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0》是反戰作品?作者真正意圖恐怕和你想的差很大⋯⋯

位在東京的靖國神社,一名工作人員正在保養神風特攻隊的雕像。(何宇軒攝,2014)
《永遠的0》被部分讀者認為是反戰題材的作品,但對照作者百田尚樹本身的右翼立場,卻又讓人混淆。台權會南部辦公室讀書會的成員們,針對這樣矛盾的組合,提出了分析與解釋。
(編輯:何宇軒;本文標題與文內插題為編者所加。)

劉育豪 :作者反對神風戰術,就等於反戰嗎

戰爭時的膽小,正面看叫做「積極求活」,負面看叫做「貪生怕死」,但看讀者如何詮釋。

百田尚樹《永遠的0》以充滿爭議的主角,點出日本在二戰中「神風特攻隊」戰術的各方歷史評價,包括了倖存者與後代人的反對/支持。

就我解讀,百田尚樹是反對方。然而,反對神風戰術,無法直接論斷為反戰,因為後面的潛台詞或許是:如果當初如何如何,那麼我們就是戰勝國了。爬梳二戰歷史,大多數人應該都同意的是:中途島戰爭才是美日戰況此消彼長的最重要關鍵。神風的出現,即便可歸咎於高級軍官的錯誤決策,但它從來就不是決定大戰最後結果的歷史樞紐。因而,百田尚樹藉由神風隊員的小我感情,上奏了國家龐大機器對於人命之踐踏,這可不代表他的戰爭態度必然是站在反對一端。

人命當然是珍貴的,天皇如此,神風隊員亦如是,然而,國對國戰爭所揭櫫的民族大義之下,孰輕孰重,早就命定,金包銀的歌詞誰曰不懂?

潘蓓臻:「戰爭是必要之惡」莫非才是作者的本意?

在閱讀策略上,這次我刻意只看書,不看電影和電視,也沒有特別先去查詢作者背景、甚或讀過他的其他著作,對作者的瞭解就是一片空白。讀到差不多接近五分之四,我有點覺得怪怪的、或者說情感共鳴被拉到有些疲乏,也覺得某些地方越來越覺得是時候該跳出來向作者叩問。例如,主角宮部優質到讓我質疑:「他實在太優秀了,所以我們自然而然同情他,如果不是長官們的愚蠢,宮部是可以幸福的,以及好多位王牌飛行員也都死得太可惜了」 — — 然而,順著作者之意,得到這樣的觀感,好嗎?

我真正的逆轉,是當我擱下書,去估狗作者之後。嗄?他是右翼?右翼寫反戰?(這是反戰作品嗎?是嗎?不是嗎?)

許多書評影評甚至包括宮崎駿,批評作者其實沒有反戰。

我開始重新理解先前閱讀到的主角宮部了,慢慢發現(懷疑)他是作者自己的投射,似乎這就是作者的真意:當戰爭是必要之惡(?!),最理想的狀態是像宮部那般的優秀,該殺就殺,做最有效率的防禦和出擊,使戰爭發揮最大效益,減少損傷程度及範圍。唯有如此才能獲得勝利。而不幸通常是愚蠢導致。大家請同理宮部這樣的人的委屈不鳴。也因此就自然有最後的那般結局。

由於是讀到快結尾,才恍然大悟可能有這層後設,因而不喜歡書的結局。也反省自己一開始的閱讀策略其實很不智。真正的閱讀,反而後來才算開始。

人權和反戰的議題,通常會給人嚴肅、不忍卒讀的距離感,使得議題不容易被社會大眾廣泛接觸。反觀《永遠的0》,百田尚樹的第一本小說作品,就能夠暢銷熱賣、並且翻拍成電影和電視劇,成功被年輕觀眾族群觸及,或者是跟作者本身有電視節目企劃的背景有關。就議題的倡議推廣而言,《永遠的0》在技巧技術以及策略上,值得我們學習。類似的方式,可以開啟更多人的好奇、懷疑、反省、求知、探究。而不同媒材的創作,也會是民主台灣的重要資產,島上的我們一起共同協力朝這個方向加油前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