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關於性別的問題:
    大家背景可能不同。在國際學術界而言,如果有人質疑「為何只讚賞男性,對女性則表現冷待或苛刻」,都是需要解釋的。如前所說,閣下文中,讚賞表現者均為男嘉賓。這是實實在在由你自己寫出來的。

「感嘆紅樓夢」一集,談及《紅》中女子命運,座上皆為女嘉賓,詩人、作家、大學講師,夠專業,全集各人發揮平均,而白先勇先生一直在後台看著,對我們討論內容都是表示肯定的。你作為古典文學愛好者,卻沒提到?
性別是一個長期的壓迫性結構,以致深入我們的生活而一般不為人知。所謂警惕性別不平等,是需要無時無刻警惕,我被性別學界朋友批評時,一概俯首認錯,自認性別盲,感謝他們讓我學多樣野。與在網上匿名隨心發洩相比,這當然比較累,但如果要做一個知書識禮的人,就是比較累的啊。

2. 所謂「狀態不佳」:
我個人狀態好不好,監製現場是會指出的。倒是從來沒有說過不好。事實上,說我狀態最不好,就是「記得古龍」一集,我之前大失眠精神委靡,幾乎失場,大家擔心得要命。而梁文道一集,團隊都發現我在迷妹式走神。但這兩集閣下則表示很喜歡。

各花入各眼是明白的。但如果有些人是要我狀態不好、不講話甚至不出現才想要看節目,這裡面是否有針對性?本身討厭我、對我有成見的人,我就算自殺掉他們也不會滿意的。所以說,一個人沒法討好所有人,是常識吧。
退一步講,閣下看電視時,會否想到自己的觀看和理解也許是一偏之見,不是事實的全部呢?

3. 那麼經過討論,你說我「惡意」批評李康廷,說我對哲學對話錄的形容無知,說我不理解後結構的這些批評,可否修正?尤其「惡意」屬誅心之說,又不符現實,乃評論之最低。若你也是追求進步的人,不如修正一下,對自己比較好。與其到處轉貼我的回應,不如修正自己的論點。(順帶一提,其實我沒有打算上連登哦,我是見MEDIUM適合閱讀長文,才回應的。但你既貼了一次我的回應,請把這次也貼回去,以求完整。)

4. 「公共事務」

閣下回應中言及「公共事務」兩次。按公共事務的定義一般指//所謂公共事務是指該社會的統治階級為了把社會控制在“秩序”範圍內,推動社會發展,所進行的滿足社會成員共同需要與要求的一系列社會活動。//
https://wiki.mbalib.com/zh-tw/%E5%85%AC%E5%85%B1%E4%BA%8B%E5%8A%A1

公共事務一般由政府推行,是指體現公益的一系列措施(大家也可去看看香港電台「公共事務專頁」,睇下下方的專題,環保、基建、福利、施政報告那些才被算作公共事務的。http://app3.rthk.hk/special/pau/)。我作為freelancer,做一個文學節目,被歸入「公共事務」,幾好笑的。做節目我口誤我罰抄,那麼寫文筆誤、根本不知自己在講什麼,又點計?粵難愈愛一集,31分35秒,廣東話聖經,馬太福音7章三節:「 你噉樣量度人,就被人噉樣量度你。你兄弟眼裏有條棘,你就睇見,你自己眼裡有條杉,你自己都唔見覺,為乜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oh8emwEogs&t=2160s

我只是因為出鏡、進入日益小眾的大眾媒體,所以要被花生友評頭品足。而我珍惜比較有心機的花生友。但不必上升到什麼公共事務這種層次,不喜歡的人,只要不看節目,就不會損害他們分毫利益。所以一些人總要你死我活咁,講到我存在就敗壞晒個世界,都幾荒謬的。

5. 閣下的訊息我已經收到。而梁文道一集也是為了滿足類似你的聲音而設的。我有努力,你明明都收到,享受左,但原文中還有很多是出於個人揣測而對我不公平的評語在,努力的我是否有點可憐呢?any肥,希望你修正你的評論,因為而家你篇文都幾多人睇架喇。愈多人見到不公允的猜測,其實對你自己最不好。傳媒朋友說,在製作及娛樂專業圈中,我的主持水平如何,是有公論的。當然不是完美,無論如何我都希望進步。謝謝你的意見。

    Tang Siu Wa 鄧小樺

    Written by

    香港作家,詩人,文化評論人,策展人。著有詩集《眾音的反面》、散文集《若無其事》等。