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3

我想紀錄一個故事:

首先要回帶去到1996/97年左右。當時已經讀完兩個碩士嘅我,亦喺政府做中層文職,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家父當時喺台灣教大學,只會喺暑假及農曆新年才在港。有一年暑假,家父語重心長咁同我講:「仔,如果有能力你應該讀博士,只有喺大學做教學同研究,先會係一份真正自由嘅工。」

當時我心諗,教大學係好,不過讀博士好辛苦,仲可能要辭職返大學再讀,喺財政同現實上,係好困難。所以我敷衍家父幾句,就打完場無再講。不過「一份真正自由嘅工」呢句話,就留咗係我心中。

跟著就去到1999年,因為E-Commerce興起,我就跟風去科大再讀有關嘅碩士課程。入咗去科大之後,同其他同學傾開,知道2000年1月科大第一次為PT學生搞Exchange去UCLA,我就跟埋佢哋去UCLA讀咗一星期。喺打咗6年工之後再有機會FT上堂,我心入面有種好奇怪嘅感覺,就係想認真讀書同做研究。所以去完UCLA返去科大之後,我就同科大啲教授傾,問可唔可以用PT身份讀Ph.D.。

答覆係:可以一試,不過好多人讀唔成要退學;教授建議我讀完個碩士再讀博士。

返到香港之後,我遇到Emmy,亦即係我太太。當時佢差不多大學畢業,喺拍咗一年拖之後,我哋喺2001年6月結婚,而我9月就開始讀PT Ph.D.。讀Ph.D.真係好辛苦及好忙。我同學當中,有人喺搞到離婚收場;而我就好幸運,太太一直支持,甚至去到某些關卡我想放棄時,係佢叫我堅持唔好放棄。

後來有一次去外國開會,同一位華裔老教授 Prof. Lee食早餐,佢見當時讀緊Ph.D.嘅我手上有結婚戒指,就問我一句: “When did you get married? Before or after your study?”

Me: “She married me 3 months before I started my Ph.D. She knew that I would study Ph.D. before we got married”.

Prof. Lee:“She must love you very much”.

Indeed, I know this.

我喺2008年讀完博士,年底關島大學比咗個offer我,邀請我去做助理教授。可是由於兩地生活指數嘅差異,校方只能出到我喺香港嘅人工嘅7成比我。

我同太太講,我可以走亦可以唔走。

佢答:你想點?

我:我想走,因為已經近40,呢啲機會只得一次,不過要從頭嚟過…..

佢答:走啦。

咁9年前我就帶著太太同兩個仔,一家四口去咗關島從頭嚟過。

9年時間過咗,聽日係一個好特別嘅日子,因為我由聽日開始就會升做Full Professor。當中,雙親自小比我嘅教育同支持當然係好重要;不過,如果無我太太無私無怨嘅支持,包括支持我讀博士,支持我走去關島,以及在過去幾年全心照顧我同三名子女;令我可以專心做教學同研究,我也唔可能喺9年就升到做教授。

一切嘅嘢銘記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