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馬克著、賴慈芸譯《翻譯教程》(A Textbook of Translation)系列(三):序文的翻譯(上)

系列文上一篇:

本文討論此書序文的翻譯。爲方便,問題的呈現完全按原文順序,如圖,問題並以三種顏色標示,區分該翻譯問題對原文意思影響的嚴重等級:粉紅——重大;綠——中等;黃——輕微。

分類是依主觀經驗,很隨意,讀者是否認同分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問題的實質內容與數量。爲細分清楚,同一句話如有多類問題,會用多個編號討論。此外,灰色代表我不確定處,但爲了討論交流還是提出,紅色底線表示原文的問題。

原文
中譯

(1) 文稿被betray,不是被「盜用」,只是內容被「洩露」。洩露的方式很多,被盜用的文稿固然算被洩露,但betray沒有「盜用」那麼詳細具體,這是一種超額翻譯(over-translation)

(2) 原文有examples of A, B and C,其中B是「translations with commentaries」,意爲「帶有評註的翻譯」,是一種翻譯的型態,是不可分割的一樣東西,譯成「譯文與評語」(translations and commentaries)中文讀起來變成可分開的兩種東西,也反映譯者是這樣理解,才會用and代替with。

translation with commentaries這類型,作者在書第二部分「翻譯的習作」的引言又寫了一次,那次譯者終於譯對(附上譯者註解的翻譯),可惜不記得回去改正前文。眼尖的讀者若發現兩處的中文不同,會誤認作者在講兩樣東西。詞彙、術語的翻譯在越是專業話題的文類(如指導如何做翻譯的教材)尤重前後一致

(3) three stimulating types減譯成「此類」,猜測譯者這裡不願或不敢寫「三種」,故意把那意思刪掉,順帶又刪去形容詞stimulating(不想讓作者顯得太自誇?)。譯者很可能算了算例子,發現共有

1.翻譯文本分析 2. 3. 譯文與評語 4. 翻譯批評

四種,懷疑作者是不是算錯成三種?答案的確是三種沒錯:

1.翻譯文本分析 2. 帶有評註的翻譯 3. 翻譯批評

據此我們推測錯誤(3)的刪減跟(2)的誤解有關,這或許就示例,譯者要有檢驗譯文前後敘述是否連貫的能力,這很要緊,可惜這次這能力沒讓自己發現前面的錯,加以改正,而是「前仆後繼」,創新錯以圓舊錯,共鑄成兩個錯。

前天看到很詳細的《射鵰英雄傳》英譯評論文,作者是施東來:

原文十分清楚地說明了郭靖吸入了很多蛇血,與後面出現的梁子翁想要吸郭靖的血來要回蛇血的情節形成因果關係,而譯文則只交代了郭靖 “很用力地用牙齒咬 ”大蛇,這也許會讓後面的情節讀來略微奇怪。

這個發現,顯示在翻譯(小說)的過程中,對故事情節的細部若有好理由而行改編、精簡,還需時時顧及情節前後能否銜接。譯者不僅是一句一句翻譯完就了事,還要有不錯的長期記憶,記得曾經對原文的意思動過什麼手腳,如果發現後來圓不了故事,必須回到當初偏離原意的起點去修正。敢改就要敢於負責。

(4) expansion這字用於書的出版,通常中譯是「擴增/擴充」版,不是「延伸」(extend),這兩個英文字義有些微差異。

(5) 的問題類似(4)但更明顯:revision意爲「修訂」(版),不是「改寫」(rewrite)。改寫的幅度遠大於修訂,有時候可以指全部砍掉重寫,但revision無論幅度大小,一定是在舊版本的基礎上修改。(4)(5)兩例展現紐馬克一直告誡譯者要極力避免的翻譯問題:沒必要卻用不精確的近義詞取代公認的、明顯的、最佳的詞彙。這個類型的翻譯問題在此書的中譯似乎一直出現。

(6) 看到英文寫X as well as Y(如這裡的an expansion as well as a revision),除非作者本身語感不佳而誤用,否則as well as的意思經常不等於單純的對等連接詞「and」。「and」所連結的名詞往往可掉換次序而不傷害意思,如I bought apples and oranges.也可寫I bought oranges and apples. 意思沒有太大差別,但X as well as Y卻不能寫成Y as well as X,因爲X as well as Y是凸顯X爲語篇裡未知的新訊息(discourse-new information)使其前景化(foregrounding),X也可以是較爲特別、驚人、重要、強調的東西,而Y則是已知的舊訊息(discourse-old information),處於背景(background),是較不特別、在意料中、次要、作爲比較的基準或前提的東西,兩者重要性不同,不得掉換。expansion是擴增版,是花費更多心血時間的產物,而revision不過是修訂,相對而言較不值得強調,所以紐馬克的意思是「不僅是前一本書的修訂,而且是擴增。」若把as well as簡化爲and:「是前一本書的延伸和改寫」,就丟失了「as well as」對expansion/revision兩件事做比較、評論其輕重、凸顯其一的功用和含義。

此外,跟剛剛例舉的「兩錯相關」的情形一樣,這裡我們又可以推論:(5)(6)兩個臨近的翻譯問題可能相關、會相互起作用讓譯文變得更好或更糟;理想的狀況是新錯舊錯兩兩抵銷,不幸的狀況是徒生新錯來和舊錯相伴。推導如下:如果譯者本來知道as well as有強調作用,但沒發覺起初revision誤譯爲「改寫」,所以先譯成「不僅是改寫,而且是擴增」,此時如果心裡夠警覺,懂得檢驗譯文的語義是否合理,就會發覺奇怪,因爲按常理說,「改寫」理應是至少跟「擴增」一樣費事、甚至更值得強調的一件事,所以中文行文應作「不僅是擴增,而且是改寫」,這個合理的中文與原文an expansion as well as a revision顯然矛盾、顛倒(記得推論的前提:譯者知道as well as的用法) ,這就會令譯者回溯前一個翻譯結果,去檢驗是否可能把revision誤解爲「改寫」而導致語病?這樣的話就有機會改正爲「修訂」,然後再重新往前推,套用as well as的強調意義,最後就可以寫成符合原意、無誤的翻譯:「不僅是修訂,而且是擴增」。不過,很可惜譯者在revision字義和as well as片語含義這兩方面恰都有誤解,導致雙重錯誤,寫成「是前一本書的延伸和改寫」而不知有問題,正如同沒有看到原文的中文讀者絲毫不會察覺這句中文有何問題,即使它已非作者之言。

(7) and which isn’t easily come by翻譯不見了,可順著前句語氣譯爲「,何況格位語法的論述得之不易」。作者提出兩個理由解釋爲何他「直接把格位語法論文附在書裡」,第一理由是,對於格位語法(case grammar),「at present I haven’t much more to say」,翻譯「目前我對格位語法的看法都在裡面了」,沒有新的見解好說。第二理由,就是這種看法「得之不易」。不懂譯者爲何只青睞一個理由而譯出,但捨去另一個理由而不譯?可能因爲看不懂to come by something這及物動詞轉爲被動式(something is come by)的用法?這一點也不難,Merriam-Webster高級學習詞典定義:

2 come by (something) : to get or acquire (something) [得到、取得(某事物)]
 > I asked him how he came by the money, but he wouldn’t tell me. 
 > A good job is hard to come by. [=it’s hard to get a good job]

(8) so many mistakes「好多錯誤」減譯成「有錯誤」,紐馬克本要藉這軼事說一說那個德國人真難搞,但這一小小的弱化,讓故事的精彩度略減。這是一種欠額翻譯(under-translation),把詳細的語意變得籠統。

(9) reviewed the book意思再簡單不過,是「(最後)他還是評論了」,卻譯成「又願意評論了」。譯者加入那「願意」二字實在匪夷所思。「願意評論」的語意並不蘊涵(entail)德國人最後「真的評論」了,或許紐馬克一氣之下跟他說,我不要你評論,這樣的話德國人即使起先願意評論,最後可能沒有評論。這假想例子只是要說明:「評論了」跟「願意評論了」語意是不同的,翻譯不能這麼隨便更改意思,這改動真令人猜不透譯者在想什麼。

(10) 「不重要」回譯成英文是not important,但原文是not the essential of (this book),essential是名詞,意爲「要素、本質、根本的東西、必不可少的東西」,這句話意思是「學術細節在這兩本書中都不是最重要/關鍵/要緊的部分」,這意思跟「都不重要」還是有些許差異的:在重要性的維度上,「不是最重要」並不強烈否定某物的重要性,可以把其重要性置於中間程度,但「不重要」則明確否定了重要性,意思更負面,連中間程度都達不到。你可以想一想important、not unimportant、not important之間,或我愛你、我不是最愛你、我不是不愛你、我不愛你之間種種的語意差異何在。這種X與not un-X的語義差別,紐馬克在別的書裡寫過,顯然身爲譯者他不會不思考這常見的文意現象。關於這一點(負負不得正),無論中文英文都大致相通,其實也不是什麼驚人的發現,深入一點的語法、語義學書籍都會討論。推薦一本面面俱到、以其大篇幅而言算是最新的、足以激盪你思考、挑戰傳統填鴨教育規範派的英語語法書:英國劍橋出版社的The Cambridge Gramma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2002)。

(11) 把because誤譯爲but,讓作者對他最在乎的「直譯」法所做的評價和理由,意思整個逆反成「我追求的是事實和準確」,是極爲匪夷所思的翻譯,因此已經用一整篇長文批評過。不再多說。

(12) truth(真、真實、真實性、真相、實話、忠實)譯爲facts 「事實」,認真推敲字義的譯者和讀者不會把兩者混爲一談、用同一個中譯來帶過,我已在同一篇文中引用另兩位譯者獨立的譯文,他們分別採用不同的字眼,都勝過用「事實」。有位歷史學家說過Truth derives from facts but is not dependent on them. 還有很多英文的閱讀材料讓我們體會truth和facts不同,不是精確的同義詞,所以翻譯時要有所區分。綜合(10)(11),這句可譯爲:

I am somewhat of a ‘literalist’, because I am for truth and accuracy.

我多少算是個「直譯派」,因爲我求真、求準。

這句話算是紐馬克翻譯理論萃取其中心思想的「一言以蔽之」,所以我又藉機把它呈現一次,因爲我認爲這話極爲適於基本翻譯策略。

避免文長,(下)集待續。不過要討論的素材既已見光(失策!),好奇的讀者可以自行英漢對照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