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看漲論(二)

Flora Sun
Flora Sun
Mar 17, 2018 · 9 min read

Translated from The Bullish Case for Bitcoin (2/4) by Vijay Boyapati.

優良保值儲存的特性

當不同的保值儲存相互競爭時,勝出的多半具有,某些特定的屬性,並隨著時間的推衍,而增加眾人對其的需求。雖然有許多物品被用做保值儲存或“原始貨幣”,但只有具備因為特殊需求,而出現的特定屬性的物品,才能在競爭中勝出。 一個理想的價值儲存應有下列特性:

  • 耐用:此種物品不該容易腐爛,或容易被破壞。 因此,小麥不是理想的保值儲存。
  • 便攜式:此種物品必須易於運輸和儲存,從而可以防止丟失或盜竊,並方便進行遠距離的交易。 因此,牛比金手鐲更不理想。
  • 可互換性:任何一件此種物品,應該可以和另一件同種等質的物品互換。 如果沒有可互換性,雙重巧合的需求,仍然沒有被解決。 因此,黃金比那些形狀和質量都不規則的鑽石更為理想。
  • 可驗證的:此種物品必須易於,快速的識別,以及驗證其真偽。 簡單迅速的驗證方法,提高了收件人在交易時的信心,並增加了交易完成的可能性。
  • 可分割性:此種物品必須容易於分割。 儘管,在貿易不頻繁的早期社會,這種屬性並不那麼重要;但隨著貿易的蓬勃發展,和個別數量變得更小,更精確,可分割性就變得更加重要了。
  • 稀缺性:正如尼克·薩博所說的:貨幣商品必須具有“不值得去偽造的成本”。 換句話說,此種物品不能是豐足的,也不該是容易獲得的,或者容易大量生產的。 稀缺性也許是價值儲存最重要的屬性,因為它正好擊中了,人們渴望收集罕見物品的天生慾望。稀缺性是保值儲存的最根本的價值來源。
  • 悠久的歷史:一件物品被視為對社會有價值的時間越長,其作為保值儲存的信服力也就越大。長期建立的保值儲存,很難被新貴所取代,除非有外力征服,或是這個新貴,在上述其他屬性中具有顯著的優勢。
  • 抵制審查:在數字化的現代社會裏,由於審查無所不在,也凸顯了抵制審查的這個新屬性。也就是說,扮演非當事人的監督者(諸如公司或國家)該有多少影響力,去阻止商品持有者,保留或使用價值儲存的權力。對於那些生活在,試圖強制執行資本管制,或取締各種形式之和平貿易的,政權下的人們,有抵制審查性的價值儲存,會是他們的理想選擇。

下面的表格根據上面列出的屬性,將比特幣、黃金和法定貨幣(例如美元)進行評分,然後對每個等級進行解釋:

耐用性:

黃金是無可爭議的耐久之王。 絕大多數曾被開採或鑄造的黃金,包括法老王的黃金,至今天依然存在,並很可能在千年之後,還仍然可以使用。 在古代用作貨幣的金幣,今天仍然保有相當的價值。 法定貨幣和比特幣,基本上是擁有代表實物(如紙質賬單)的數字記錄。 因此,我們不用特別注意其代表實物本身的耐用度(因為一張破爛不堪的美元鈔票可以很容易地交換成另一張新的鈔票),而我們要關心的,反而是發行貨幣的機構之長久性。 我們在歷史上可以看到許多國家或政府的建立和滅亡,而它們發行的法定貨幣,也隨之消失。 魏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的紙馬可(Papiermark),地租馬克(Rentenmark)和帝國馬克(Reichsmark)不再有價值,因為發行的機構已不存在了。 如果我們該遵循歷史的指引,那麼單純地相信法定貨幣可以長期保值似乎是件蠢事 — 但美元和英鎊在這方面是相對異常的。至於完全沒有發行機構的比特幣,只要支持它的網絡一直存在,可能比特幣反而最能持久。鑑於比特幣仍處於起步階段,現在要就它的耐久性提出強有力的結論,可以說是為時尚早。 然而,我們已經可以看到,一些令人鼓舞的徵象:儘管各國政府試圖規範比特幣,以及它多年來受到各種型式的駭客攻擊,但它的網絡仍然繼續在存在,且發生作用,高度顯示出它“反脆弱”的能力。

便攜式:

比特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方便攜帶的保值儲存。 代表數億美元的私有密鑰,可以存放在微小的USB驅動器中,輕鬆攜帶到任何地方。 而且,同樣的價值,也可以立即在地球任何兩端的人們之間傳送。 法定貨幣基本上是數字化的,也非常便於攜帶。 但是,政府法規和資本管制意味著大量的價值轉移通常需要幾天,甚至根本不可能。 現金可用於避免資本管制,但得考慮存儲風險和運輸成本。黃金因為它實物的重量,算是最不便於攜帶的保值儲存。 難怪大多數的金條從未運輸過。 當金條在買方與賣方之間轉手時,通常只是轉手了黃金的所有權,而不是金條實物本身。 遠距離傳送黃金實物的成本高,風險大,而且耗時。

可互換性:

黃金提供了可互換性的標準。 當黃金融化時,一盎司的黃金與另外一盎司,基本上是沒有任何區別的,而黃金一直在市場上,以這種方式交易著。 另一方面,法定貨幣只能用發行機構允許的面額互換。 雖然大部分的法定鈔票,通常都會被商人接受,但在有些情況下,大面額紙幣與小面額紙幣受到的處理方式會有所不同。 例如,當印度政府試圖摧毀印度的未徵稅灰色市場時,將其所有500和1000盧比的鈔票非貨幣化。 非貨幣化造成500和1000盧比的鈔票,只能以低於其面值的價格進行交易,使得它們不再是,能夠與其它較低面值的鈔票相互替換的真正貨幣。 比特幣在它的網絡裏是可以互換的,這意味著每個比特幣在比特幣網絡上傳輸時的待遇都是一樣。然而,由於比特幣在區塊鏈上可追溯其來去,因此特定的比特幣可能因其在非法貿易中的使用而受到污染,商家或交易所有可能被迫,不接受這種受到污染的比特幣。如果不改進比特幣網絡協議的隱私性和匿名性,比特幣的可互換性不能與黃金相比。

可驗證性:

大致來說,驗證法定貨幣及黃金的真偽還算容易。 然而,儘管鈔票上有防止偽造的功能,但各個國家和他們的公民,仍然面臨著被偽鈔欺騙的可能。就連黃金也不能幸免。 精明的犯罪分子用鍍金鎢為假黃金而欺騙投資黃金者。 反之,比特幣可以用數學來驗證。利用加密簽名的方式,比特幣的持有人可以公開地證明自己是擁有人的身分。

可切分性:

比特幣最小的單位是億分之一個比特幣,如此微小的數量就可以進行傳輸(然而,網絡費用可能使得少量傳輸變得不經濟)。 法定貨幣通常被切割為幾乎沒有購買力的小零錢,因此,在實用上,法定貨幣的可切割性得算是足夠的。 黃金當然可以被分割,但在分割成太小後,就不容易使用了,因此對於較低價值的日常交易,黃金是不太合適的。

稀缺性:

最能明顯區分比特幣和法定貨幣是,比特幣預先定制的稀缺性。 按照設計,總共能產生的比特幣,就只有2100萬個。 這可以讓持有人知道,他們擁有的比特幣,佔總量的多少。 例如,擁有10個比特幣的人,會知道地球上最多有210萬人(不到世界人口的0.03%)可以擁有與他們一樣多的比特幣。雖然在歷史上黃金是相當的稀缺的,但沒有人能保證黃金供應量不會增加。 如果某一天,我們突然發現了,某一種廉價的採礦或獲取黃金的新方法(例如海底小行星採礦 ),那麼黃金供應就有可能急劇增加。 最後,法定貨幣雖然在歷史上只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發明,但已經有許多事件證明,其供應量會不斷地增加。各國政府都有用增加貨幣供應量,來解決短期政治問題的傾向。世界各地法定貨幣的持有者可以肯定,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各地通貨膨脹的趨勢,他們的儲蓄只會實質上變相地減少。

悠久的歷史:

沒有其他的貨幣擁有像黃金一樣悠久的歷史。黃金有著傳奇的色彩,只要人類文明存在,黃金就會被珍視。在遠古時代鑄造的黃金硬幣,至今天依舊保持著顯著的價值。法定貨幣是歷史上相對較新,而不尋常的發明。 從一開始,法定貨幣就普遍地具有,最終會變得毫無價值的趨勢。在歷史上幾乎沒有執政者,能抵擋利用通貨膨脹這樣的方法,來對其公民無形中徵稅的誘惑。如果以法定貨幣支配全球貨幣秩序的20世紀,確立了任何經濟真相,那就是法定貨幣不可能在長期,甚至中期內,維持其價值。 比特幣雖然沒有很長的歷史,但已經在市場上通過許多測試,以一個有價值的資產來看,它極有可能不會在任何近期內消失。此外,林迪效應 (Lindy Effect)暗示,比特幣存在的時間越長,社會大眾越有信心,它會持續地存在。 換句話說,社會大眾對新型貨幣商品信任的本質是漸近的,如下圖所示:

如果比特幣存在了20年,那麼幾乎可以確定,人們將會普遍對它具有永遠的信心。就像人們認為互聯網是現代世界的重要一環一樣。

抵制審查

早期需求比特幣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是使用於非法毒品的交易。這造成許多人之錯誤的第一印象,使他們認為,需求比特幣主要來自於比特幣表面上的匿名性。 但是,比特幣完全不是匿名貨幣。 每一筆在比特幣網絡上傳輸的交易,都會永久記錄在公共的區塊鏈中。交易的歷史記錄,可以確定資金流動的來龍去脈,進而用做日後的取證分析。著名的MtGox搶劫犯的兇手能夠被逮捕,就是靠著這種分析導致。雖然一個足夠謹慎和小心的人,在使用比特幣時,可以隱藏自己的身份,但這不是比特幣受歡迎於交易毒品的原因。對被禁止的活動而言,比特幣的關鍵價值,在於它的傳輸在網絡層面上是”不需要被任何人許可”的。當比特幣在比特幣網絡上傳輸時,沒有人可以從中干預,或決定是不是該允許這項交易。作為一個分佈式的點對點網絡,比特幣本質上就是為抵制審查而設計的。這與法定銀行制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法定銀行的制度下,各州政府會規範銀行,而其他機構也會對貨幣的傳送有所把關,它們會報告或防止非法使用法定貨幣。監管貨幣傳送的一個典型例子是資本管制。例如,如果一個富有的百萬富翁,希望逃離一個壓迫的政權,他們可能會發現,把財富轉移到新的居籍地非常困難。雖然黃金並不是由各地政府發行,但它的實物特性使它難以從遠距離傳播,黃金因而較比特幣更容易受到的國家的監管。 印度的“ 黃金管制法案(Gold Control Act of 1968)” 就是這種法規的一個例子。

比特幣在上述大多數的屬性中都佔有優勢,使其能夠在邊際上,超越現代和古老的貨幣產品,並對其日益普及,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 特別是,抵制審查和稀缺性這樣的強大的組合,已經提供許多富有的投資者,強大的動力,讓其將部分的財產分配給這個新生的資產。


本文其他部分:

比特幣看漲論 (一)

比特幣看漲論 (二)

比特幣看漲論 (三)

比特幣看漲論 (四)

本文內容與圖片來自原文作者:Vijay Boyapati

Flora Sun

Written by

Flora Sun

Director - Binance La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