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樫史生

2月11日,禮拜日,奧克蘭市下著大雨。

我邊幫大女兒整理服儀邊催促她快點把自己的事情準備好,十點半了,我不想遲到。

大女兒問我:「爸爸,我們要去哪裡?」

「我們要去見證人性的光輝 」

The Spreading Tree是一間小型的綜合活動中心,絲毫沒有吸引人想要踏入的外在,尤其是陰雨的天氣又讓建築物增添了晦暗感。但從踏進門的一瞬間開始,我有種被溫暖的淡橘光包圍的感覺,好像睡飽早晨瞇著眼看著陽光從薄紗窗簾照進來那樣的滿足。

一個穿著深色、KANO英文字母T-shirt的,眼神充滿活力又帶有溫柔的人迎向了我,我知道是他。

「終於遇見你了」

「我也是,很感謝你」

我們握手。然後做了一個初次見面的台灣人與日本人在各自文化背景下都不會做出的動作,擁抱彼此。

富樫史生先生為台灣花蓮地震辦的募款活動,不僅提供了腳底按摩服務,另外有手機保護貼服務、還有不少日本人把家中的二手物品整理出來,以自由捐獻的方式增加更多的募款。另外,透過關鍵評論網以及PTT的宣傳,有兩位台灣籍的按摩師也帶著自己的工具前來協助,從頭到腳提供一條龍按摩服務,在走離開之前你還可以帶走幾本有趣的書,或幾件可愛的小玩具。

即便大雨,不斷有日本人、台灣人甚至是紐西蘭人攜家帶眷到The Spreading Tree,大家帶著一顆好奇的心到來,享受了各式樣的按摩服務,捐出自己的心意,身心滿足地離開。

「這種大家聚在一起的歡樂、幸福的感覺,我覺得好像在過年。」我對富樫先生這樣說到。他也笑著表示同意。

到了活動尾聲時,人潮漸漸散去,富樫先生笑著向我說。

「該換你了」

「我怕痛,麻煩你手下留情」我有點不好意思地回著他。

坐在隔壁正幫別人按摩的恭子小姐轉頭過來用日文對我們說到:「終於等到了呢,這樣的面對面」。這樣的對話有種很日劇的感覺。

坐下來後,我像看到久別重逢的好友,不停地跟富樫先生說著我最近人生轉變的經歷與過程。我的腳底很誠實地在腎上腺以及大腦的反射區域讓我哀號出來,顯示我近期過於亢奮以及用腦過度。我們不停地聊了很多,台灣的事、日本的事,還有台灣與日本之間的事。

富樫先生之後遞給我一杯溫開水,說他學的流派最注重腳底腎臟區域的按摩,並且說溫開水可以帶走身上的廢物;還說鈴木一朗跟淺田真央的父母都是從小幫他們腳底按摩,對他們運動上的表現有幫助。

「一定要配溫開水嗎?」我問。

「一定要配溫開水。」他堅定地回。

當天活動結束,四個小時的時間一共募到了5,400多元紐幣(之後又增加到5,700多紐幣)。

「哇,沒想到有這麼多耶」我相當驚訝。

「都是你文章的功勞」他客氣地說。

「我的文章只是寫出你的心意,大家是為了支持你的心意而來的」

「真不好意思。那你覺得應該捐給誰呢?」

「我現在也沒頭緒。不然,我們找找一些單位再來討論好了。這筆錢不多,我們或許應該找個最需要的人或小單位支持,這樣效果可能會比較大。」

「我同意你的說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數天後,我與富樫先生約在The Garden Shed見面,一間提供紐西蘭美食的餐廳。那幾天氣流不太穩定,雲層飄動很快,開車出門時明明還天晴,到了餐廳時已轉烏雲飄著雨。走進餐廳時,還是看到富樫先生一樣以充滿活力又帶有溫暖的笑容迎接我。

我一直對富樫先生過去環遊世界、徒步環繞台灣一圈的故事很感興趣。富樫先生知道後,把他過去留存下來的歷史文件都帶了出來。(日本人真的是一個很會整理物品的民族)

「2001年,我32歲的時候,在過年時收到了一封寫給我的信。」

富樫先生這樣開始說著一切的開端。

「來信的人告訴我我在進入21世紀時應該要完成的事情,我看了一下那長長的清單,我已經完成了百分之90左右。不過其中有一項,環遊世界,我還沒有做到。」

「來信的那個人,還在紙上畫了圖片,是用色鉛筆畫出穿著整套車服的我,站在越野機車前比讚的一張圖。」富樫先生邊說邊拿出來給我看。

「誰寄來的啊,這麼有心?」我好奇問到。

「我,16歲的我。」富樫先生這樣回。

1985年,萬國博覽會在日本筑波市舉辦。那是日本承辦的第三次世界博覽會,主題是「人類、居住、環境與科學技術」,30多年過去了,我們仍然在探詢相同的議題,希望找到更好的答案。

那年的筑波萬國博覽會提供參加者一個向21世紀的某人說話的計畫,你可以將想要說的事情在20世紀的1985年寫下來,進入21世紀的2001年,主辦單位會將信送到收件人手中。有些父親寫給自己年幼的女兒,也有情侶寫給當時的另一半,富樫先生則寫給了自己。2001年的元旦,他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山形縣,收到了16歲的自己寄來的賀年卡。

16歲的富樫先生,自覺學業體育都不行,也不知未來的方向,正感到迷惘。不過在信中他對自己說了許多期許,例如「21世紀是說中文的世紀,所以你要學中文」等等。2001年在東京某間出版社工作的富樫先生收到信時,已是去過中國留學、在台灣、紐西蘭教過日文、也在海外主辦各種文化活動的青壯年人。

16歲的富樫知道進入21世紀時,32歲的富樫應該還沒有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因此他特別畫下了穿著整套車衣騎著越野摩托車環遊世界的自己。

32的富樫回到自己東京的小公寓裡再看著那幅畫許久,這願望是這麼的強烈,但是在一年年的社會化作用下,究竟在上面已經覆蓋了多厚的灰塵,讓自己再也不想去碰觸呢? 盯著這幅畫看,他想起了那覆蓋在灰塵下閃閃發光的願望,也看到一個16歲的自己穿越時空傳過來的心意。

他決定辭去工作。

之後的兩年,他從北美、到南美、到非洲、到歐洲、到中亞、到中國最後回到了日本。他說一路上其實受到了不少台灣朋友的幫助。回到日本之後,他又決定到台灣來徒步環島。在那個雙邊簽證還沒有放寬的年代,他在台灣外交部朋友的協助下,拿到了一張3個月的旅遊簽證。

於是他從台北開始,以「拜訪台灣百年歷史小學」為主題走西岸往南,再從東岸往北。他訪問了50所學校。當時還沒有google maps,他只有一張台灣全圖,接著就是在各地台灣人的協助。他每到一間小學,他就會訪問小朋友們的夢想,他做紀錄也錄影,希望有一天能夠把他當年感受到穿越時空的信念,傳達給台灣的下一代。

「你真是一個充滿故事的人」我說。

「而你是一個很會寫故事的人」他回。

數則與花蓮地震有關的新聞突然闖進我思考的房間,一個想法點亮了房間的燈光。「未來」、「故事」,具有未來性的故事,能影響人的故事。

「富樫先生,我有個想法,我想到大家的心意可以送去哪了。」我稍微趨前,像個興奮的年輕銷售員。

「你說。」富樫先生維持一貫的溫柔微笑。

「把錢捐給未來吧!」我提議,然後我把我的想法說出來。

「這想法太棒了,可以做到嗎?」他問。

「交給我去聯絡吧。這我最擅長的事情。」我笑著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次募款活動,在經過富樫先生與最大善款出資人討論後,決定將款項捐給臺中市政府消防局,款項將用來協助本次在花蓮地震中奮勇救人受傷的「鐵雄」及其他救難犬未來的訓練之用,以及臺中市政府消防局購置救災裝備、辦公器材及其他相關活動所需。

在此感謝臺中市政府、張秀里科長及同仁以及消防局張家福科員之大力促成。

這筆小小的錢,富樫先生在我的建議下決定捐給未來的台灣人,讓我們以後在遇到災難時,都能得到來自過去自己的協助。

也因此,這篇故事值得以他的名字為題,讓台灣人繼續傳頌下去。

富樫史生先生
16歲的富樫給32歲富樫的畫
徒步環島台灣拜訪各百年小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