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歌的習慣

我聽歌多年養成的習慣是兩個,
1、忽略歌詞
2、傾向原唱

忽略歌詞:
聽歌最初的記憶,來自父母及周圍人,老一輩哼的都是紅色歌曲,類似南泥灣這樣的,你看,我連歌名都記不得了。而年紀比我稍長的哥哥姐姐們,唱的依然不脫紅色外圍。紅色歌曲,從小到大時不時地會偶聽。例如高中大學的軍訓,那些無知的當兵的教官個個都唱着紅色歌曲,真的,高中大學的軍訓歌曲、內容一點都沒變。
我的爛記性,從來記不住這些紅色歌曲的內容。現在,每當聽到一羣老頭老太太集體唱着那些歌,我都會忍不住想笑,然後想起《大宅門》裏面白穎宇說她媽媽的話“老太太知道什麼呀,她呀,一輩子就活了個稀裏糊塗”。
除了紅色歌曲,對於一般的中文流行歌曲,我一樣記不住歌詞,所以,我從來無法“正確地”唱完一首中文歌。那外文歌曲呢,無論是英文或者日文韓文,我都是發着差不多的音,跟着旋律“唱”,,大多連歌名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
所以,我的“聽歌”,不如說是感受旋律和一種莫名的代入感。從一首歌的旋律和歌手的音色,去感受這首歌。尤其,我喜歡走在路上,爲了配合腳步,而選擇那種節奏既不會太快也不會太舒緩的歌。不同的天氣,不同的心情,聽着不同的歌曲。偶爾,放下耳機,聆聽鳥鳴和雨滴。

傾向原唱:
這一點尤其是當我接觸日本歌曲之後。港臺歌曲在我出生及稱作過程中,始終是侵入耳朵的常客。所以,當我無聊的時候,我就去把每個感興趣的歌手的常見可取試聽一遍。就是這麼篩選探索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喜歡的港臺歌手的歌曲都是翻唱自日本的,於是,乾脆我直接聽日本歌曲就好了。
在聽歌這方面,我越來越注重原創的歌曲,喜歡自己創作的歌手,雖然我不看歌詞。我覺得,唱着自己寫的歌詞,才能深深地引起聽衆的共鳴。而老練的唱法、高超的唱功,反而是次要的。
遇到日本翻唱自洋樂的,再去聽英國意大利的歌曲。
最近,在 Youtube 上,聽古典音樂, Bach,Mozart,Vivaldi,Strauss,Beethoven ,我把每個人的 “Best of ***”聽了一遍,發現自己喜歡莫扎特、韋瓦第和施特勞斯。
“Strauss”的中文翻譯也是取自日式發音吧,類似“trump”翻譯成特朗普,我猜。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