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穿涼鞋出去

(圖片,來自李文足的 Twitter)

我是,相對於冷,更怕熱的人,恨不得四季都穿人字拖(夾腳拖)。但是,人字拖跑起來不方便,於是折中一下,一年四季穿涼鞋好了。
現在,我穿着涼鞋,走在路上,鞋子發出咯吱的聲音,因爲腳掌與鞋面的摩擦。每過來一個人都盯着我的腳看,放佛個個都勇敢地承認了自己的戀足癖。
他們,這些和我共同嗜好的戀足者們,先是被我腳步釋放的聲音勾引,接着就是一絲訝異,方伯看着一個奇怪的人,在這種我還穿着外套的天氣了竟然穿起了涼拖鞋。
有趣的是,有兩個老頭看到我的腳,立即把衣服裹得更緊了。一個時髦的女郎看到我的腳,揭開了外套,讓風更加輕易地撫摸她貌似豐滿柔軟的乳房。一個小男孩看到我的腳,指着它,朝着我嘻嘻地笑,我也向他吐了吐舌頭,得瑟地動了動腳趾頭。
還是好熱哦,我的腳。只要走路,我的腳就很容易熱,所以我才不用因爲健康原因擔心冬天穿涼鞋,唯一的顧慮還是還是人言可畏。今晚不用在意人言,因爲我身處另一個陌生的城市,不需爲了照顧親戚家人的面子而隱藏。
這就是我所認爲身處外地的好處,不必再隱藏,你的雙性戀傾向,即使周遭的社會氛圍仍不認同。但是,這裏沒有家人的粗暴干涉,親戚的組團攻擊。
盡情地躺在草地上,任晨露打溼衣裳,戴在眼屎,斜視朝陽。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