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我要去伦敦了, 希望你来找我

7年前,我怀揣父母的焦虑担忧和殷切希望,左膀右臂大包小包,手拖两个超重的行李箱,一个文曲星电子词典,来到了这个碧海蓝天,明亮闲适的南半球岛国。

海漂七八年。读了两个学位,工作五年有余,飞了二十多个国家,跑细腿晒的黑里透着倔强的红。

但是,我要离开了。。。

先来说说澳洲谷歌那些事儿

两年前,我开始了在谷歌悉尼的难忘而兴奋的奇幻旅程,获得了比免费食物更多的精神食粮。

参与了改组后谷歌的三个核心产品队,给超过两千家港台企业推广过云端办公协作技术,为澳洲和新西兰文化学院拍过灯光明彻的悉尼歌剧院和油画般迷人的邦戴海滩雕塑展,帮助了澳洲14个国家级博物馆艺术馆登陆虚拟现实平台并实现在线展览功能。

平时也可以带狗狗(甚至是鹦鹉)来上班。

生日,同事们悄悄准备了蛋糕,意外的惊喜。

G20峰会期间,携澳洲代表团一同前往土耳其,参加青年企业家峰会。

夏日狂欢,带领合作伙伴公司和客户过千余人,重返学生时代。

团队在当地食品加工慈善机构,亲手为流浪人口烹饪色香味俱全的一餐。

与华人同事提前几个月筹备和策划,组织歌舞表演,庆祝中国农历新年。

会议室也可以爽一把,失重的黑白颠倒。

把小安卓寄回曾经的大学同事们,大家高兴得一起合影,让我分外想念。

受TEDx的邀请,第一次有机会在TED平台上进行演讲,不枉几十个小时,朋友和导师的耐心指导与帮助。

我的来自不同团队的谷歌同事们都来支持我的演讲,格外开心,也让我对未来的公众演讲更有信心。

悉尼再见 伦敦你好!

五天前,我重新开始收拾行囊,兴奋而艰涩的手握新的签证和机票,惴惴不安的期待着。

从3月7日起,我将转入谷歌伦敦。2年前短暂的欧洲行让我对英国意犹未尽,如今将有机会在伦敦的文化和技术氛围里畅快淋漓的学习体悟与澳洲截然不同的初创文化,共创社区空间,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共同成长。

时间载着我们不可回头的超前奔去,但无论走去哪里,都有着一颗满怀家乡情的中国心,一口夹杂乡音和土澳的英文,一个努力,而不断朝前奔跑的我。

2016年3月7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