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車裡四個攝像頭

鼹鼠之歌 香港狂騒曲.Mogura.no.Uta.Honkon.Kyousoukyoku

今天也好熱,公交車裡面還有空位,但是我不想坐,於是抓著扶手,看看車窗外的山景。
低頭切換一下歌曲,現在的心情適合單曲循環 Smap 的“世界唯一的花兒”。抬頭卻不經意間,眼鏡掃到車頂的攝像頭。於是,我數了一下,一共四個,分別位於我所站位置的前、上和後方。後方兩個結伴,分別盯著兩個兩個門。
公交車內的攝像頭,在我看來,唯一功能是讓司機知道誰站在門口準備下車以及沒人下車了可以放心關門。用它們來抓賊似乎是不稱職的,所以有俗話說,“公交上被偷,回不來了哦”,瞎編的。。。如果不是被偷而是丟了東西在公交車上,那麼是可以找回的。所以,甭管你一人還是兩個坐車,手機插上耳機聽歌,那麼手機就可以安全了。
學校教學樓裡面也是到處攝像頭了,走廊、廁所出入口,也許還有我沒注意到的地方 。這些攝像頭,我覺得是完全無必要的,現在連進教室上課都要打卡了。安裝不安裝攝像頭不讓學生決定,於是我每次都盯著攝像頭看(⊙o⊙)。如果人人戴口罩會怎樣,那麼大家會更加注重心靈吧,因為只能看到心靈之床 — — 眼鏡。
對了,還有一些特別的地方安裝了攝像頭,其數量之多,排列之密集,稱得上是人間藝術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