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day, we are very excited to announce our first grantee for the.

Our first Fellow is , the first mobile wallet that is open-source, free to use, and focused on making it easy and delightful to use Grin on your phone.

Here is some background for…

Today, we are very excited to announce the , an initiative to support open source development of the blockchain stack. We hope that this program will play a meaningful role in growing a healthy and thriving ecosystem.

For those of you who are not familiar with Binance Labs…

Last Thursday evening, Binance Labs hosted our first meetup with two panels in Prague. We were incredibly privileged to be joined by exceptional panelists who were also attending Devcon4. …

Last Thursday evening, hosted our first meetup with two panels in Prague. We were incredibly privileged to be joined by exceptional panelists who were also attending Devcon4. …

Last week, hosted our first meetup in Prague. Over 350 attendees gathered in a World War II-era bunker for two engaging panel discussions. …

The blockchain is a distributed, peer-to-peer system with no central authority. While decentralization prevents corruption from any single party, it requires a reliable consensus protocol for decision-making. In computer science, this is a classic problem, called the (BGP), which is encountered by distributed systems. …

Two types of record-keeping models are popular in today’s blockchain networks. The first method is called the UTXO (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 Model and the second one is the Account/Balance Model. The UTXO model is employed by Bitcoin, and Ethereum uses the Account/Balance Model. …

Translated from by .

本系列文章的前几个段落,大多都着重于比特币的货币性质。有了这些基础,现在我们可以来探讨,对于比特币最常见的一些误解。

比特币是一个泡沫

与所有以市场为基础的货币商品一样,比特币也有其货币溢价。货币溢价是导致人们普遍批评比特币是“泡沫”的主要原因。其实,所有的货币商品都有货币溢价。事实上,这种溢价(市场价位超过本身的使用价值或需求价值)正是所有货币的特征。换句话说,货币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有可能是泡沫。矛盾的是,在货币的早期阶段,货币商品既可能是泡沫,也可能同时被低估了它的价位。

比特币太不稳定

比特币的价格波动是它新生的机能。在刚开始的头几年里,比特币表现得像仙股股票(penny stock),任何大买家 — 比如文克莱沃斯双胞胎(Winklevoss Twins) — 都可能引起其价格的大幅上涨。随着多年来采用率和流动性的增加,比特币的波动性相应下降。当比特币达到黄金市值时,它会显示出类似于黄金的波动水平。当比特币的市场资本超过黄金时,波动性将会更加下降,到达它作为广泛使用之交易媒介的水平。如前所述,比特币的货币化,发生于一系列的高德纳炒作周期中。在炒作周期的平原阶段,波动率最低;而在周期的高峰期和崩溃阶段,波动率最高。由于市场的流动性增加,每个炒作周期的波动率都将低于前一周期。

交易费用太高

最近对比特币系统的批评是,传输比特币的费用增加,而使其不适合作为支付系统。但是,预期的费用增长是稳健的。用交易费用支付给比特币矿工,让他们有一定的成本,去验证、通过各个交易,进而保全网络系统。支付矿工可以通过交易费或区块奖励。区块奖励是当前所有比特币持有者,透过通货膨胀所承担的代价。

鉴于比特币有既定的产出时间表 — 这是一种保值储存的理想货币政策 — 区块奖励最终将降至零,那么网络系统最终必须以交易费为担保。收费“低”的网络安全性很低,并且容易受到外部审查。那些吹捧低费用的比特币替代品的人,不知不觉地描述了这些所谓的山寨币(alt-coins)的弱点。

批评比特币交易费用过“高”的根源,在于他们认为比特币应该先是支付系统,然后才是保值储存。正如我们从货币的起源所看到的,这种信念其实本末倒置。只有当比特币已经成为一个完善建全的保值储存时,它才会变得适合作为交易媒介。此外,一旦交易比特币的机会成本,达到适合作为交易媒介的水平,大多数的交易将不会发生在现有的比特币网络上,而会发生在费用更低得多的“第二层”网络上。第二层网络,比如闪电网络 (Lightning Network) ,提供了类似于19世纪用于转让黄金的承兑票据。银行使用承兑票据,因为转让金条的成本,远高于将代表黄金所有权的票据转让。与承兑票据不同的是,闪电网络不但将允许以低成本转让比特币,而且几乎不需要(像银行那样)能够被信任的第三方。闪电网络的发明是比特币历史上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革新,随着它在未来几年的发展和应用,其价值将变得更加明显。

竞争

作为一个开放源码软件协议,任何人都可以复制比特币的软件,并模仿它的网络。这几年来,已经发展出许多仿制币,从像莱特币(Litecoin)这样的拷贝式的模仿,到非常复杂的变种,如承诺允许利用分布式计算系统来执行各种智慧型合同的以太坊。由此产生了一个常见的对比特币的投资评论:当竞争对手能够轻松创建,并加入创新的功能时,比特币无法保持其价值。

Translated from by .

货币的演变

现代货币经济学,对货币作为交易媒介这个功能存有迷恋。在20世纪,各国垄断地发行货币,并不断破坏其保值储存的功能,造成大众错误的看法,认为货币主要定义只是交易媒介。很多人批评比特币不宜当作货币,因为它的价格波动太大,不适合作为交易媒介。然而,这是本末倒置的说法。货币的发展一直是循序渐进的:先扮演保值储存的角色,接下来再才是扮演交易媒介的角色。边缘主义经济学的先驱之一斯坦利杰文斯(Stanley Jevons)

从历史上来看……似乎黄金首先的用途,是作为有价值的商品之装饰; 其次,作为储存的财富; 第三,作为交易的媒介; 最后是价值的计量衡量。

运用现代的术语,货币皆以这四个阶段演变:

  1. 收藏品:在货币商品进化的第一个阶段,它所以被需求,完全基于本身特有或异常的属性,通常只不过是持有者心血来潮的收购。贝壳、珍珠与黄金在日后演变为更熟悉的货币之前,都是收藏品。
  2. 保值储存:一旦被足够多的人所需求,这个货币就会被视为一种保值的手段。一旦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它可以作为保值储存,它的购买力,会随着需求量的提高而提高。当它被广泛持有时,它的购买力最终会稳定下来,而渴望用它作为保值储存的新人,就会逐渐减少。
  3. 交易媒介:在众人都接受这个货币可以作为保值储存后,它的购买力将会稳定下来。购买力一旦稳定,使用这个货币来完成交易的机会成本,将会降低到适合它作为交易媒介的水平。在比特币刚开始发行的日子里,因为使用比特币会有巨大的机会成本,许多人并不把它当作交易媒介,只看作一种初步的保值储存。有个人花10,000个比特币(价值约为9,400万美元)买了两个比萨饼的,更加深这个令人困惑的印象。
  4. 计量单位:当货币被广泛地作为交易媒介来使用时,它可以用来定价货物。也就是说,大多数的商品都会有与这个货币的兑换率。不过,如果说当今比特币已可用于计量商品价值的单位,倒是一种常见的误解。例如,虽然我们可以用比特币购买咖啡,但目前所列出一杯咖啡的价格,并不是真正的比特币价格; 而是按照商家所希望的美元价格转换而来。如果比特币对美元的价格下降,则商家所要求的比特币数量便会相应增加。只有当商家愿意接受比特币支付,而不考虑比特币对法定货币的汇率时,我们才能真正认为比特币已成为了计量的单位。

尚未成为计量单位的货币商品,可能会被视为“部分货币化”。今天,黄金充当了保值储存的角色,但由于政府干预而被剥夺了其交易媒介和计量单位的作用。也有可能一种货币商品扮演交易媒介的角色,而另一种货币商品则充当其他角色。在阿根廷或辛巴威等政府功能失调的国家,情况通常如此。纳撒尼尔、波普尔(Nathaniel Popper)在数字黄金(Digital Gold)一书中,写道:

在美国,美元无缝地扮演了金钱的三种角色:提供交易媒介,计量商品成本的单位,以及可保值储存的资产。另一方面,在阿根廷,虽然比索被用作交易媒介 — 用于日常购买,但没有人用它作为保值储存。用比索来保值相当于把钱扔了。人们如果想要储蓄,他们会把比索兑换成美元。由于比索的价值非常不稳定,人们通常会记住商品的美元价格;随着时间推移,美元提供了更可靠的计量单位。

比特币目前正从货币化的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比特币可能要经过好几年,才会从一个初始的保值储存,转变成为一个真正的交易媒介,而到达那里的路径上,仍然充满着风险和不确定性。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转换也花了黄金许多世纪。像比特币这样商品货币化的过程,现今活在世上的我们还没有经历过,所以在比特币货币化的这个道路上,我们将会得到许多宝贵的经验。

路径依赖

在货币化的过程中,货币商品的购买力会向上飙升。因为购买力的增加,使许多人认为:比特币的价值被严重高估,而造成了贬义的“泡沫”的出现。所有货币商品,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它们的购买力高于使用价值。事实上,在历史上有许多货币本身,压根没有使用价值。货币商品的购买力与其本身的使用价值之间的差异,可以被认为是“货币溢价”。在上文所列出的货币化的过程中,货币的溢价会增加;然而,溢价的成长并不一定会走在一条可预测的直线上。正在货币化的甲币,可能会被另一个更适合作为货币的乙币所取代;而甲币的货币溢价,也可能会完全下降甚至消失。当世界各国政府,基本上使用黄金取代白银为货币后,白银的货币溢价,几乎在19世纪后期全部消失。

即使没有像政府干预,或者来自其他货币产品的竞争等等这些外来因素,新货币的货币溢价也不会遵循一个可预测的路径。经济学家拉里怀特(Larry White)指出 :

当然,泡沫故事的问题是:它可以用来形容各种各样的价格路径,因此它无法对任何一种特定的价格路径,提出解释。

货币化的过程是遵循博弈论的;每个市场参与者,都试图预测,其他参与者的总体需求,进而预测货币未来的溢价。由于货币溢价的后面,并没有任何实值的支撑,因此市场参与者,在确定货币价格是便宜还是昂贵,以及是该买入或卖出时,倾向于默认过去的价格。当前需求与过去价格的关系被称为“路径依赖”,它或许正是人们想要理解货币商品价格变动时,最感觉困惑的原因。

当货币商品的购买力,随着采用量的普及而增加时,市场对“便宜”和“昂贵”的期望会相对改变。同样,当货币价格崩溃时,期望也会跟着转变,造成大家普遍认为先前的价格“非理性”,或是过度膨胀了。众所周知,华尔街基金经理乔什、布朗(Josh Brown)曾经说明货币对路径的依赖:

“我以2300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比特币],并且在我手上立刻翻了一倍。 接着,我开始说,“我不能再买更多了”,尽管这个想法的依据来自我最初买到的价格。然后,在上周中国对交易所进行搜查时,我却开始对自己说:“噢,好,我希望它的损失惨重,这样我就可以去买更多了。 ”

事实是,对货币商品来说,“廉价”和“昂贵”的概念基本上并没有多大的意义。货币商品的价格,并不反映于它的现金流量,或它本身实用的程度,而是取决于它能多么广泛的负担起货币的各种功能。

使货币的路径依赖性进一步复杂化的原因是,市场参与者不仅仅充当冷静的观察者,去预期货币溢价的未来变动,从而试图购买或出售,而且他们还积极地充当福音的传播者。由于货币溢价并没有客观上正确的价位,而普通商品的价值,最终得取决于现金流量或使用需求,因此吹鼓货币商品的优越属性,往往会比尝试改变普通商品的属性来得更有效果。在各种线上论坛中,比特币持有者宗教信徒般的热忱随处可见。在这些论坛里,持有者积极地宣传比特币的益处,以及投资比特币可以获得的财富。 是:

你会意识到这是一种宗教 — 我们相互倾诉并赞同的一个故事。宗教的采用曲线是我们应该去考虑的。它几乎是完美的 — 只要有人加入,他们会跟所有人讲,并出去传福音。然后他们的朋友也来了,他们也开始传福音。

虽然拿来跟宗教相提并论,会给比特币带来非理性信仰的氛围,但各个持有者为了一个优质的货币商品,同时为了整个社会能够普遍使用它,而进行福音传播,其实非常合理。货币是所有贸易和储蓄的基础,因此采用优质形式的货币,对社会所有成员的财富创造具有巨大的倍增效益。

货币化的曲线

尽管货币化没有既定的曲线,但在比特币货币化相对简短的历史中,出现了一种值得探索的模式。比特币的价格曲线的增长幅度似乎遵循分行模式(fractal pattern),分形的每次迭代都与高德纳炒作周期(Gartner Hype Cycles)的经典形状相匹配。

Translated from by .

优良保值储存的特性

当不同的保值储存相互竞争时,胜出的多半具有,某些特定的属性,并随着时间的推衍,而增加众人对其的需求。虽然有许多物品被用做保值储存或“原始货币”,但只有具备因为特殊需求,而出现的特定属性的物品,才能在竞争中胜出。一个理想的价值储存应有下列特性:

  • 耐用:此种物品不该容易腐烂,或容易被破坏。因此,小麦不是理想的保值储存。
  • 便携式:此种物品必须易于运输和储存,从而可以防止丢失或盗窃,并方便进行远距离的交易。因此,牛比金手镯更不理想。
  • 可互换性:任何一件此种物品,应该可以和另一件同种等质的物品互换。如果没有可互换性,双重巧合的需求,仍然没有被解决。因此,黄金比那些形状和质量都不规则的钻石更为理想。
  • 可验证的:此种物品必须易于,快速的识别,以及验证其真伪。简单迅速的验证方法,提高了收件人在交易时的信心,并增加了交易完成的可能性。
  • 可分割性:此种物品必须容易于分割。尽管,在贸易不频繁的早期社会,这种属性并不那么重要;但随着贸易的蓬勃发展,和个别数量变得更小,更精确,可分割性就变得更加重要了。
  • 稀缺性:正如尼克·萨博所说的:货币商品必须具有“不值得去伪造的成本”。换句话说,此种物品不能是丰足的,也不该是容易获得的,或者容易大量生产的。稀缺性也许是价值储存最重要的属性,因为它正好击中了,人们渴望收集罕见物品的天生欲望。稀缺性是保值储存的最根本的价值来源。
  • 悠久的历史:一件物品被视为对社会有价值的时间越长,其作为保值储存的信服力也就越大。长期建立的保值储存,很难被新贵所取代,除非有外力征服,或是这个新贵,在上述其他属性中具有显著的优势。
  • 抵制审查:在数字化的现代社会里,由于审查无所不在,也凸显了抵制审查的这个新属性。也就是说,扮演非当事人的监督者(诸如公司或国家)该有多少影响力,去阻止商品持有者,保留或使用价值储存的权力。对于那些生活在,试图强制执行资本管制,或取缔各种形式之和平贸易的,政权下的人们,有抵制审查性的价值储存,会是他们的理想选择。

下面的表格根据上面列出的属性,将比特币、黄金和法定货币(例如美元)进行评分,然后对每个等级进行解释:

耐用性:

黄金是无可争议的耐久之王。绝大多数曾被开采或铸造的黄金,包括法老王的黄金,至今天依然存在,并很可能在千年之后,还仍然可以使用。在古代用作货币的金币,今天仍然保有相当的价值。法定货币和比特币,基本上是拥有代表实物(如纸质账单)的数字记录。因此,我们不用特别注意其代表实物本身的耐用度(因为一张破烂不堪的美元钞票可以很容易地交换成另一张新的钞票),而我们要关心的,反而是发行货币的机构之长久性。我们在历史上可以看到许多国家或政府的建立和灭亡,而它们发行的法定货币,也随之消失。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的纸马可(Papiermark),地租马克(Rentenmark)和帝国马克(Reichsmark)不再有价值,因为发行的机构已不存在了。如果我们该遵循历史的指引,那么单纯地相信法定货币可以长期保值似乎是件蠢事 — 但美元和英镑在这方面是相对异常的。至于完全没有发行机构的比特币,只要支持它的网络一直存在,可能比特币反而最能持久。鉴于比特币仍处于起步阶段,现在要就它的耐久性提出强有力的结论,可以说是为时尚早。然而,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一些令人鼓舞的征象:尽管各国政府试图规范比特币,以及它多年来受到各种型式的骇客攻击,但它的网络仍然继续在存在,且发生作用,高度显示出它“”的能力。

便携式:

比特币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方便携带的保值储存。代表数亿美元的私有密钥,可以存放在微小的USB驱动器中,轻松携带到任何地方。而且,同样的价值,也可以立即在地球任何两端的人们之间传送。法定货币基本上是数字化的,也非常便于携带。但是,政府法规和资本管制意味着大量的价值转移通常需要几天,甚至根本不可能。现金可用于避免资本管制,但得考虑存储风险和运输成本。黄金因为它实物的重量,算是最不便于携带的保值储存。难怪大多数的金条从未运输过。当金条在买方与卖方之间转手时,通常只是转手了黄金的所有权,而不是金条实物本身。远距离传送黄金实物的成本高,风险大,而且耗时。

可互换性:

黄金提供了可互换性的标准。当黄金融化时,一盎司的黄金与另外一盎司,基本上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而黄金一直在市场上,以这种方式交易着。另一方面,法定货币只能用发行机构允许的面额互换。虽然大部分的法定钞票,通常都会被商人接受,但在有些情况下,大面额纸币与小面额纸币受到的处理方式会有所不同。例如,当印度政府试图摧毁印度的未征税灰色市场时,将其所有500和1000卢比的钞票非货币化。非货币化造成500和1000卢比的钞票,只能以低于其面值的价格进行交易,使得它们不再是,能够与其它较低面值的钞票相互替换的真正货币。比特币在它的网络里是可以互换的,这意味着每个比特币在比特币网络上传输时的待遇都是一样。然而,由于比特币在区块链上可追溯其来去,因此特定的比特币可能因其在非法贸易中的使用而受到污染,商家或交易所有可能被迫,不接受这种受到污染的比特币。如果不改进比特币网络协议的隐私性和匿名性,比特币的可互换性不能与黄金相比。

可验证性:

大致来说,验证法定货币及黄金的真伪还算容易。然而,尽管钞票上有防止伪造的功能,但各个国家和他们的公民,仍然面临着被伪钞欺骗的可能。就连黄金也不能幸免。精明的犯罪分子用为假黄金而欺骗投资黄金者。反之,比特币可以用数学来验证。利用加密签名的方式,比特币的持有人可以公开地证明自己是拥有人的身分。

可切分性:

比特币最小的单位是亿分之一个比特币,如此微小的数量就可以进行传输(然而,网络费用可能使得少量传输变得不经济)。法定货币通常被切割为几乎没有购买力的小零钱,因此,在实用上,法定货币的可切割性得算是足够的。黄金当然可以被分割,但在分割成太小后,就不容易使用了,因此对于较低价值的日常交易,黄金是不太合适的。

稀缺性:

最能明显区分比特币和法定货币是,比特币预先定制的稀缺性。按照设计,总共能产生的比特币,就只有2100万个。这可以让持有人知道,他们拥有的比特币,占总量的多少。例如,拥有10个比特币的人,会知道地球上最多有210万人(不到世界人口的0.03%)可以拥有与他们一样多的比特币。虽然在历史上黄金是相当的稀缺的,但没有人能保证黄金供应量不会增加。如果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了,某一种廉价的采矿或获取黄金的新方法(例如 ),那么黄金供应就有可能急剧增加。最后,法定货币虽然在历史上只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发明,但已经有许多事件证明,其供应量会不断地增加。各国政府都有用增加货币供应量,来解决短期政治问题的倾向。世界各地法定货币的持有者可以肯定,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各地通货膨胀的趋势,他们的储蓄只会实质上变相地减少。

悠久的历史:

没有其他的货币拥有像黄金一样悠久的历史。黄金有着传奇的色彩,只要人类文明存在,黄金就会被珍视。在远古时代铸造的黄金硬币,。法定货币是历史上相对较新,而不寻常的发明。从一开始,法定货币就普遍地具有,最终会变得毫无价值的趋势。在历史上几乎没有执政者,能抵挡利用通货膨胀这样的方法,来对其公民无形中征税的诱惑。如果以法定货币支配全球货币秩序的20世纪,确立了任何经济真相,那就是法定货币不可能在长期,甚至中期内,维持其价值。比特币虽然没有很长的历史,但已经在市场上通过许多测试,以一个有价值的资产来看,它极有可能不会在任何近期内消失。此外,林迪效应 ()暗示,比特币存在的时间越长,社会大众越有信心,它会持续地存在。换句话说,社会大众对新型货币商品信任的本质是渐近的,如下图所示:

Flora Sun

Director - Binance Lab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