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嘿看到一個男子打遮陽傘

下午1點往回走,太陽好毒,黑色頭髮吸收了它的養分,分泌出汗滴,順着臉頰流淌下來。腋毛也是,由於手臂來回的摩擦,流出許多水,溼溼的,散發出誘人的荷爾蒙。
就是這種天氣,熱得小嘿都有點不舒服了,但是,戴帽子又嫌熱,對髮型是一種破壞。另外,看到一個個女性撐着太陽傘,小嘿只有羨慕的份,卻沒有那個膽。
要知道,小嘿從來沒見過不下雨的天氣有男人打傘,一個人。好像男人單獨打着太陽傘有點娘似的,咦,不對,小嘿什麼時候有了這個“政治正確”的印象。
剛好,當小嘿沉浸在這種微妙自責中的時候,看到有個走在前面的男人,一個人,打着傘,天堂傘。
他皮膚黝黑,打遮陽傘應該不是怕曬黑吧。那麼小嘿大膽猜測他是單純怕熱,才打傘的。這種勇氣是小嘿缺少的,因爲周圍的人都按部就班,小嘿害怕得不敢做出格的事。明明不喜歡抽菸,但是爲了合羣,也和朋友一起抽。明明不在意自己是否是處男,但是爲了不被嘲笑,小嘿也交了女朋友,故意幾晚不回宿舍,讓舍友知道他是“正常”的男人。
小嘿心裏冷卻下來,甚至產生一點感動。因爲這位陌生男人的這個簡單地太陽傘的舉動,小嘿想起自己的懦弱,終於鼓起了一些勇氣。
小嘿回到住處,也打着太陽傘出門了,而且,這次他還背着一個可愛的小包包。

對了,忘了說那個男子的傘是黃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