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看涨论(四)

Flora Sun
Flora Sun
Mar 17, 2018 · 11 min read

Translated from The Bullish Case for Bitcoin (part 4 of 4) by Vijay Boyapati.

本系列文章的前几个段落,大多都着重于比特币的货币性质。有了这些基础,现在我们可以来探讨,对于比特币最常见的一些误解。

比特币是一个泡沫

与所有以市场为基础的货币商品一样,比特币也有其货币溢价。货币溢价是导致人们普遍批评比特币是“泡沫”的主要原因。其实,所有的货币商品都有货币溢价。事实上,这种溢价(市场价位超过本身的使用价值或需求价值)正是所有货币的特征。换句话说,货币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有可能是泡沫。矛盾的是,在货币的早期阶段,货币商品既可能是泡沫,也可能同时被低估了它的价位。

比特币太不稳定

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是它新生的机能。在刚开始的头几年里,比特币表现得像仙股股票(penny stock),任何大买家 — 比如文克莱沃斯双胞胎(Winklevoss Twins) — 都可能引起其价格的大幅上涨。随着多年来采用率和流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波动性相应下降。当比特币达到黄金市值时,它会显示出类似于黄金的波动水平。当比特币的市场资本超过黄金时,波动性将会更加下降,到达它作为广泛使用之交易媒介的水平。如前所述,比特币的货币化,发生于一系列的高德纳炒作周期中。在炒作周期的平原阶段,波动率最低;而在周期的高峰期和崩溃阶段,波动率最高。由于市场的流动性增加,每个炒作周期的波动率都将低于前一周期。

交易费用太高

最近对比特币系统的批评是,传输比特币的费用增加,而使其不适合作为支付系统。但是,预期的费用增长是稳健的。用交易费用支付给比特币矿工,让他们有一定的成本,去验证、通过各个交易,进而保全网络系统。支付矿工可以通过交易费或区块奖励。区块奖励是当前所有比特币持有者,透过通货膨胀所承担的代价。

鉴于比特币有既定的产出时间表 — 这是一种保值储存的理想货币政策 — 区块奖励最终将降至零,那么网络系统最终必须以交易费为担保。收费“低”的网络安全性很低,并且容易受到外部审查。那些吹捧低费用的比特币替代品的人,不知不觉地描述了这些所谓的山寨币(alt-coins)的弱点。

批评比特币交易费用过“高”的根源,在于他们认为比特币应该先是支付系统,然后才是保值储存。正如我们从货币的起源所看到的,这种信念其实本末倒置。只有当比特币已经成为一个完善建全的保值储存时,它才会变得适合作为交易媒介。此外,一旦交易比特币的机会成本,达到适合作为交易媒介的水平,大多数的交易将不会发生在现有的比特币网络上,而会发生在费用更低得多的“第二层”网络上。第二层网络,比如闪电网络 (Lightning Network) ,提供了类似于19世纪用于转让黄金的承兑票据。银行使用承兑票据,因为转让金条的成本,远高于将代表黄金所有权的票据转让。与承兑票据不同的是,闪电网络不但将允许以低成本转让比特币,而且几乎不需要(像银行那样)能够被信任的第三方。闪电网络的发明是比特币历史上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革新,随着它在未来几年的发展和应用,其价值将变得更加明显。

竞争

作为一个开放源码软件协议,任何人都可以复制比特币的软件,并模仿它的网络。这几年来,已经发展出许多仿制币,从像莱特币(Litecoin)这样的拷贝式的模仿,到非常复杂的变种,如承诺允许利用分布式计算系统来执行各种智慧型合同的以太坊。由此产生了一个常见的对比特币的投资评论:当竞争对手能够轻松创建,并加入创新的功能时,比特币无法保持其价值。

这种观点的谬误,在于这些比特币的竞争者,无法在这领域里拥有最先或主导技术的“网络效应”。因为比特币已经主导网络,而使用比特币更会让它的价值增加。这种网络效应,本身就是一个特性。事实上,对于任何具​​有网络效应的科技来说,它的网络效应便是它最重要的特性。

比特币的网络效应包括:市场的流动性、拥有它的人数、维护和改进软件的开发者,以及品牌知名度的提高。包括民族国家在内的大型投资者,将寻求最具流动性的市场,以便他们能够快速进入和退出市场,而不会影响其价格。开发人员会涌向拥有最优秀人才的优势开发社区,从而加强该社区的实力。品牌意识是会自我强化的,人们提到比特币可能的竞争对手时,多半是在提到比特币本身的时候。

有个分叉的路

2017年流行的趋势,不仅是模仿比特币的软件,而且是复制比特币过去交易的所有纪录(名称为区块链)。将比特币的区块链,复制到某一个时间点,然后分裂到另一个全新的网络,被称为“分叉 (forking)”。在这个分叉的过程中,比特币的竞争对手因此有机会克服“如何找到一大群用户,把新的代币分发给他们” 的挑战。

有个重要的分叉,发生在2017年8月1日,当天一个名为比特币现金(BCash)的新网络正式问世。在2017年8月1日之前,持有N个比特币的用户,在持有N个比特币之外,还立刻持有N个比特币现金的代币。数目虽小但是声音很大的比特币现金支持者,不知疲倦地试图通过使用类似的命名,同时努力说服比特币市场中的新手:比特币现金才是“真正的”比特币;借此来盗用比特币的品牌知名度。以目前两个网络的市场资本的大小来看,他们的这些尝试非常失败。然而,对新的投资者来说,其他比特币的竞争对手,还是会拷贝比特币及其区块链,并有可能成功地超过比特币的市值,而成为真正的比特币。

从比特币和以太坊发生的主要分支中,可以看出一个重要的规则:大多数市场资本化将保留在拥有最高水平和最活跃的开发者社区的网络上。虽然比特币可以被看作是新兴的货币,但它还是一个建立在软件上的软体网络系统,需要进行维护和改进。购买只有少数、甚至缺乏有经验的开发人员所支持的代币网络,等于购买一份复制的微软Windows,而得不到微软最好的开发人员的支持。从去年分叉发展的历史可以清楚看到:最优秀、最有经验的电脑科学家和密码学家,仍然致力于原始比特币的开发,而不参与那些靠拷贝它而创建的越来越多的模仿者。

真正的风险

虽然媒体和经济业界对比特币的批评普遍错位,或对货币发展没有全面的理解,但投资比特币时,仍然存在实际上的重大风险。在考虑对比特币进行投资之前,让潜在的比特币投资者理解并衡量这些风险仍是明智之举。

协议风险

比特币协议和它所使用的密码原语,有可能会被发现存在着某个设计缺陷,或者随着量子计算的发展,而变得不安全。如果在协议中发现一个缺陷,或者某些新的计算方式,可能破坏支撑比特币的加密技术,那么大众对比特币的信任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在比特币发展的早期,协议风险是最高的,因为在那时,即使对经验丰富的密码学家来说,中本聪是否实际上已经找到了拜占庭将军问题的解决方案,并不确定。这些年来,对比特币协议有严重缺陷的担忧已经消退,但鉴于其技术性质,即使可能性很低,协议风险将一直存在于比特币中。

交易所的关闭

由于分散式、无中心的设计,比特币在应对各个政府欲将其进行监管或关闭的众多的尝试,显示了出色的适应能力。然而,进行以法定货币买卖比特币的交易所,却是高度集中的,并且容易于受到监管和关闭。如果这些交易所都不存在了,或是银行体系统停止与它们进行业务,即便不能完全停止比特币货币化的过程,也将会给予严重地打击。尽管比特币有其他替代流动资金的来源,例如场外交易商和买卖比特币的分散市场(如 localbitcoins.com ),但价格发现的关键过程都发生在最集中、流动性最高的交易所。

减轻交易所关闭的风险,要使用司法套利。从中国开始的著名交易所Binance,在中国政府命令其停止在中国的业务之后,转移到日本。各国政府也担心,会扼杀一个可能与互联网一样重要的新兴行业,因为那会使其他国家获得巨大的竞争优势。

只有在全球协调的状况下,将所有的比特币交易所进行关闭,比特币货币化的进程才会完全停止。比特币正在被广泛地采用,就像要完全拆掉互联网一样,彻底停止比特币网路系统,在政治上是行不通的。然而,这种停止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因此这仍是投资比特币时,必须考虑的风险。正如前面关于民族国家加入的部分所讨论的那样,各国政府终于渐渐地意识到,这个非主权、抵制审查的数字货币,对其货币政策构成强大的威胁。他们是否会或者能够在比特币变得更根深蒂固,根本不在乎反对它的政治行动之前,采取联合行动?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互换性

比特币区块链的开放性和透明性,使各政府有可能将某些曾经在被禁止活动中使用过的比特币,标记为“已污染”。尽管比特币在协议层面的抵制审查力,允许这些比特币仍然被传输,但如果出现法规,禁止交易所或商户使用此类比特币的话,它们可能变得毫无价值。万一发生这种情况,比特币便会失去优良货币的关键属性之一:可互换性。

为了改善比特币的互换性,需要在协议层面进行改进,以提高交易的隐私性。尽管,门罗(Monero)和Zcash等数字货币已在这方面有了新的发展,但比特币的效率和复杂性,及其隐私之间,仍然需要做重大技术性的妥协。增强隐私功能是否可以添加到比特币中,而不致以其他方式损害其作为金钱的用处,这仍是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

结论

比特币是一个才刚启蒙的货币,正在从收藏品的阶段,转变成为保值储存。作为非主权货币商品,在未来的某个阶段,比特币有可能成为像19世纪古典金本位制的黄金一样的全球货币。将比特币作为全球资金使用的可能性,恰恰支持比特币看涨论。早在2010年,中本聪就在与麦克、赫恩(Mike Hearn)的电子邮件交换中阐述:

如果你想像,它被用于世界商业的一小部分,那么全世界只有2100万个硬币,所以每一个硬币的价值会更高。

中本聪发表比特币网路的软体之后,才华横溢的密码学家哈尔芬尼(Hal Finney)收到了第一批比特币,他毫不含糊地发表,他看涨比特币的论点​​:

想像比特币成功了,并成为世界各地使用的主要支付系统。那么货币的总价值应该等于世界上所有财富的总价值。目前我找到的全球家庭财富总额,估计在100万亿,到300万亿美元之间。拥有2000万美元的硬币,每枚硬币的价值约为1000万美元。

即使比特币不能成为完全成熟的全球货币,地位仅仅可与黄金竞争,作为一个非主权的保值储存,目前它仍被大量的低估。将现存地之上黄金供应(约8万亿美元)的市值,映射到比特币供应量的最大,2100万个硬币,每个比特币的价值,约为380,000美元。正如我们在前面章节中的探讨,对于那些使货币商品适合作为保值储存的属性,除了历史悠久这一点之外,比特币在每个属性上都优于黄金。随着时间的推移,林迪效应持续下去,悠久的历史终将不再是​​黄金的竞争优势。因此,预测比特币将在未来十年内接近并可能超过黄金的市场资本值,并不能说完全不合理的。这篇文章要提出一个警告:大部分黄金的资本化是来自各个中央银行认为它是一种保值储存。比特币要达到或超过黄金的资本总额,某些国家的参与将是必要的。西方民主国家是否会参与比特币的持有权目前尚不清楚。不幸的是,自大无能力的独裁政权和盗贼统治,更可能将成为第一批进入比特币市场的国家。

就算没有任何国家参与比特币市场,比特币仍然有看涨的可能。作为仅用于小额和机构投资者的非主权保值储存,比特币尚处于采用曲线的早期阶段- 所谓的“早期多数”现在正在进入市场,而距离后期多数和落后者进入市场,还有几年的时间。随着小额和机构投资者更广泛的参与,价格在10万美元至20万美元之间是很可能的。

拥有比特币,是全球人士皆可参与、为数不多的不对称投注之一。就像看涨期权一样,投资者的下限空间限制在1倍以内,而潜在的上涨空间却然是100倍或者更多。比特币是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泡沫,其规模和范围取决于世界公民有多么希望保护他们的储蓄,以免受政府经济管理不当而受到损失。的确,比特币就像凤凰一样,从2008年全球金融灾难 — 一个由美联储等中央银行的政策引发的灾难 — 的灰烬中升起。

除了比特币的金融功能外,其作为非主权保值储存的崛起,将会给地缘政治带来深远的影响。全球性的非通货膨胀保值储存,将迫使各国将其主要资金机制,从通货膨胀改变为直接税收;这在政治上是不太会被接受的。转向税收作为其唯一收入的各个国家,不但会遭受到政治上的痛苦,而且其规模也将缩小。此外,全球贸易,将以符合戴高乐所希望的方式解决,即任何国家,都不应该享有任何特权:

我们认为有必要在无可争议的货币基础上,建立国际贸易;就像在世界的巨大灾难之前那样,在没有任何特定国家的标志的情况下建立国际贸易。

从今50年之后,比特币会将是那个货币基础。


本文其他部分:

【比特币看涨论】(一)

【比特币看涨论】(二)

【比特币看涨论】(三)

【比特币看涨论】(四)

本文内容与图片来自原文作者 Vijay Boyapati

Flora Sun

Written by

Flora Sun

Director - Binance La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