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蕪的下午,在巴黎。

到巴黎今天正好是第14天,秋意正濃,早晚氣息蕭瑟。

昨日一早去Parc de Sceaux ,與天氣預報完全相反,雨不停地下,在森林小屋一角躲雨。我安撫同行友人說:很快就會雨停。

果不其然,一個小時之後,天空放晴,直至中午天光大作。

開車的中國司機告訴我:天氣?天氣就跟法國的夫妻關係一樣,要是不好的時候會非常絕望,但是一下子馬上就又好了。

我想,是啊,絕望與希望起起落落,這就是生命的真貌。

獨自旅行在大國,我突然想起在各種外地工作的日子裡,那些喜怒哀樂最終都會統一成回憶,成為內心的一部分。

而在皇帝建造的大都市裡,四面八方湧來的人,組成了城市最卑賤,也最高尚的靈魂聚合體。

在這裡,有最高尚,也有最卑劣的靈魂。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