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的「死譯」水果摘完以後呢?

知名經紀人/譯者譚光磊臉書,剛剛有句熱議的翻譯

譚光磊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grayhawklit/posts/10155481093496732
1 原文:Something like interest flickered in his otherwise dead eyes
2 原譯:一種像是有趣的東西閃現在他那其他情況下死氣沉沉的雙眼中

原譯讓人詬病的地方,是因爲不符合中英語言對焦點/新訊息的處理原則,直接硬套英文「焦點在前」的原則,硬搬「something like interest」讓它直接出現在中文句最前頭。中文平常喜歡把好戲/焦點/新訊息擺後頭,所以先說眼睛(舊訊息、次要、背景、已知、不意外),再說興趣(新資訊、重要、焦點、驚人或意外之處),說者、聽者、讀者都舒服習慣。

再來就是「在……中」之間的「東西」太長,這東西本身又包覆了一層次級的「……的」:「他那……的(雙眼)」,這麼的死譯,被批爲翻譯腔,很有理。

還好,只要按照中文的習慣,掉換兩個訊息的位置,主要問題就解決了,順便也解決「在……中」和過長「……的」的問題,如譚先生的試譯

3 他原本死氣沉沉的雙眼,此時閃現了一抹興味

或如某譯者留言提供更精簡的:

4 死氣沉沉的雙眼中燃起一絲興味。

對這中英文語法/行文上的對比差異處的認知,或說語感,原譯者心裡顯然沒有。

不過本篇想說的是,別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把原本沒問題的、應該保留的東西,順便一起丟掉了。要去蕪存菁,不要「把嬰兒連同洗完澡的水一起倒掉」。例如something like interest,作者這樣寫,顯然用心刻意要把這東西說得不太確定,說它沒到達肯定就是interest的程度,所以用like。不論譯者是否贊同作者這用字、是否視之爲繁冗拙劣,還是要拋棄主觀心態,用心把它翻譯過來,不是簡化成(a/an [量詞] of) interest就了事,那就可惜,不算忠實。

something這易被譯成字典體中文「某種/一種東西」的字,後再接like interest,一旦嘗過「字典體」這「方便麵」(大陸人口中的泡麵)而知味的譯者,當然寫成「一種像興趣的東西」(原譯寫「有趣」,扭曲了interest爲interesting),我們批評這死譯、提供較佳改譯的同時,仍要抗拒在「意譯」大旗的揮舞號召下(注意意譯這詞使用了引號),把它改成「一抹興味」的衝動。嚴格單從這句話來看,這已不忠實了。同樣,otherwise也非無意義的字,也不該略去。這種譯法,相對來說好讀太多太多了,很能取悅讀者、贏得讚賞——

偶爾一兩句話這樣「減譯」、「欠額翻譯」(undertranslation),顯然不太要緊,不必苛求。這譯法若變成固定套路,就是大問題了。

生硬的死譯好抓,一看便知,令人警覺。那是翻譯問題樹上,最低垂好摘的水果。但藏身於通達雅致中文裡的翻譯問題,反而很難察覺一些文筆很好的譯者,如果全書是這類譯法,爲害恐怕更大,這隱憂不能忽視。

應想想中文難道沒有表達something like X的需要嗎?這麼淺白的概念,中文當然有需要,即使那些中文的表達不總能直接對比英文的something like,還是存在。在此建議擺脫逐字對譯something like X的心障,但設法保留那something,讓like轉個方式用中文說出來:

3a 他原本死寂的雙眼這下閃現了一些什麼(的),(就說)是興趣吧

3b ……,是感興趣的光芒吧

朝這方向去推敲,當然要注意不能太長。這裡希望藉逗點停頓的功用,和「是……吧」補充說明那something,造成貼近like X那種不肯定語氣。這譯法,並非找到哪個現成中譯語料可參考,純屬臨時起意,大家可以商榷指教。3b則進一步添了「光芒」一詞,原文沒有,但隱含於flicker(閃現),與之搭配,避免讓人覺得「閃現[及物動詞]興趣[受詞]」是不夠到味的搭配,這在翻譯許可的範圍內,正如譚的用字「一抹」或另一位的「一絲」,也是中文自然行文之必要。另一位的「燃起」就是基於「火光」的概念「轉」譯flicker,這是必要、還是個人偏好,進入灰色地帶了。

「一點什麼」就是 something

「一點/一些什麼(的)」(後不接其他名詞)當作「something」的中譯,這是有跡可循的,中文母語的作家也這樣寫,這不是西化的白話文。可惜something今天的字典體譯者都十之八九自動寫出「某種/一種東西」(因爲「東西」才是名詞,才能「忠實」對應英文的something),卻全然忘了「什麼」這極常見的但看似只能當作疑問詞的東西,其實好用得很。

分享一些實例:

我由是毫不遲疑地相信了一點什麼。
我在三十五歲那年便已瞿然驚見自己所握有的秘密其實微不足道,且在我自以為比紅蓮多知道了一些什麼的時候,早就成為握在別人手中的某個秘密的一小部分(張大春 城邦暴力圖)
今晚到巴特那,進城後更開不動車。好不容易寸寸尺尺地挪到一家旅館,胡亂吃了一點什麼便倒在床上。 (余秋雨 千年一嘆)
忽然心中一動,像想起一些什麼,又似乎是聽見了一些聲響,說不清 (老舍 駱駝祥子 )

任舉一些中譯例,太多了:

「它得到了一點什麼了,」老人自言自語。「它不光是在那裡尋找。」(老人與海 張愛玲譯)
動作輕柔。不喜歡粗暴亂動。黑暗處親個嘴,永不說出去在我身上看到了一些什麼。(尤利西斯 金隄譯)
這種實務先於理論的次序,同樣表現在文學與藝術領域,這似乎對人類心靈的運作與文化的精義,訴說了一點什麼。(從黎明到衰頹 鄭明萱譯)
她是否曾把她的眼睛稍微張大一點呢?不是已經有一點點跡象顯示她聽見了一些什麼嗎?(蘇菲的世界 蕭寶森譯)
伯爵在送他走的時候低聲向他說了一些什麼,得到的回答是:“很好,伯爵閣下,我接受您的建議。” (基度山伯爵 蔣學模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