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看涨论(三)

货币的演变

现代货币经济学,对货币作为交易媒介这个功能存有迷恋。在20世纪,各国垄断地发行货币,并不断破坏其保值储存的功能,造成大众错误的看法,认为货币主要定义只是交易媒介。很多人批评比特币不宜当作货币,因为它的价格波动太大,不适合作为交易媒介。然而,这是本末倒置的说法。货币的发展一直是循序渐进的:先扮演保值储存的角色,接下来再才是扮演交易媒介的角色。边缘主义经济学的先驱之一斯坦利杰文斯(Stanley Jevons)解释

从历史上来看……似乎黄金首先的用途,是作为有价值的商品之装饰; 其次,作为储存的财富; 第三,作为交易的媒介; 最后是价值的计量衡量。

运用现代的术语,货币皆以这四个阶段演变:

  1. 收藏品:在货币商品进化的第一个阶段,它所以被需求,完全基于本身特有或异常的属性,通常只不过是持有者心血来潮的收购。贝壳、珍珠与黄金在日后演变为更熟悉的货币之前,都是收藏品。
  2. 保值储存:一旦被足够多的人所需求,这个货币就会被视为一种保值的手段。一旦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它可以作为保值储存,它的购买力,会随着需求量的提高而提高。当它被广泛持有时,它的购买力最终会稳定下来,而渴望用它作为保值储存的新人,就会逐渐减少。
  3. 交易媒介:在众人都接受这个货币可以作为保值储存后,它的购买力将会稳定下来。购买力一旦稳定,使用这个货币来完成交易的机会成本,将会降低到适合它作为交易媒介的水平。在比特币刚开始发行的日子里,因为使用比特币会有巨大的机会成本,许多人并不把它当作交易媒介,只看作一种初步的保值储存。有个人花10,000个比特币(价值约为9,400万美元)买了两个比萨饼的著名故事,更加深这个令人困惑的印象。
  4. 计量单位:当货币被广泛地作为交易媒介来使用时,它可以用来定价货物。也就是说,大多数的商品都会有与这个货币的兑换率。不过,如果说当今比特币已可用于计量商品价值的单位,倒是一种常见的误解。例如,虽然我们可以用比特币购买咖啡,但目前所列出一杯咖啡的价格,并不是真正的比特币价格; 而是按照商家所希望的美元价格转换而来。如果比特币对美元的价格下降,则商家所要求的比特币数量便会相应增加。只有当商家愿意接受比特币支付,而不考虑比特币对法定货币的汇率时,我们才能真正认为比特币已成为了计量的单位。

在美国,美元无缝地扮演了金钱的三种角色:提供交易媒介,计量商品成本的单位,以及可保值储存的资产。另一方面,在阿根廷,虽然比索被用作交易媒介 — 用于日常购买,但没有人用它作为保值储存。用比索来保值相当于把钱扔了。人们如果想要储蓄,他们会把比索兑换成美元。由于比索的价值非常不稳定,人们通常会记住商品的美元价格;随着时间推移,美元提供了更可靠的计量单位。

比特币目前正从货币化的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比特币可能要经过好几年,才会从一个初始的保值储存,转变成为一个真正的交易媒介,而到达那里的路径上,仍然充满着风险和不确定性。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转换也花了黄金许多世纪。像比特币这样商品货币化的过程,现今活在世上的我们还没有经历过,所以在比特币货币化的这个道路上,我们将会得到许多宝贵的经验。

路径依赖

在货币化的过程中,货币商品的购买力会向上飙升。因为购买力的增加,使许多人认为:比特币的价值被严重高估,而造成了贬义的“泡沫”的出现。所有货币商品,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它们的购买力高于使用价值。事实上,在历史上有许多货币本身,压根没有使用价值。货币商品的购买力与其本身的使用价值之间的差异,可以被认为是“货币溢价”。在上文所列出的货币化的过程中,货币的溢价会增加;然而,溢价的成长并不一定会走在一条可预测的直线上。正在货币化的甲币,可能会被另一个更适合作为货币的乙币所取代;而甲币的货币溢价,也可能会完全下降甚至消失。当世界各国政府,基本上使用黄金取代白银为货币后,白银的货币溢价,几乎在19世纪后期全部消失。

当然,泡沫故事的问题是:它可以用来形容各种各样的价格路径,因此它无法对任何一种特定的价格路径,提出解释。

货币化的过程是遵循博弈论的;每个市场参与者,都试图预测,其他参与者的总体需求,进而预测货币未来的溢价。由于货币溢价的后面,并没有任何实值的支撑,因此市场参与者,在确定货币价格是便宜还是昂贵,以及是该买入或卖出时,倾向于默认过去的价格。当前需求与过去价格的关系被称为“路径依赖”,它或许正是人们想要理解货币商品价格变动时,最感觉困惑的原因。

“我以230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比特币],并且在我手上立刻翻了一倍。 接着,我开始说,“我不能再买更多了”,尽管这个想法的依据来自我最初买到的价格。然后,在上周中国对交易所进行搜查时,我却开始对自己说:“噢,好,我希望它的损失惨重,这样我就可以去买更多了。 ”

事实是,对货币商品来说,“廉价”和“昂贵”的概念基本上并没有多大的意义。货币商品的价格,并不反映于它的现金流量,或它本身实用的程度,而是取决于它能多么广泛的负担起货币的各种功能。

你会意识到这是一种宗教 — 我们相互倾诉并赞同的一个故事。宗教的采用曲线是我们应该去考虑的。它几乎是完美的 — 只要有人加入,他们会跟所有人讲,并出去传福音。然后他们的朋友也来了,他们也开始传福音。

虽然拿来跟宗教相提并论,会给比特币带来非理性信仰的氛围,但各个持有者为了一个优质的货币商品,同时为了整个社会能够普遍使用它,而进行福音传播,其实非常合理。货币是所有贸易和储蓄的基础,因此采用优质形式的货币,对社会所有成员的财富创造具有巨大的倍增效益。

货币化的曲线

尽管货币化没有既定的曲线,但在比特币货币化相对简短的历史中,出现了一种值得探索的模式。比特币的价格曲线的增长幅度似乎遵循分行模式(fractal pattern),分形的每次迭代都与高德纳炒作周期(Gartner Hype Cycles)的经典形状相匹配。

高德纳群组

自2010年首次交易以来,比特币市场目睹了四个主要的高德纳炒作周期。事后看来,我们可以精确地找出,每个炒作周期的价位,以及每个周期里的投资群组者的特性。

民族国家的加入

比特币的最后的高德纳炒作周期,将在各国开始积累,并将其作为本国外汇储备的一部分时开始。因为目前比特币的市值太小,大多数国家不认为有储备的需要。然而,随着私营业界的兴趣增加、比特币的资本额接近1万亿美元时,大多数国家,会开始进入,这个流动性饱足的市场。第一个正式把比特币加入到他们的储备的国家,可能会引发其他国家的相拥而至。当比特币最终成为全球储备货币,那么最早采用比特币的国家,会在他的资产负债表里看到最多好处。不幸的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是,行政权力最强大的国家 — 像朝鲜这样的独裁国家 — 以最快的速度积累比特币。行政权力弱小的西方民主国家,因为不愿意看到,独裁国家的财政状况被改善,会因此犹豫不决,而导致他们在积累储备比特币方面,出现落后的反应。

从中央银行和监管机构的角度来看,还有一个可能更加严重的危险:比特币可能不会崩溃。如果对加密货币的热情,仅仅是它被广泛作为美元替代品的前兆,它将威胁中央银行对货币的垄断能力。

未来几年,矽谷的企业家和创新者,与银行业和中央银行之间,将发生一场巨大的斗争:前者将努力让比特币免于受到任何国家的控制,而后者将竭尽全力管理比特币,以防止其行业和发行权力被破坏而瓦解。

成为交易媒介的过渡期

就如同不被重视的商品,不能被交易所接受,货币商品在被广泛采用之前,不能成为被普遍接受的交易媒介(“货币”在经济上的标准定义)。在获得广泛采用的过程中,作为保值储存的货币商品的购买力,会向上飙升,因而产生的机会成本,会使持有之人放弃以它作为交换的媒介。只有当使用保值储存时的机会成本,降到相当低的水平后,它才能会转变成为普遍接受的交易媒介。

--

--

Director - Binance Labs

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