,簡直是壓倒一切的、絕望的美麗。那是新世界誕生,就是藉閉幕的頌歌。閃閃發光的生命在謳歌著自由,發出勝利的吶喊,解放著這寬闊肥沃的大地。永久的救贖、悠遠的幸福、我們在用著我們的喜悅渲染著這個世界。我被這渲染了天空的光輝所吸引著,只剩下奔湧而出的淚水。謝謝你,賜與我這最後的禮物,謝謝你,沙耶。

最後,這個世界被改變了,變成了充滿了肉塊的無比醜惡的世界,人們也便成了原本預計眼中的肉團。但是在郁季眼中,這個世界卻美麗無比。這是沙耶用其性命所換來的,給郁紀的最後的禮物。一個只屬於郁紀的,最美麗的新世界。這個結局被視為真正的結局,也呼應了遊戲的標題,是由沙耶為了郁紀所唱的,最後的一首祝福之歌。

羽化的沙耶

剖析沙耶之歌

好了,看到了這裡,大家也大概了解了沙耶之歌是個怎麼樣的故事了吧。那我們就接著來看看,究竟為什麼這樣一個故事會被視覺小說的玩家們所津津樂道,成為一代名作吧。

從本質上來,如同我一開始所講,沙耶之歌是一個很純粹的愛情故事。沙耶和郁紀就是一段跨越種族,無法被別人接受的戀人。兩人費盡萬難只為了可以讓對方幸福。三個結局事實上也是象徵了一般愛情劇中的三個常見橋段。兩人最終無法跨越種族的隔閡而分別(接受手術的結局),兩人無法抵抗外來的威脅最終一起死去(打電話給涼子結局),以及雖然踏過的困難,但最終一方卻為了另一人的幸福而自願犧牲(沙耶羽化結局)。是的,如果把故事拆開來看,用這幾句話就可以簡單的統整。這也是為什麼我一開始就說了,沙耶之歌是個不怕被劇透的作品,因為只要看過一些愛情故事的人都可以很輕鬆的猜到結局。那麼究竟是什麼元素讓沙耶之歌一戰成名呢?答案就是虛淵玄所設定的故事背景。

沙耶之歌是一個非常極端的故事,無論背景,人物,設定都被推到了一個極端。但也這是在這個極端之下,去探討沙耶和郁紀的行為與心境才有意義。從古至今,大部分的作品的主角都是正常人。我所說的正常是指不管其背負著什麼樣的過去,主角仍然是社會的一分子,不管你是普通人,是殺手,是瘋狂科學家,還是殺人不眨眼的惡人,你仍然是遵循著普世的善惡與道德價值,並且大多的情境之下,尋求「回歸平凡」的機會。而沙耶之歌從根本上顛覆了這個假設。為什麼要被倫理與道德觀束縛?為什麼要想辦法回歸平凡?為什麼一切都必須要基於「理性」之上?如果你在的世界是瘋狂的,那麼,和他一起瘋狂又有什麼不對呢?這種概念造就了沙耶之歌,一個瘋狂而扭曲的世界。沙耶和郁紀從根本上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但為何要屈就自己以求融入呢?難道只有兩個人無法擁有自己的世界嗎?這便是虛淵玄所要詢問,所謂的至死不渝的愛究竟是什麼?

郁紀在車禍之中成了這個世界中的異類,他失去了人生以及能讓他生存的世界,每天都被可怕的怪物所包圍著,但他又卻無法逃離,因為他終究還是社會的一分子。極端來說,郁紀這個角色可以被比擬成現今社會中無法融入社會的一群人,他們無法適應這個社會,卻又被迫在這個社會生活下去,或許在他們眼中的社會,就像郁紀感受到的一樣,是一個活生生的地獄吧。在這個環境下遇上了唯一能夠和他互相理解的沙耶,毫無疑問的是一個奇蹟。郁紀會願意為他赴湯蹈火,甚至與過去的摯友以至於整個社會反目似乎也不難理解了。而沙耶的部分更不用說了,郁紀是他至今為止唯一一名認同他,願意與其相處的男性,就像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沙耶已經被戀愛的感覺所征服,甘願為了郁紀獻上一切。即便這意味著毀滅現有的世界,甚至會賠上自己的性命,但誰在乎呢?真正的愛情不就是該像這樣義無反顧嗎?愛人的幸福不也就是自己的幸福嗎?最後沙耶的羽化也正式反應了這一點,用自己的全部,只為創造一個讓郁紀可以過上更美好的生活。

沙耶和郁紀的行為以現今社會的觀點來看,絕對是天理不容。但如果我們換個角度來探討。他們也不過是做出了,從他們的立場來說理所當然的事情。為了可以生活下去,捕食人類,消滅知情者,繁衍後代,甚至為了對方放棄自己的一切。比起口口聲聲說著我愛你,這是否才能夠稱為至死不渝的愛呢?也正是在這一個背景之下,我們才會覺得這個愛是無怨無悔而事實的。不過有趣的是,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這個故事。

郁紀在作為一個為愛義無反顧的人的反面,也存在著強烈的以貌取人的人格特質。對於真心關心他的好友們,只因為外貌改變了變不再願意與之來往。之所也會愛上沙耶也是因為其有著美麗的外貌。他和沙耶的關係或許就是建立在這個泥船之上,因為沒有其他的理解者,因而與之相依為命。或許我們可以判斷,郁紀即便沒有遭遇到這個車禍,其人格上本來就已經扭曲了。玵沙耶這個角色,則像是被誘拐的少女,因為第一次被稱讚變義無反顧的愛上了別人,這個愛是不成熟的,甚至可以引申到這個社會爾偶見到的,被網友拐騙的未成年少女。這也是沙耶之歌會被某些人批判的原因。

這便是虛淵玄的故事風格,這是一個沒有傳統上的善與惡的故事。人類有著醜陋的一面,但也有著為人無私付出的美好的一面,端看由誰,用什麼角度,從哪個時空背景來觀看罷了。


沙耶之歌與克蘇魯神話

虛淵玄自己提過,自己的創作不過是借鏡了很多當代文化作品的設定與內容。如其前作鬼哭街變被武俠小說所影響而成了一部日系武俠片,而我們可以從沙耶之歌中看到滿滿的克蘇魯神話的影子。不知道什麼是克蘇魯神話的可以去網路上找一找,這裡就不贅述,只要知道客蘇魯神話的幾個特質即可:難以名狀的(unspeakable),對未知的恐懼,人類是無價值的,以及因為好奇所招致的毀滅。

沙耶之歌不論是故事背景,對於場景與人物的描述,以及情節都可以說是中時呈現了克蘇魯神話的特質。郁紀是一名已經發瘋的狂信者,鍥而不捨的調查著沙耶真相的耕司等人象徵著那些不知死活的調查員,而沙耶則是超越人們理解的存在的神話生物,因為被愚蠢的人類召喚而給這個世界帶來了災難。一般認為沙耶的真實身分是克蘇魯神話只聞其名但卻不曾真正登場的「孕育千萬子孫的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絲(Shub-Niggurath)」,而事實上如果把愛情和性的元素除去,沙耶之歌完全可以成為一篇當代的克蘇魯神話。

值得一提的是,虛淵玄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描寫出沙耶原本的樣子,據說是為了給玩家想像的空間,但這也反映出了克蘇魯神話的一個元素,這些神話生物們是難以名狀的,其形象與聲音,是無法被人類低等的感官與發聲器官所描述的。

結語:視覺小說所帶來的可能性

視覺小說(Visual Novel,或可稱AVG)一直都是在動漫文化中特別遭到歧視的一群,除了因為其大部分都有著性愛的元素以外,其風格與表現上也讓很多即便是動漫圈的人們也不願意接觸。然而,正因為有視覺小說這個媒體存在,提供了一個公司甚至個人一個相較低成本的創作管道,像是沙耶之歌這樣異質的作品,如果是以傳統遊戲製作的角度來看,在企劃階段就會因為市場問題而無法得到批准。正因為視覺小說成本較低卻有著高度的敘事性,才讓這些作品有面市的機會。因此在視覺小說這類型遊戲中,常常可以找到很多優異的劇本甚至探討著各種主流文化作品中不願碰觸的議題,比方說探討自殺的「水仙」便是一例。

我覺得只是因為視覺小說看起來很宅或是他是動漫文化中的產物便拒絕去接觸是一件很愚蠢的事,人們很少因為一步作品是小說或是電影或是會本而拒絕觀看,但是一旦扯到了動漫,很多人馬上就會露出鄙夷的眼光,根本就連內容的不屑一顧,這是非常可惜的。做為我很久沒有寫的關於視覺小說的心得的第一篇,希望可以多多少少勾起看到並讀完這篇文章的人對於視覺小說的興趣,目前我也預計要寫篇文章來正式介紹這個獨特的媒介,希望到時大家可以多方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