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台上的地雷,我說錯的話

在 Inc.com 上讀到 TwitterCounterThe Next Web 創辦人 Boris Veldhuijzen van Zanten 提醒演講者 10 句不可說的話,我立刻想到自己最近還是犯了些其中的錯誤。以下 10 條我不逐一說明,請自行研讀比對:

  1. 我正在調時差/我很累/我昨晚喝多了 (I’m jet-lagged/tired/hungover.)
  2. 你聽得到我嗎?喔,可以喔 (Can you hear me? Yes you can!)
  3. 燈光太強了,我看不到你們 (I can’t see you because the lights are too bright.)
  4. 我等一下會提到那個議題 (I’ll get back to that later.)
  5. 這一行字你看得到嗎? (Can you read this?)
  6. 讓我為你讀一下這一段 (Let me read this out loud for you.)
  7. 關閉你的電腦、手機和平版 (Shut off your phone/laptop/tablet.)
  8. 喔,對了,你不需要拍照或忙著寫,結束後我會放上網站 (You don’t need to write anything down or take photos; the presentation will be online later.)
  9.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 (Let me answer that question.)
  10. 我會儘量簡潔 (I’ll keep it short.)

說點我犯的錯誤:

打預防針找藉口

no.1 「等下發現有些詞兒簡體繁體不一樣,請多包含!」

簡報不好全用英文,又怕聽眾不知道我寫的繁體的意思,所以我想一開始先打個預防針。但我知道,真正專業的講師應該做好功課,知道那些用字上的差異,並在製作簡報時就事先修正,而不是現場取巧。

當然說話用語上會有不同,但寫下的文字可以避免就儘量避免。

最後忘了

no.4 「OK,你這問題很好,我等一下會提到這一點。」

我有時候會這樣回應中間就提問的參與者,但最後也經常忘記要在後面把前面那個提問連結在一起講。我認為最好的方式就是:當聽眾有問題正好切中我後面準備要講的議題時,在當下那個主題找到機會點過去後面,把問題一次解決。除非以下兩種狀況不適宜這麼做:

a. 內容不是一對一點對點的跳,而是散落在不同的地方;
b. 對內容不熟悉,一知半解,思考一跳躍自己就亂掉,更不用說要解釋什麼。

得了說服力但失去重點

no.6 「這個定義是…」

為了增加說服力和公信力,有時我會引用 (quote) 某位專家講的整段話,特別是在解釋某些重要概念或名詞時,然後讀出來。我認為這其實無可厚非。但我發現每次我都要在讀完之後再摘取一些關鍵字,提醒聽眾,因為從他們一臉茫然的表情我知道他們沒聽懂。那麼,既然要提示關鍵字,何不在簡報上直接寫上去呢!

只能說,有時我想太多寫太多,結果卻沒人記得那一串文字到底要表達什麼。

限制參與者的自由

no.8 「你不需要拍啦,我會放在網站上!」

聽眾對著投影幕拍照有兩個原因:

a. 他覺得「這頁有用,留下來好好研究」;
b. 他覺得「這頁好像有用,但實在太複雜,先拍了再說。」

聽眾想多瞭解是好事,把簡報放上網站公開是好事,但如果我公開地限制聽眾的行動自由,就違反我自己的原則:「參與者可以做任何事。」

最後的提醒

我深信:學員在課堂上不專心打瞌睡吃東西上網,都是講師的責任,但專業的講師不是當面制止或斥喝,而是用其他方法扭轉局面,甚至在平日就要多做練習

作為引導師和講師,我對工作坊和課程的內容、教學方法和成果負責;參與者或聽眾為他們的學習態度負責。我可以陪著他們改變學習態度,但那需要花時間,而且是很長的時間。

我願意,他們願意嗎?抑或他們願意,我的生命有這樣時間空間嗎?

原文網址:http://www.innofaci.com/2014/09/01/speakers-never-say-those-things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Steven Tseng 曾憲鈺’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