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NGO看中國威脅:台灣應庇護人權捍衛者,以此宣示主權

撰文/林彤;記錄/林彤、梁振瑋;編輯/何宇軒

攝影:林彤
70年前的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為生活在這世界上每一個人的基本權利奠定下基礎。人們不分性別、族群、國籍、年齡、宗教…都應享有同樣的自由與社會保障,過了70年後,我們的生活改變了嗎?
歷經戒嚴到解嚴的玫瑰古蹟——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舉辦蔡瑞月國際舞蹈節邁入第13個年頭,正好迎上世界人權宣言的70周年。本次的文化論壇以「不停歇的民主,爭取人權的行動——台灣如何面對中國威脅」為題,邀集多位在人權議題耕耘多年的工作者與教授,一起回顧台灣的人權發展以及探討現在面臨的困境。

論壇由台灣教授協會會長林秀幸開場,並分別由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黃嵩立、前線衛士Frontline Defenders代表席丹、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副理事長黃尚卿、經濟民主連合召集人賴中強、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代表吳豪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先後與談。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主持人邱伊翎首先以李明哲一案破題,提及中國境內的人權工作者接二連三被捕,甚至連不在中國境內的人權工作者也逃不過中共當局的追捕。李明哲在2017年3月19日入境中國被抓至今(11月1日)已592天,不僅無法回到台灣,還被中共當局任意移監。面對中國種種踐踏人權的作為,台灣應該如何回應?

林秀幸認為,台灣與中國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民主」,唯有不斷地實踐民主,人權才得以真正存在;接著,她以三個大面向:歷史經驗、當代行動、主權實踐來討論何謂「台灣的民主」。(點此觀看林秀幸的完整講稿

林秀幸:民主不是終點,是我們不斷追求的目標

林秀幸提到,這可以大略簡化為過去、現在和未來。台灣過去在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底下,遺留了大量的威權時代產物,譬如中正廟、譬如銅像、譬如鈔票。轉型正義怎麼做,恰好考驗了台灣人認識民主的能力。我們是要像政治人物說:管它過去在幹嘛?還是去反省威權如何影響我們,並且不被台灣的框架侷限住,重新建構屬於台灣的民主認識論。除外,我們也應思考台灣在國際政治裡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建構台灣的民主認識論是什麼?或許不只是拆銅像、改街道名稱,而是在各個領域帶進民主與人權的概念,例如公共空間設計為讓每個人都能感到舒適,或是我們的生產方式不僅僅追求效率與效益,還得考慮勞工的權利。簡言之,民主不應僅有政體改變,而是整個社會的生活型態都會隨之變化。最後,民主和主權決不是死的概念,會隨著時代變動、人的更替有所不同;民主不是一個設在固定位置的終點,它是我們不斷追求的目標。

黃嵩立:台灣要告訴世界,Chinese跟Taiwanese不同

黃嵩立說,與過去四十年相比,雖然還有不少待改進的部分,但台灣公民權的保障畢竟是提升許多;再與中國的人權保障相比,其實台灣是相當有本錢向世界宣稱「台灣與中國是不同的」。因為我們最清楚「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面貌,清楚中國是如何運用媒體與經濟的力量一步步摧毀人權保障機制,然而台灣的政府卻不告訴世界這件事情。黃嵩立呼籲,台灣應該要更加深化民主教育、更加積極建構人權保障機制,告訴世界Chinese跟Taiwanese的不同。

愛爾蘭前線衛士代表席丹(攝影:何宇軒)

前線衛士席丹:台灣應提供人權捍衛者庇護,向世界宣示主權

席丹在位於愛爾蘭的前線衛士(Frontline Defenders)工作多年,持續關注世界各地的人權工作者所面臨的各種狀況。他表示,近幾年全世界的人權倒退,不過台灣在亞洲國家可說保持了良好紀錄,他認為台灣應樹立一個「品牌」;例如學習荷蘭的模式,提供人權捍衛者的庇護場所,以此向世界宣示台灣主權的重要性。不過席丹也說,台灣政府為了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不願意嘗試這些可能,實與黃嵩立的論證有異曲同工之妙。

黃尚卿:持續要求中共改善人權狀況,才可能撼動政權

黃尚卿介紹了近期國際特赦組織(AI)進行中的計畫:中國策略(China Project)。面對中國政權擴張的威脅,當然不能只討論「威脅造成什麼影響」,也必須討論「如何回應威脅」。該計畫分三面向,分別是中國的擴張(China abroad)、增加中國觀眾參與(engaging Chinese audience)以及中國人權爭取(human rights in China)。首先,中國近幾年來的南進政策企圖將其霸權擴張到各地,AI分析掌權者的政治利弊、對其進行人權價值的灌輸,且強化中國國內社會運動的能量,以及嘗試影響南半球國家來重建人權秩序。

再者,「增加中國的觀眾參與」則是鎖定中文閱讀者,將不同語言的人權相關資源翻譯成簡體中文,而後散播予中國人民、香港、台灣或馬來西亞各地的中文使用者閱覽(或許以「培力中文使用者」可以更完整地詮釋該階段)。最後即是中國人權爭取。AI支持中國國內的社會運動,並對中共當局施以國際壓力、持續要求中共當局改善其人權狀況,才有可能撼動中共的高壓政權。

賴中強:透過公費選舉與公費媒體,突破中國文化殖民

經民連的賴中強長期關注中國與台灣的政治經濟問題,他將中國的極權政治和台灣的民主政治比喻為兩個文明之間的戰爭。中國在改革開放後,高度集權與資本主義結合,以其強勢的經濟實力在世界各地收買企業與媒體,進行文化殖民;反觀台灣的經濟轉型遇上瓶頸,需要倚賴中國,因而在經濟與政治上變得綁手綁腳。例如台商會被追蹤是否捐錢給民進黨/獨派候選人,若有則會被刁難(甚至是封殺);而中國也能支助特定企業、媒體或政治人物,使台灣的處境更加艱難。賴中強認為,透過公費選舉與公費媒體,才能脫離這個困境。

吳豪人:習近平踐踏人權,反讓人憶起世界人權宣言的重要性

吳豪人以反諷的口氣形容中國共產黨對人權做出了「偉大貢獻」。呼應前面賴中強提到的政治經濟問題,中國經濟崛起後,讓想跟他做生意的所有國家都一起降低了人權標準;再加上911後美國名正言順地監控國民與外國人,導致世界人權低盪。吳豪人說,台灣在馬英九政府時期的人權倒退,以及香港建制派如何摧毀香港民主的兩個例子,恐怕是全世界最怵目驚心的惡例。而後,處處模仿毛澤東的習近平毫不掩飾地踐踏人權,反而讓人憶起了世界人權宣言的重要性,使得人們重新理解人權理念的「不可退讓性」,這或許就是中國共產黨對世界人權最偉大的貢獻。

宋承恩:人權保障機制是脆弱的,我們永不能退讓鬆懈

最後,宋承恩談論了人權與和平,以及人權理念的脆弱。全世界歷經了第一世界大戰後的種族迫害,以及後來1930年代又發生納粹德國清洗種族的慘劇,才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不過,即便有了世界人權宣言,仍然存在許多壓迫與不平等,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中國「維穩」新疆的各種作為、歐洲移民導致極右派的興起,或如台灣現在競選中的威權式發言。他說,人權保障機制向來都是脆弱的,因此我們永遠不能退讓、不能鬆懈。

結語

中國踐踏人權是有目共睹的,幾位人權工作者提供了我們不同的視野分析中國的威脅,以及分享一些他們認為可行的突破口。雖然目前台灣要向世界宣示我們與中國的不同,似乎還有些困難;但以台灣的民主自由而言,其實是足夠在世界上立足的。同時,我們亦要持續致力於民主深化,讓台灣徹底走出威權時代的陰影、走出一條屬於台灣的道路;並以世界人權宣言70周年警惕自己,人權從來都還未完美,必須繼續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